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

王如玄軍宅案,宋楚瑜話源頭


王如玄軍宅案,鬧得沸沸揚揚,最近宋楚瑜接受中央研究院近史所口述歷史訪問時,他深入剖析事件的源頭說:
  
         政府遷台後,民國50年(1961年)才有完備的退伍制度,但早年軍中待遇很低,自願退役另謀出路的,一次只能領取4001,000元不等的退伍金,實在可憐。和台灣經濟起飛,國民所得大幅增加後的薪資不能相比。後來這些自謀生活的老兵,有的經商失敗,有的找不到穩定的工作,跟當年留在軍中,後來退伍獲得安養及領退休俸的昔日同袍相比境遇懸殊。尤其在政府開放大陸探親後,自謀生活老兵身無積蓄,旅費無著,產生怨懟。最初,政府在70年(1981年)透過退輔會給予這些老兵就養費2,466元,1987年調整為2,978元。

         但自謀生活老兵自76年(1987年)7月開始,曾經三度走上街頭請願,要求增加2,000元,並從寬認定請領給養的標準,卻未獲得政府相關單位具體的回應,119日發起第四度出擊,在行政院大門附近的中山南路與忠孝東路交叉口,湧入兩千餘名來自全省各地的老兵,情治單位出動鎮暴憲兵、保一總隊及台北市警力計一千三百名,部署於行政院、監察院及警政署周邊內外維護秩序。老兵們則帶著鋼杯、毛毯與乾糧,在行政院大門前「就地紮營,埋鍋造飯」,警政署署長羅張、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局長廖兆祥等苦無對策,行政院院長俞國華只能從後門進出上下班。

         1110日,退輔會第一處處長、警備總部副總司令等和老兵代表進行了四次談判,仍無共識。經國先生得知老兵包圍行政院,幾晚難以入眠,他要我好好去當面溝通。
         當時,我擔任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當晚參加《中國時報》舉辦的琳恩颱風賑災義演晚會,我跟國民黨幾位主管在晚會會場與黨秘書長李煥商談,認為老兵聚眾圍堵行政院若不妥當處理,不僅妨害交通,對黨和政府形象損害更大。這時,警政署署長羅張找我,建議由行政院後面的北平路進入警政署,了解狀況後,再到老兵請願現場見老兵,但我堅持從群眾面前走進去。

         那晚十一點多,在沒有警衛陪同下,我進入現場,聚集在行政院大門外約有兩百多位老兵,他們都認得我,其中有位喝醉的老兵,拿起敲碎的酒瓶作勢對著我,我停下腳步問他:「有什麼委屈,可以告訴我。」因為現場吵雜,我邀他一起到行政院餐廳與新聞局之間的一塊空地,談了一會兒,並安慰他要他放心。

         隨後我跟八位老兵代表進入行政院,協調到凌晨將近兩點,步出行政院回到老兵現場,老兵自救會會長劉任航高舉雙手說:「宋副秘書長幫我們解決問題了!」並宣布協調結果:凡符合就養者,儘快辦理就養;凡符合寄缺者,一律辦理寄缺,不限人數;退輔會將儘快發放提高生活補助費,增加2,000元,並至次月起開始登記,正式調整到5,078元。
         接著,我以榮民之子的身分很坦誠的告訴老兵們:「蔣總統對老兵與榮民向來都是關懷備至,經常提到當年與榮民們上山下海,同甘苦共患難,同生共死的往事,而且深深懷念與榮民一同大碗喝酒的歡樂融洽,但現在總統身體健康不如往昔,不能再像當年那樣陪著榮民,也希望榮民們應當體諒總統的苦心。」

         後來我還轉達經國先生親口跟我說、要我向老兵轉告的話:「只要我蔣經國有口飯吃,老兵就有飯吃;即使只剩最後一口飯,也會讓老兵們先吃!」聽到經國先生這句話,老兵們淚流滿面,開始撤退,一個不留。後來由許歷農接任退輔會主委,兌現了對老兵的承諾,老兵津貼也在我任國民黨秘書長時,再增加至將近7,000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