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8日

時代力量辦論壇串聯台港民主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台北報導/2017,1,8



【時代眾志 自決力量】

時代力量今(8)日舉辦「時代眾志 自決力量」台港新生代議員對話活動,由時代力量黨秘書長陳惠敏主持,邀請到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朱凱迪、姚松炎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時代力量方面則由執行黨主席黃國昌、黨團總召徐永明、副總召高潞以用代表,另邀請到台灣教授協會秘書長張信堂、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與談,議員們分享彼此對於深化民主的推動經驗,及對台港政治現況的見解,也對於社會運動和議會政治的平衡進行交流。

黃國昌首先向協助本活動順利進行的警察們表示感謝,包含中山分局、航警局等大力的幫忙,而昨天的陳抗團體也留下很多標語、手舉牌,也非常謝謝清潔隊人員的幫忙,恢復市容,另外對於附近居民及用路人的影響,也表示歉意。

黃之鋒首先表示,民選代表間的交流很正常,黃之鋒認為這次來訪在香港、台灣都遇到抗爭,抗議團體甚至發現一行人住的飯店及搭乘的航班資訊,這是非常奇怪的。黃之鋒也提到,台港的民主發展脈絡很不同,歷史背景也有很大的差異,但同樣面對中國因素、面對北京政府的干預,相信透過更多的民主交流,可以找到突破的方法。

面對司法覆核,羅冠聰回應,人大釋法是以政治目標為重,許多香港議員也都面對嚴峻資格覆核處境,有些議員會選擇繼續上訴、抗爭,同樣有資格覆核問題的姚松炎議員則樂觀地說「官司不一定會輸的嘛!」

姚松炎議員表示,很感謝時代力量的邀請,對於造成的不便與困擾致歉。姚松炎分享,自己是「小圈子選舉」選出的功能組別議員,但自己認為這樣的制度很有問題,希望可以取消。姚松炎也表示,還在中文大學任教時,適逢台灣的太陽花運動,自己發起了學界簽名的連署聲援活動,兩天就收到600多位教授學者的簽名,也寄到台灣總統府,希望台灣政府可以跟學生對話,可惜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姚松炎認為「科學方法、社會運動、專業知識、議會政治」四者之間要相互搭配,因為在街頭、在議會抗爭,常面對找不到證據證明政府不合理,以及說服公眾的困境,例如都更時民眾不滿政府賠償金過低,自己就曾運用專業,協助民眾建立地價資訊的模型,予以協助,可見社會運動也亟需要專業及學習研究,不只是在香港,相信台灣也有這樣的需求。

羅冠聰議員認為,這是第一次以議員身份來台參加活動,自己的選區香港島,是香港平均收入最高、人口也最密集的選區,作為一個學生、也不是專業人士,能夠在選舉中獲勝,別具意義。在雨傘運動後,羅冠聰認為香港政治生態有所改變,非常多「傘後團體」成立,也有許多年輕人參與政治,算是突破了過去政治潔癖、政治冷感的處境。

這樣的發展歷程,羅冠聰認為與時代力量的興起可以類比,而夾帶的公民社會的大力支持,背負實踐改革的任務,自己同時也要兼顧學業、議員工作,甚至還因為先前抗爭行動時遭判社會勞動役,每個禮拜有一天要到圖書館當館員,自己還在努力尋找這些角色間有機互動與平衡的方式。

朱凱迪議員則提到,收到時代力量邀請時是去年剛當選之際,但這幾個月香港有很不一樣的變化,時代力量與這次來訪的幾位議員,同樣承載了社會對於傳統政治操作的不滿,這樣的對話機會是很難得的。朱凱迪認為,普遍全球的年輕人都對前途感到擔憂,包含環境、高齡化等課題,民眾希望新生代議員將這樣的力量帶入議會,希望突破過去菁英壟斷的狀態,當然選民的要求也比對傳統政治人物更高,當然台港的民主化歷程在不同階段,但北京以完全不同規模和力量來攻擊香港的民主化,就端視台灣及香港保衛民主的力量與決心如何。
朱凱迪也表示,議員資格的問題是因為《香港基本法》中解釋權的設計,讓人大可以透過釋法來改變法律,《香港基本法》限縮了香港對未來的選擇,民主的道路似乎受阻,如果《基本法》有這麼嚴重的影響,應該要被檢討,賦予北京過大權力的條文也應該修改。朱凱迪認為過去討論民主都只注意投票權,但是更應該強調「民主自決」,為了要開闢新的討論空間,也要關注過去較少觸及的土地題目等。

