2016年8月8日

行動網路翻轉經濟時代 西進南進都不如勇敢邁進


相忍為國不如相挺為國  抓寶貝也要抓住行動商機
 數位網路記者陳墀台北報導/2016,8,8】
 Poke’mon Go》(精靈寶可夢Go8/6登陸台灣市場、在短短一個週末就造就了全民上街抓寶貝、甚至超過兩百張罰單的驚人熱潮後,事實已經昭然若揭,擁抱行動網路時代,是這個世代打破22K魔咒唯一的方法。

WHATs NEXT!移動到未來」2016數位行動產業首屆高峰會,探討台灣數位經濟政策方向及Mobile Internet產業發展的未來前景,連芬蘭都能創造出Angry Bird這樣席捲全球的遊戲,Facebook等新興網路巨頭,全都跳過了台灣,直接進駐韓國、大陸、新加坡、印度,過去五年幾乎沒有聽到在台設立創新研發中心的案例。曾經引領硬體製造產業發展的
台灣,更該正視在Mobile Internet時代該急起直追的現實。

WHATs NEXT!移動到未來」2016數位行動產業首屆高峰會中,特別邀請了產官學界諸多重量級玩家,以風靡全球的《Pokemon Go》現象切入,Knowing新聞APP創辦人暨總編輯楊方儒表示,自20102015年,全球最重要的新興產業非Mobile Internet產業莫屬。跨國科技企業諸如AppleFacebookGoogle…等巨頭,乃至於新創企業與爆品如AirbnbUberWHATsAPPInstagramLineClean MasterPokemon Go皆於智慧型手機快速普及、4G上網環境健全的大環境下,從軟體與服務開始著手,進一步開創跨國生態系統,創造上億用戶規模與鉅額產值,也更進一步抹平了競爭的全球界線。

到底什麼是Mobile Internet?目前最常見的譯名為行動網路、移動網絡、移動互聯網,主要訴諸的是以軟體、應用程式發展及O2O服務。目前全球前十大市值高科技企業,多數皆是能夠成功打造軟體平台與生態系統的王者,硬體只是陪襯。

國際趨勢面:不管西進或南進、物聯或互聯,快者為王是硬道理

講到行動網路的全球成功應用案例,近來知名度最高與佈局最積極的,莫過於點家成金的Airbnb跟近來引起極大爭議的Uber

將於九月宣布正式中文名稱的airbnb亞太區公共事務負責人Dylan Smith分享,於2008成立以來,迄今已蔓延到191個國家、近 34000 個城市,短短幾年累積超過250萬的房屋物件,在台灣也有上萬間的房源,去年有超過30萬人使用;而甫在中國接上地氣的Uber,卻在進入台灣市場以來遭遇不少紛擾與抗爭,對此,Uber台灣總經理顧立楷表示:「在整個國際化的競爭上來看,Uber的這種競爭其實最終受惠的是駕駛者和消費者。」

顧立楷同時也表示,在概念上來說「共享經濟其實已經存在很久了」,但是這幾年因為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湧現越來越多像Uber一樣共享經濟概念的產品,才使得共享經濟崛起。讓所有的資訊透明化,讓分享者和使用者在數據的透明化之後得到一個安心,使得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在拉進。

但對於國際市場,TiEA 理事長、AppWorks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林之晨也有不同的建議,「錯過中國,就往外走向東南亞市場。」林之晨強調,理論上台灣的網路產業成功之後,下一步應該是向外走,而目標應該是中國市場,但事實是,不管是資源或是層級,我們可能已經錯過中國這班列車,對台灣來說,要挑戰已經是很困難的;因此東南亞市場應該是未來五年創業團隊比較合理的選擇,相較中國市場,東南亞市場是較有機會在短時間內克服的挑戰。

「去就對了!」對於新創團隊要如何走出台灣,林之晨認為,如果在台灣創業達到不錯的成績,如果還在猶豫什麼時候前往海外,去就對了、試就對了,不過有幾個前提,第一個要考慮的就是必須確保在台灣已經有相當程度的穩定度,第二個就是團隊在台灣要有一定的規模,否則在每個人都有一定責任時,很難再分出人力去海外親征;從零到一很難是事先想好的,所以「去就對了」,因為已經有過經驗,所以到了海外也只是重新經歷「從零到一」的過程。

TSS台灣新創競技場執行長黃蕙雯則分享經驗:「TSS是由國家發展委員會發起,最主要的宗旨就是推動台灣的創業團隊走向國際競技場,全球發展的速度非常快,不趕快跟上腳步,落後的速度可能就是幾年!」黃蕙雯說,「台灣團隊的變形能力普遍來說是較低的。」在面對困難時缺乏果斷的判斷力,某些時候該放棄的時候就要放棄,所以台灣創新團隊要學習的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堅持,什麼時候該放棄,而需要的時候也必須改變自己、隨時做調整。

