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

要機密檔案,學者用買的,憲兵卻扣押

(數位網路報記者陳漢墀/7日台北特稿)有人在網路上販售機密檔案,憲兵看到後,被控違法搜索扣押,鬧出很大風波,數年前也有類似案件,被學者許雪姬教授發現,報請長官翁啟惠院長花費三百三多萬公款購回,使228的研究邁出新境界,對學術貢獻至鉅。

魏姓人士持有「白色恐佈文件檔案」上網拍賣,遭台北憲兵隊以釣魚、查扣與涉有重罪的手法,引起各界震撼。

學術界人士指出,2008年2月間也發生一件類似的案件,當時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所長許雪姬說,2月27日她參觀台北國際書展時,一個朋友告訴她,有個古物商買到一批二二八事件史料,問她有沒有興趣。一個星期後,「我就跟那個古物商約了時間去看,那時候他已經『po』(張貼)廿頁在網路上兜售。」
 這名古物商透露,這批史料是從吳姓情治人員處購得,在許雪姬之前,也曾有幾位私人收藏家去看過,但他開的價格實在太高了(記者註:一千萬),買賣都沒有談成。許雪姬說:「一般政府文件都有文書編號,但這些史料卻沒有,不過,我從上面都有個『頂』(指保密局台北站站長林頂立)的簽名,研判這批史料是真的。」
 許雪姬看完資料之後,發現這批史料是過去從未見過的資料,由最基層的情治人員一層一層往上報的工作回報,對研究二二八事件歷史真相而言是非常珍貴的新史料。「我就告訴他,『你的價格實在太高了,給我十天的時間去籌錢。如果十天後,我沒來,你就賣給別人』。」
 許雪姬指出,因台史所經費有限,她就向中研院副院長劉翠溶求援。劉翠溶告訴她,「院長(翁啟惠)今天要出國了,你趕快上簽呈。」在翁啟惠的支持下,許雪姬不但順利在十天後從古物商手裡買下這批彌足珍貴的史料,而且還以原價三分之一的價格完成這筆交易,「因為我的識貨,讓我可以殺到合理價格購買。」至於成交價是多少,許雪姬笑說,這是業務機密不能講。(記者註:經過查証約三百多萬)。
以此兩例比較,學者高明得多,不但對學術作出重大貢獻,也未惹出什麼麻煩出來,憲兵就是不知道過去有這段「買秘檔」的歷史,才會發生這麼大的風波。
憲兵對「高價值」的檔案,卻要用1萬5封口,難怪會出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