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9日

《澄清文&個人不自殺說明》 作者:劉芳君老師


1.直播說,校長說我符合教學計畫、而教育局說我在做人權教育,請問,我為什麼要道歉?我為什麼需要回學校說明?(何況當時有事抽不了身)
2.我沒有因校外教學活動跟議員道歉,我沒有跟他聊得很愉快。
他覺得鄭南榕基金會就是有政治立場、孩子由家長帶去可以,學校老師帶去就不適合。(他沒有說不行,他說不適合,他說他不清楚228不清楚鄭南榕,他說我也應該不懂,更質疑說孩子能懂多少),我花了30分鐘跟他說,希望他了解孩子在做甚麼,他們透過整個教學活動懂了甚麼,我怕他不懂,還傳了當天孩子上台發表當導覽員的活動的照片連結說明給他,結果直播中他只注意自焚、只說有政治灌輸。我知道他為什麼不懂了.....
3.我唯一跟他說不好意思的,是因為學校的傳達錯誤,因學校說有人陳情我的學習單有政治立場,結果議員解釋,不是,他只在乎基金會有沒有計畫性的滲透到國中小。他說他認同多元,老師選擇去哪沒有問題,但,我不懂為什麼先前又說老師不適合帶小朋友去鄭南榕進行人權教學活動(他直播中好像也是前面說不適合,後面又說贊同多元教學)
4.直播的爸爸說他不願意孩子去,可是他媽媽有跟我說他是認同的,一個家庭兩個意見,老師怎麼辦?當然尊重(難道要把媽媽請出來開記者會?),而且我手上有除了那個家長外,有全班其他家長的同意書。請問,就比例原則,我這樣不能帶孩子去校外教學嗎?
爸爸也打給我了,他也和我道歉,說早一點跟我溝通就沒事,我說,家長有選擇教育的權利,但老師有傳授知識的專業使命。
我接受家長理解後的道歉,但我討厭政客扭曲事實的操作。
5.我是基督徒,我也帶孩子了解神將,我相信誤會都是因為不了解不願意去接觸,我以前就是不曾走進去紀念館認識228和鄭南榕,才會以為他們很政治,但真的走進去了,你才知道,那是一個歷史事件的重現場所,比課本真實有生命,你才知道應該珍惜自由,因為有人曾經如此努力捍衛。(就像現在我們在努力捍衛教學專業自主)
6.翁老師擔心,他很怕我受到傷害,但最傷害我的,應該是學校打來要我立刻三點前回學校說明解釋、說疑似有政治活動的陳情單。
7,我看神將,用藝術用蘆洲在地文化。我看228鄭南榕,從歷史、從人權。多元,大人應該從自己開始,我有邀議員要進去展覽館看一下。拜託,人權教育何時開始都不嫌晚。
8. 說出事實與真相是要付出代價的,但我心疼翁老師一直被不實言論攻擊,而校長只站在議員身邊跟議員道歉?!?!?!以下是我簡短的不自殺說明:
我不會因為長期被行政霸凌而自尋死路,我包括我可愛的狗
我不會因為得罪政治人物而自尋死路,我包括我可愛的狗

ps.人權教育真的很重要!!!人權教育不等於只有政治(我們班是從人權繪本"街道是大家的"開始進行教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