「在中國市場,許多中國創新產業都有一個通性,就是義無反顧地往前衝,可能是在某一個新的模式或新的應用中出現,這些是來自國際市場的抄襲或學習,但他們會不斷地找到貼近在地市場的樣貌,去做改變,這樣的速度是很可怕的,而在台灣,可能礙於某些法規、限制,或者是我們還沒有想到這些idea,造成無紙支付、行動付款這些在中國已經非常普遍的事情還沒在台灣發生,所以我們希望可以更正面的思考我們有什麼優勢是能迎頭趕上的。」黃蕙雯表示。

政策風向面:物聯網領頭也領投、相關配套修訂加速進行

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龔明鑫分析目前網路使用人口高達32億、手機用戶52億這樣龐大的基數,蘊藏了包括電子商務的服務創新、物聯網的應用深化、數位金融的普及、社群媒體的影響、數位遊戲的發展等,其中電子商務的成長模式快,線上交易金額已經突破每年新台幣2兆,未來還有極大的空間,而政府也針對相關公司法的修訂輔助補強中。

另外龔明鑫表示矽谷計劃發展的重點便是「物聯網的產業發展」,商80%著重軟體與服務的整合應用,與之配套的,便是數位金融將透過大數據量身訂做消費者所需,創造更多的商業效益,推到行銷端,便是社群媒體的發展,重點則在直播、影音與數位,ARVR的熱潮更將掀起遊戲應用的熱潮。

對於政策面,行政院科技會報執行秘書郭耀煌補充,過去政府為了表面的KPI建設很多的育成中心與園區,而現在科技政策推動是希望放棄形式化的KPI追求,在針對產業發展與新創事業的協助上,應考量政策與民間之間的夥伴關係建立,尤其在政府發展數位產業時,有三配套措施:友善的法治環境、跨領域的數位人才及持續在先進科技與創新的運用,與四大方向:振興數位經濟、寬頻建設、網路設備發展、智慧城市與區域創新的串聯。

「法規環境上對所有企業和創業者都很重要!」數位時代首席顧問張鐵志強調,對很多創業者來說,政府沒辦法提供任何幫助是很有可能的,政府的用意在官僚體制下的打折、現實的重重困難,「政府是一個非常大的機器」,張鐵志提及之前訪問卸任院長張善政,張院長也表示要再行政院推動政策有相當大的困難,他好奇政府在行政、立法角度對新創產業會有那些立場的改革? 

擁有豐富創業經驗的立法委員余宛如則提出台灣創業環境、生態、法規相當保守,沒有更新。對外,外國創業環境開放,台灣年輕人創業輸在起跑點,很不公平。對內,政府仍偏重傳統硬體產業,把重心放在代工的毛利,對台灣年輕的軟體人才也很不公平。

余宛如指出,光有法規的調適是不足的,政府做了很多事但人民無感,政府政策在民間落實時有70%的落差。曾有創業者反映,在申請補助的時候像在寫作文比賽,內容要很誇張很精彩,但補助又少得可憐,程序還很繁瑣。政府花了逾30億,在各地建立新創育成中心,卻沒收到預期效果。她建議參考英國的做法,由各單位審查相關法規,廢除社會成本高的。她提出兩個計畫,一是政府要鬆綁法規,政府改變民間也要改變,釋放民間的活力並促進交流。二是屬於財政委員會的她,會推廣區塊鏈的應用和數位金融。

對於過度建設的新創與育成中心,立法委員許毓仁也強調,現在產業的每個人都在搞新創以及育成中心,因此政府的資金只能每個資助一點,使得所有人都輸在起跑點,像他之前去的以色列,只有十九個育成中心,而且政府規定每個育成中心要發展的目標,做出來的結果也是相當亮眼;對的資金要用在對的地方,「應該要拋開齊頭式平等的思考。」

許毓仁強調,台灣目前最大的問題是,過去的成功經驗把現在的上位者綁住了,若政府選擇支持大企業,社會沒有流動性,年輕人也就永遠不會有流動性,永遠沒有往上爬的機會。

被稱為「名嘴教授」的不分區立委暨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則觀察,所有國家在面對新的事物都有相同的陣痛期,有的國家選擇抵制,也有國家選擇擁抱,那台灣該怎麼做選擇?不管是哪種選擇都應該要充分討論、協調,而不是選擇逃避,像是生技產業是台灣未來很重要的火車頭,要怎麼讓它有更好的環境,而國家的貢獻和個人的貢獻又該怎麼去區分,都是台灣很重要的課題。

