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4日

蔡有全誹謗吳秉叡,緩刑2年

【裁判字號】103,上易,796
【裁判日期】1030624
【裁判案由】妨害名譽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3年度上易字第796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蔡有全
上列上訴人因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一0二年度
易字第五七五號,中華民國一0三年三月十二日第一審判決(起
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一0二年度偵續字第四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蔡有全緩刑貳年。
    事  實
一、蔡有全係前國策顧問,並曾擔任政論性節目來賓,明知其所
    發表之言論對於社會大眾具有一定程度之影響力,於電子媒
    體上傳述事涉他人名譽之訊息前,應盡其合理查證義務,充
    分查明消息來源是否與事實相符,竟未予以查明,即意圖散
    布於眾,基於誹謗之犯意,接續為下列行為:
  (一)於民國一00年七月七日在臺北市○○區○○路○段○○號
    民視「頭家來開講」錄影節目中,指稱某位在臺北縣(已改
    制為新北市,下稱新北市)曾受其幫忙之朋友,為民主進步
    黨(下稱民進黨)第八屆不分區立法委員安全名單內之被提
    名人,並於節目中發表:「你有沒有玩過女人」、「你有沒
    有睡人家的老婆」等不實言論,影射該友人有睡人妻及支持
    者女兒之行為。
  (二)於一00年七月十一日在臺北市○○區○○路○○○號TVBS
    「二一00全民開講」錄影節目中,指稱有一位在新北市受
    其幫忙之友人,在民進黨提名之第八屆不分區立法委員安全
    名單中,並於節目中發表:「你睡支持者的女兒」、「你睡
    議員做什麼呢,…,她是有老公的耶」等不實言論,影射該
    友人有睡人妻及支持者女兒之行為。
  (三)於一00年七月十三日在其臺北市○○區○○路○巷○號住
    處內,接受美麗島電子報記者吳子嘉(同案涉犯妨害名譽案
    件,另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確定
    )之專訪時,指稱某位有意前往三重參選之「吳姓前立委」
    涉有性醜聞,睡自己的助理,而且還是自己重要樁腳的女兒
    ,事後竟然還繼續睡議員,並表示:「天底下沒有那麼多姓
    吳的委員吧!你想像的那個人,就是了!」等不實言論,影
    射該「吳姓前立委」有睡人妻及支持者女兒之行為。使觀看
    上開節目及電子報之不特定社會大眾得以特定其所指摘、傳
    述者為吳秉叡,足以損害吳秉叡之名譽。
二、案經吳秉叡訴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程序方面: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固有
    明文。惟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
    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
    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
    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
    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
    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其立法理由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
    對詰問予以核實,乃排斥其證據能力。惟當事人如放棄對原
    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表示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
    作為證據,此時,法院除認該傳聞證據欠缺適當性外,自可
    承認其證據能力。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調查證據時
    ,知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
    ,卻表示「對於證據調查無異議」、「沒有意見」等意思,
    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應視為已有將該等傳聞
    證據採為證據之同意(參最高法院九十三年度臺上字第三五
    三三號、九十四年度臺上字第二九七六號判決)。本案檢察
    官及被告於本院審判期日,對於下列業經調查包括供述證據
    及非供述證據在內之證據方法,均表示對證據能力無意見,
    同意作為本案之證據,於審判期日經本院提示證據方法後,
    迄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復均未聲明異議,就供述證據部分主
    張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
    茲審酌本案供述證據製作時之情況,並無不當取供及證明力
    明顯過低之瑕疵,揆諸前揭規定與說明,自具有證據能力。
    至非供述證據部分,復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
