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7日

觀賽人語 我們一直以無知傷害了運動員

  • 中華日報
      • ■吳清和
      • 2016-08-21
      •  從宏觀角度來看,二○一六年里約奧運的確好看,美國游泳選手菲爾普斯在歷屆奧運共得了二十三面金牌,牙買加短跑健將波爾特連續三屆奧運稱霸男子百公尺。大陸女子游泳選手傅園慧賽後天真無虛假的興奮受訪過程,她的表情引來大家爭相模仿,「洪荒之力」從二十歲嫩女口裡出來,華人世界增長了知識。 
  •  這是「外界」給了我們的感受,那「外界」之餘的「自家」,又給了我們什麼呢?是傷害,是汙衊,而且都來自無知與刻意。
     台灣的體育並不是普遍被認知的國度,缺乏認識者卻又勇於批評,我說的是「名嘴」與「學者」們的公開言論。我是台灣體育新聞界的一介老兵,採訪生涯的六屆奧運經驗,我得把這屆奧運一些錯誤的言論披露。

      蔡溫義深知規則 竟背罵名
     我最無法接受的是有一位學者投書報紙說,舉重教練蔡溫義是藉由欺騙而讓許淑淨奪下奧運金牌。
     這位學者的無知來自他完全不知道舉重是怎麼比的。這也難怪,我們通常都是透過電視轉播看到舉重選手出場,無緣見到選手在待命室出場時的場景。選手待命室,是所有同一量級準備出場選手的共同地方,選手只有教練可以陪伴,因此待命室都是選手和教練,每位選手登場前,教練都會報給大會自己的選手要舉的重量,每位選手可以在上場前更改一次,但必須是增加,而不能減輕。深知舉重比賽規則的蔡溫義,理當可以更改他的子弟兵許淑淨的槓鈴重量。
     蔡溫義為何以他「欺敵」成功為榮?說穿了是他和說同樣語言的大陸選手與教練同在待命室,正因為彼次語言互通,對方報的重量一定都相互知道,而且彼此的一舉一動,大家都看在眼裡聽在耳裡。
     蔡溫義可能這麼說:「淑淨,妳的腰這麼痛,這次挺舉舉一百一十五公斤就好。」這話一定會被大陸一方聽到,實力不只一百一十公斤的大陸選手,於是很放心的報上一百二十公斤。
     記住,上場前可以改一次。蔡溫義知道對方報一百二十公斤後,理所當然靜悄悄的改成許淑淨的最佳實力一百三十二公斤。當大陸方知道後,一百三十二公斤是個紀錄,他們要贏,如沒把握,要改也只能改成接近。這一改,雙方都在冒險,結果是許淑淨成功,大陸選手失敗。
     這樣,蔡溫義被說成騙子?各位去當裁判吧!

      選手自帶泡麵 名嘴批刻薄
     第二案件荒唐事是泡麵事件。這得從奧運選手村說起。選手村除了正常睡覺時間之外,其他作息時間有食物供應,絕對有營養,吃了絕對出不了事。我們將心比心,三更半夜,餐廳理當休息,選手肚子餓了沒東西吃,怎麼辦?這個時候自備零食最能適時止餓。
     泡麵是最方便不過了,泡麵的營養,當然不太適合運動員,但泡麵的口味很接近我們日常的口味,吃兩三口有就不餓了,無傷大雅。但選手吃泡麵被記者寫出來後,代誌大條了,什麼不照顧選手、刻薄選手、不體恤選手等都透過「名嘴」的嘴出來了。
     我很負責的說,泡麵都是選手自己帶的,所謂不照顧選手、刻薄選手、不體恤選手,這從何說起啊!

      當權「我都沒錯」誰該負責
     再說謝淑薇事件,自始至終,出在當權者沒處理好,以致謝淑薇口出重言,孰對孰錯,我暫且不論。但這事早在兩年前就已發生過,為何兩年前處理者把謝淑薇治得服服貼貼,而今的領導者卻處理的一塌糊塗?難道是兩年前處理謝淑薇事件的體育署副署長彭臺臨退休後,接棒者無能嗎?
     是,事實就是接棒者出了問題。
     被名嘴批評得最無辜的,首推女子羽球選手戴資穎,人家早就兩腳不同號,是誰硬要她穿同樣size的球鞋去比賽?這個錯,該誰負責?當然是我國的羽球協會。但羽球協會卻任憑羽球代表隊的鞋子贊助商不負責的批評,這種「錯是別人,我都沒錯」的態度,太龜縮了。
     話說回來,我國羽球代表隊的鞋子贊助商為何先罵再道歉?哈!換成我是那個贊助商,我也會批評戴資穎,這種刺激言論正是「無本宣傳法」,說不定那位口出惡言批評戴資穎的日本人,他的公司正為他發起的「無本宣傳法」給予嘉獎呢!
    (作者為資深體育記者,擁有六屆奧運採訪經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