成功經驗面:台灣之光Out、跨國之光In

承續這樣的思考,回到業界的交流討論,在峰會的成功講堂中,統合軟硬體與服務鏈的小米科技台灣總經理李佳峰分享,清楚定位和功能解決消費者痛點,是小米迅速擴張的核心動力,「小米賣手機並非要獲利,而是要為了創造手機平台,利用手機的平台創造用戶量,這才是行動網路模式。」

通過服務、軟體和硬體的結合,延伸到專注、極致、快和口碑,再以此為依句在人與人之間進行傳播,這正是小米崛起和成功的關鍵。而且小米的成功也離不開台灣產業的支持,從第一款手機到現在最新發佈的筆電等,都有台灣的代工企業參與,而回到消費者痛點,李佳峰舉例,從Pokemon Go的遊戲上看,基於LBS(移動定位)只是AR的其中一個環節

而近期被Verizon併購的Yahoo亞太區策略及營運部副總裁陳琚安承續這個熱點,表示「如何創造出新的商業模式,是相當值得思考的。」寶可夢手遊不管是在運用創新AR功能,或是市場測試上都把服務調到非常好;在遊戲上雖然不是一個全新的突破,但他們是如何利用手機遊戲將多數用戶匯流在一起,在手機運用上創造出新的模式,是成功的關鍵。

陳琚安介紹像Yahoo在行動版圖上有三大塊,內容媒體服務,廣告服務以及電子商務,像今年Yahoo就與統一獅簽訂統一轉播,不只是看影音,還增加了各種不同的服務形式,透過即時的互動,用戶可以跟主播小編互動,進而讓實體跟現場連結起來。

而對於台灣新創產業,陳琚安也強調,其實不只是17,台灣也有很多很傑出的行動服務開發商,但多數公司之後還是會是遇到有一定的人流後,下一步不知如何是好的瓶頸,她認為,APP與行動服務不只是著重在技術上,最關鍵的是,該如何不斷與生活做結合;如何給予使用者更不同的經驗,才是最重要的。

關於台灣人才的部分,台灣雪豹科技董事長吳德威補充:「台灣人才其實非常好,但要有空杯心態!」年輕人須加強三點:互聯網思維、空杯心態、小跑步心態。而他也警告台灣的IT產業面臨了巨大的困境,再不急起直追,台灣將永遠落後於日本、韓國、中國之後。他斷言台灣絕不可能出現支付寶,因為政府對第三方支付的要求過於嚴格,連網上銀行都是近幾年才有,而且還不能轉帳只能查詢餘額。台灣科技業應從硬體向移動網路轉型,卻被資金、環境、觀念、政策等限制住,在台灣能得到的創業資源遠不如中國。但因為經濟不景氣,無論台灣人願不願意都得採取行動。他說台灣的機會不多了,如果中國互聯網公司找過來一定要抓住機會。

不過台灣是否真的就全無機會呢?源思科技(Juiker)總經理黃肇嘉就分享,他們的產品Juiker是工研院第一個以服務導向研發的技術,Juiker中文譯作「揪科」,是一個以台版line自許的通訊軟體,以 B2B為導向的雲端通訊平台,也是國內首PBX虛擬化,打造雲端總機,讓手機變桌機的創新產品,在推出後就頗受市場好評,201311月上架後,三個月內就突破200萬次的APP下載量,吸引超過一萬家的企業機關前來申請導入,成為企業通訊服務的領導品牌。

另外一個根植本土的破壞性創新則來自於XONE創辦人暨董事長張乃文的分享, 2015年初,矽谷團隊肯力行網推出的「XONE」平地一聲雷,轟動台灣市場與消費者,推出整合網路通話與市話的免費電話,無論受話方有沒有安裝XONEAPP都能接聽,如今接受鴻海集團注資的XONE2015年迄今以免費撥打手機及市話的服務,創造超過120萬用戶下載規模。新用戶下載完成註冊後,立即獲得100分鐘「免費分鐘數」撥打17國手機及市話服務,受到廣大用戶歡迎。

此外,XONE以共享經濟的概念建立「容平台」,搭一個橋樑讓目2000多個店家「免費」與消費者互動、投放廣告與行銷活動,還推出「容易店+」新玩法。XONE使用者只要到全台數千家合作商店掃描 XONE 立牌上的 QR Code,就可補充免費通話分鐘數及其他服務。

青創態度面:抓寶貝破不了22K,賭下去才是

在更新銳的青創講堂上, TiEA秘書長、AppWorks合夥人程九如劈頭就點題:「手機改變通路,成為貼身行銷!」,他說台灣的內需市場很大,133萬家企業需要網路化。不夠網路化的平台、公司就會泡沫化,人才、訂單、資金都找不到你。要在網路上提供價值、服務、品牌,否則就會消失。

但徒有內需市場沒有用,還需要年輕人勇敢的態度,才能銜接起供需鴻溝,閱人無數的矽谷橡子園創投共同創辦人、矽谷多元天使集團董事長林富元就說:「台灣有人才、有技術,但年輕人看不到市場。」