高潞以用委員則談到,原住民族在台灣民主化歷程中的訴求,第一是自決和尊重,第二是土地正義問題,關於自決,高潞以用也拋出「原獨」的概念,希望原住民族在爭取權力上能夠更受到重視,也是落實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核心概念,高潞以用提到,去年1月8日蔡英文總統在大選的辯論節目中表示,要對原住民族道歉,對於過去原住民族所受的壓迫和不正義道歉,這是很重要的一步,也期待接下來能夠有更多實質改變原住民族處境的政策。

徐永明委員則強調,不要用陰謀論來當政策,如果中國政府繼續用陰謀論的方式來做政策,對於台灣、香港都不會有正面的效果。徐永明提到,今日的論壇是一場很正常的交流活動,因為時代力量無法到香港,所以只好請香港的朋友來台。面對未來,徐永明認為台灣內部對台灣前景其實越來越有共識,凝聚內部改革的能量會是下一階段重要的課題,台灣已經從統獨路線的爭論轉移到公平正義價值的討論。徐永明也提到,香港民主的面貌已經變得不同,記得1997年時代雜誌的封面是「台灣會不會是下一個香港」,但經歷雨傘運動等等許多公民運動的洗禮,自己對香港的未來是抱著很高度的期待。

黃國昌委員表示,自己常被詢問雨傘運動與太陽花運動的比較,但自己一直避免過度簡化的類比,因為運動的背景和目標迥異,運動者的想像也很不同,但自己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支持香港民眾爭取真普選的意念,香港的未來如何由香港人民透過民主的機制來決定,就像我們希望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決定。這兩天有很多抗議的口號,黃國昌說自己看了很困惑,香港人民有主張和訴求,我們都應該尊重,親中國政府的團體,持續透過媒體塑造出台灣不歡迎香港朋友的形象,這並不是事實,台灣聲援香港的力度依舊不如香港在地民眾的支持。

黃國昌認為,台港追求民主深化有兩條軸線,而台灣比香港幸運的是已經走過追求自主自決的階段,但台灣面臨的問題是能不能擁有自己的憲法,但台港共同面對的中國打壓是類似的,大多數台灣人民對台灣的認同已經慢慢沈澱及穩固,天然獨世代的成形,即使面對中共的打壓也未見動搖。另一條軸線是社會上公平正義價值的追求,黃國昌說包含土地問題、年金改革、婚姻平權等等,呈現出的世代落差,與天然獨世代的年齡斷層接近。不管是要自決還是獨立,都要能看到年輕人的未來及實踐社會的公平正義,因此很容易陷入兩面作戰,未來路線上怎麼選擇,黃國昌說自己也沒有明確答案。

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張信堂表示,議員代表民意進入國會,反映民意、監督行政機關,台灣教授協會作為一個公民團體,也是監督國會各政黨,是否站在台灣主體地位去解決台灣的困境,例如簽訂服貿協議,一定要站穩維護台灣利益的立場。張信堂也提到,香港在「回歸中國」的時候,很可惜英國和中國都沒有尊重香港人民的自決權。回應原獨的問題,張信堂也說期待台灣在討論前途問題時,可以有更多原住民族的力量。

島國前進林飛帆表示,自己不是時代力量黨員,所以說話也比較無顧忌。台灣內部存在差異、有很多不同的國家想像,林飛帆也說,也不宜用漢人觀點去解釋原住民族的想法,同時也要避免用台灣的眼光去看香港的未來,中國用「港獨」來貼標籤,其實是自己形塑一個敵人來打自己。林飛帆也引用昨晚網友的評論「與其爭論是不是港獨,不如看看這些香港議員來台灣都關心些什麼」。
這幾年台港的政治參與者都遭遇到「被迫回應」北京政府設定的政治議程,林飛帆說,在做社區或基層經營時,也無法自外於「高政治性」的題目之外,接下來香港議員的資格將被定奪,又有中國十九大的問題,這些都是觀察中國與台灣、香港關係的重要指標。

林飛帆也提到,中國的威權擴散已經造成台灣、香港民主倒退的問題,這不是中國單一的影響,全球各地都有許多案例可見保守民族主義的崛起與反撲,包含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等,都深深影響爭取自己前途的運動者們,可能需要更積極的串連及提出「進步民主主義」,朱凱迪也回應,討論民主自決,比討論台獨、港獨有更寬廣和深刻的關懷,這是追求基本人權價值。林飛帆也強調,北京繼續用標籤來定位這一場活動,如果中南海一小批人就要決定13億中國人以及台灣和香港的命運,一定會是蒼蠅碰壁、頭破血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