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9日

◆新聞7-11(229)-----中央日報社長姚朋撤換內幕

◆台大ppt爆卦
1987年2月2日,海外黑名單許信良闖關中正機場事件,中央日報因事先奉文工會主任宋楚瑜指示新聞要淡化處理,翌日中央日報因處理所謂「中正機場事件滋擾案」新聞過於平淡,也無社論抨擊,主席蔣經國閱報大為震怒,社長姚朋得悉立即請辭本兼各職,文工會先准辭總主筆兼職,改派黃天才接任,但不到一個月,又因處理大陸學生遊行示威事件估算錯誤,姚
朋終於下臺,由黃天才暫代姚朋帶來報社的十七人則一同受過,包括總編輯王端正(王端正是證嚴法師的弟弟,後來辭職離開中央日報,轉任大成報總編輯,之後前往慈濟基金會任執行長)調主筆,改由政工幹校畢業的王曉寒繼任,副總編輯蘇玉珍調香港時報台灣辦事處主任,副刊主編胡有瑞調出版組副組長,副刊主編改由梅新(章益新)接任(續伯雄輯注,2000:1020-1022),宋楚瑜處理中央日報之後隨即調升中央黨部第一副秘書長,並推薦新聞局副局長戴瑞明接文工會主任,續掌文宣實權,文工會副主任黃順德被調去接高雄市黨部主委,宋楚瑜安排曾在代理中央日報總編輯期間,因出了重大錯誤而被降職離開中央日報的朱宗軻接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反而變成中央日報的上級(續伯雄輯注,2000:1023-1026
),「中央日報調職事件」可算是報禁解除前夕,媒體從業人員因處理新聞而遭國民黨集體整肅的最大事件。
◆宋楚瑜說明
近宋楚瑜接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口述歷史時,曾經談到此事:有一次,國民黨中常會召開後,經國先生突然找我以及秘書長馬樹禮、副秘書長郭哲談話,對《中央日報》的社論頗有微詞,他說:「《中央日報》社論像墊底文章,未對黨的政策妥予說明辯護,這樣的黨報會讓人看不起。」說完後經國先生就離開了,我跟馬樹禮、郭哲三人立即回秘書長辦公室商討這件事,並轉達姚朋社長要注意加以改善,及將《中央日報》駐日特派員黃天才調回總社擔任副社長兼國際版主任,負責督導言論。
         過沒幾天,我記得是某週日的清早,我到台北球場打球,恰巧碰到軍方最高首長郝柏村將軍,他談到《中央日報》說:「我是有整套計畫的,總統也有交代,張家驤接《中央日報》。」也就是當年的《青年戰士報》社長張家驤接替姚朋出任《中央日報》社長。我跟《青年戰士報》素有淵源,在成淵高中時,我是該報的學校通訊員,投稿上報率很高。張家驤與我也很熟,他是不可多得的文宣幹才,但不能因私誤公,從整體考量,《青年戰士報》社長接《中央日報》社長,容易造成誤解,尤其當時外界對軍人干政甚囂塵上。
         回去後,我立即向馬樹禮秘書長報告,經過統籌思考後,馬秘書長決定調整《中央日報》人事,副社長黃天才接任社長,並由我向經國先生說明:「若由軍報社長接掌《中央日報》,外界對國家整體推動改革的形象,可能有負面的影響,而且後遺症大。」經國先生聽了沒講半句話,也就是黃天才接任社長是OK了。
         事後我回想,郭哲副秘書長過去比較不參與文宣業務,那天經國先生對《中央日報》社論的批評,特地找來郭哲,應該有特別的考量,無非是要讓其他同志了解,是經國先生本人對《中央日報》未善盡言論溝通有意見,並不是我在背後告狀,所以特地找個人證郭副秘書長保護我。郭先生是我的前輩,他是1919年出生,曾擔任國民黨文工會主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