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新聞7-11(250)

◆外科醫學會擠爆
陳建仁副總統當選人與台大醫院院院長張上淳兩大咖,昨天下午到台大醫學院第一講堂短講,會場早已被很多人占據,兩側大門都是警衛和工作人員把關,很多人向偶,沒辦法,地方就是這麼大,誰也別想再擠進去。

◆陳建仁推「精準醫學」

第25屆外科醫學會年會,陳建仁短講10分鐘,提出「精準醫學」的概念,希望找到高風險群的人預防生病,不幸生病了也要很快的找到病因,藥到病除,減少健保與醫護的負擔。

◆記者郭安家真心話
每次地震、房子倒了、土壤液化,就出現一窩蜂的都更、老舊房屋改建說法,這些討論搭配主要話題,既是新聞配稿,也是我的工作之一,但我滿厭惡的,對我來說就像地產商的廣告
都更改建是民生議題,若能保障弱者居住權,沒人會反對老舊房屋都更變新房子。但發生地震,不是要檢討新建案的防耐震係數?土壤液化,不是該批判政府為什麼容許這些地區便宜行事蓋樓房?
維冠大樓倒塌,有10位罹難者讀崑山國小,校長說,歸仁的房子只會歪斜,但維冠大樓歪斜加扭斷,其實透露人禍
開發審議流程允許有人禍誤差值,沒有土讓液化區新營建標準、檢討都市計畫,蓋再多新大樓是要衝啥?政客說要加速土壤液化區都更,我聽起來就像幫地產商促進消費。
沒有把維冠人禍對應這些制度缺陷,南檢調查結果大概又要令社會失望
如果案情發展到最後,結果就像你買到一台爛車,英明的政客除了公布資料說車多爛,解決方案就是叫你再買一輛新車,那真是個屁(2,16)



◆嘉義特派鄭榮文
民國80年,我在中時晚報服務,負責整個嘉義縣的新聞,從阿里山到布袋港。
晚報大約下午二點多,台北就印刷出來,然後送到全台灣各訂戶和零售商。當時沒有手機,新聞稿需靠傳真機傳送。
但一到嘉義山區或海區採訪,採訪後如果趕回嘉義市報社傳真,光交通就要花費很多時間,往往過了上午11點截稿。
所以我車上都載著一台傳真機,還有一把鏍絲起子,新聞採訪後以最快速度在稿紙上寫好新聞。
這時我就得抱著傳真機,就近向民眾借電話,山區大部份住家電話是老式,電話線和電話筒緊連一起。因此,我要拿鏍絲起子找到電話筒附近的黑色盒子,用起子小心翼翼的打開,再將自己準備好的電話線,連接到傳真機上。
最後撥號,把新聞稿傳到台北採訪中心地方組。
現在連手機都可以傳相片、影片了,很難想像,早期跑晚報的我,隨時身上都要帶著鏍絲起子,一副好像要闖空門的模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