林富元分析了矽谷、中國及台灣年輕人的差異:在美長大的年輕人認為,出去爭取資源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中國的千禧一代認為,所有的資源本來就該給年輕人;而台灣年輕人,既不全然的像美國也不全然的像中國,常常問:「你真的要投資我嗎?我真的拿得到嗎?」林富元表示,「這不只是自信問題,這是這整個區域的問題」

funPcacaFly共同創辦人邱繼弘則表示,「單打獨鬥是台灣創業家面臨的最大問題。」他觀察中國有個很成功的地方是,他們有「投資串聯」的出現,當有一個很成功的公司出現,就會藉由投資,與其他同產業做結合,成為一個更大的整體產業;但是台灣創業都是單打獨鬥,在同產業上都是看似夥伴但實際似對手,整體而言難以成長與擴大,也是台灣在行動網路產業發展上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獲得橘子集團投資的電獺共同創辦人謝綸則分享體驗:「創業是愛的行動,創業最重要的是要有愛,創業是要愛你的客戶,你的用戶,你的團隊和你的興趣。」,他說在創業的路途上有三件事情是很重要的。第一是業務,一個創業的團隊要活下去就一定要有業務。第二是責任,這個責任包含你和夥伴的承諾,包含對公司的承諾,也包含對社會的承諾。第三是想像力,你的想像力有多遠多大,你就能走多遠走多大。

接續業務之於創業團隊的重要性話題,傑思.愛德威媒體創辦人暨執行長楊佳燊說,「我只focus在一件事就是『銷售』,其實有很多公司有技術、有銷售、有研發、有數據,但在金流方面卻卡住了,這個差別就在於買賣關係之中要懂得取捨,用談判、溝通達到雙方的效益。」

楊佳燊強調電子商務的重要,接觸廣告這個行業20年,非常深刻的體會就是做廣告某種程度是在幫廣告主做他們的商務,不管是做電視廣告還是行動廣告,都沒有什麼差別,重點在於要努力把廣告主的效益最大化,在不同載具上呈現,而在行動載具上面大家最重視的就是「原生」,不管是網站還是行動,數據和使用者體驗是非常重要的,通過分析和討論才能把廣告的效益發揮到最大,也希望能達到廣告到哪裡,通路就到哪裡的境界。

最後在台灣高中職學生族群中人氣頗高的IOH創辦人莊智超說:成為你想要看見的改變」,莊智超強調,回台創業後,很多的雜誌與新聞報導IOH,這讓他發現IOH的成功是靠社會,因此下定決心專心做IOH,要提供給所有人免費的求學、工作、創業的故事。讓所有人都可以看著這個講座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因此IOH不在乎內容的轉換率,重點是能否提供給所有人關鍵決定的內容,讓觀眾會因為看了這些人講座而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

莊智超也談述IOH的商業模式就是在「販售服務」,開發出的商品就是IOH Talk,這樣的商品需要學校或企業認可才會購買,IOH提供平台讓大家錄製講座、分享故事,讓勇敢的開創概念,從年輕世代開始根植台灣新世代的人心。

行動網路產業是文化的變革  使用者為先是不二法門

除了空間與人的互動,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更是行動網路時代的重要議題,就如打造全新線上學習平台的TutorABC開創線上真人互動以及實境教學模式,目前已經提供超過1000萬堂的線上教育課程,擁有的客戶也遍及全球135個國家和地區,TutorABC的營運長沈沛鴻在論壇上分享:「教育最重要的本質就是老師與學生之間的互動,我們透過互聯網的科技讓『互通有無』這件事情進入到『服務』的領域中,把傳統的offline教育轉移到onlineHuman to Human,讓『傳道授業解惑』能夠真正地在線上實行。」

而不管是設備或互動主體的更迭,在行動網路產業革命中,更重要的是文化而非技術的變革,「行動產業是文化上的改變,不是技術上的改變!」Opera軟體公司董事、矽谷知名科技作家蘇菲夏綠蒂.摩提(Sophie-Charlotte Moatti)表示,行動網路產業已占全球GDP2%,在韓國甚至占了11%GDP。行動產業並非政府推動的產業,而是一個全民參與的私人產業,可說是「行動第一(Mobile First)」,而在這樣的趨勢下,想要擁抱行動商機,需要全面改變商業模式才有辦法存活下來,不是寫一個給手機平台用的程式就是行動網路經濟,更重要的是,行動產品是個人的延伸,要把使用者放在第一位,讓使用者打造出更好的自己,「讓行動產品了解我們的慾望!」她強調,行動產業有漸進式或破壞式的成長,但行動產業一定要不斷地創新,賦予使用者意義,對照近日的全民寶可夢風潮,格外令人深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