    取得,且無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之顯不可信情況
    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亦具證據能力。
貳、實體方面: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蔡有全矢口否認有前揭犯行,辯稱:其有
    言論自由,受憲法保障,在節目中所發表之上開言論,並未
    針對或指明告訴人,而該言論內容當時有向很多人查證過,
    並非沒有依據,與事實相符;又發表上開言論之動機是出於
    對民進黨不分區提名名單之建議,並沒有誹謗告訴人之犯罪
    動機云云(詳本院卷第一四至一六頁)。經查:
  (一)被告於一00年七月七日在「頭家來開講」節目中公開發表
    「你有沒有玩過女人」、「你有沒有睡人家的老婆」等言論
    ,再於同年七月十一日在「二一00全民開講」節目中公開
    發表「你睡支持者的女兒」、「你睡議員做什麼」等言論,
    復於同年七月十三日接受美麗島電子報記者吳子嘉專訪時,
    陳稱「『吳姓前立委』有性醜聞」、「該位前立委『睡自己
    的助理』,而且對方的父親還是自己重要樁腳的女兒」、「
    這位前立委『睡支持者女兒』就算了,事後竟然還繼續『睡
    議員』」等情,為其所不爭執(詳他字卷第七九、八0、九
    四至九六頁),並有節目錄影光碟譯本、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檢察署勘驗筆錄及一00年七月十三日美麗島電子報報導等
    件在卷可稽(見偵卷第一0至一七頁反面,他字卷第五、六
    頁),堪認被告確有於上開時、地發表上開言論無訛。至被
    告雖否認有向記者吳子嘉表示「天底下沒有那麼多姓吳的委
    員吧!你想像的那個人,就是了!」云云(詳他字卷第九五
    頁),惟證人即記者吳子嘉於偵查中具結證稱:該篇報導是
    依據與蔡有全專訪後所撰寫的,如果報導內容中有提到是蔡
    有全說的,就是他說的等語(詳他字卷第一二0、一二一頁
    ),足見被告在接受採訪時,雖未明確指名道姓提及告訴人
    姓名,但已有向證人吳子嘉表示上開言論。
  (二)被告上開言論所指涉之對象應為告訴人吳秉叡:
  1.被告於一00年七月七日上民視「頭家來開講」節目時,該
    集節目之標題為「綠不分區爭議蔡英文:該適可而止?」,
    可知民進黨提名之第八屆不分區立法委員名單係該次節目之
    主題,而被告於節目中表示「選區給你了,我內人把選區給
    你了,四個人都上,全部只剩淑芬一席,…」(見偵卷第一
    一頁反面)、「我臺北縣這個朋友,現在新北市,在不分區
    安全名單內」、「我臺北縣這個我曾疼惜過你這個朋友,你
    有沒有玩過女人,我們支持者的女兒好不容易栽培,你在慧
    瑛選省議員、選省立委那家人那個社區,那些支持,我將這
    些交給你」等言論(見偵卷第一二頁正反面),已明確指涉
    該人曾於新北市競選立法委員,且與被告之妻前後同一地區
    參選,並為民進黨提名第八屆不分區立法委員安全名單內。
    又被告於同年七月十一日上TVBS「二一00全民開講」節目
    時,該集節目標題為「蔡有全:新北市安全名單中誰玩人女
    ?睡人老婆?跟英自首?」,被告再發表:「現在民調公佈
    了,做不分區立委了,你現在是蔡英文以後蔡總統身邊的紅
    人了」、「我不講名字,你睡支持者的女兒」、「(李濤:
    是在不分區名單裡面的?)對,當然嘛。(李濤:是安全?
    )當然嘛。」、「(陳鳳馨:安全名單裡頭的男性只有八個
    人,然後再)我不講,我今天老實講,這個人我也是牽他起
    來的人啦,…在臺北縣市讓我蔡某某有幫忙過的政治人物一
    堆啦」等言論(見偵卷第一三、一四至一六頁反面),足證
    被告一再確認其所指涉之人確實列名民進黨提名第八屆不分
    區立法委員之安全名單中,且係曾在新北市參選,並當選立
    法委員之人。
  2.再證人吳子嘉於一00年七月十三日專訪蔡有全後所撰寫之
    報導中記載:「經過與蔡有全當面確認後,他終於鬆口表示
    『天底下沒有那麼多吳姓的委員,你想像的那個人,就是了
    !』」、「蔡有全表示,過去一段時間,因為太太周慧瑛有
    意角逐三重區立委,所以經常有機會與地方人士接觸以了解
    選情。當時,當地也傳出一位『吳姓前立委』也正尋求前往
    三重參選的可能,沒想到當地人士對於這位『吳姓前立委』
    幾乎都是嗤之以鼻,且理由竟然都不約而同的指向這個人有
    『性醜聞』」、「蔡有全說,這位『吳姓前立委』原先打算
    在自己的選區參選,但因選情堪慮,所以決定跑到隔壁的三
    重試水溫,沒想到卻引發不小爭議,許多地方樁腳都直指該
    位前立委『睡自己的助理』,而且對方的父親還是自己重要
    樁腳的女兒」、「蔡有全更驚爆,這位前立委『睡支持者女
    兒』就算了,事後竟然還繼續『睡議員』」、「到底這位『
    吳姓委員』指的到底是誰?蔡有全堅持不願讓對方的身分曝
    光。但經過再三試探,甚至把相關『姓吳的立委』都拿來詢
    問,直到問到『是不是臺北縣的吳姓立委』時,他則不願說
    『是或不是』,而是反問『天底下沒有那麼多姓吳的委員吧
    !你想像的那個人,就是了!』」(見他字卷第五、六頁)
    ,均係使用「蔡有全表示」、「蔡有全說」、「蔡有全驚爆
    」等之用語,而證人吳子嘉於偵查中具結證稱:該篇報導是
    依據與蔡有全專訪後所撰寫的,如果報導內容中有提到是蔡
    有全說的,就是他說的等語(詳他字卷第一二0、一二一頁
    ),亦陳稱:電子報中提到「他終於鬆口表示天底下沒有那
    麼多的吳姓立委,你想像的那個就是了」,是被告親口說的
    ;我去找被告採訪時,我問被告當時情況到底是誰,他不願
    意說名字,我問他「是不是吳姓不分區立委?」,被告說「
    不能講,大概就是你說的這樣」等語(詳偵卷第六七頁,偵
    續卷第五四頁),復於原審審理時具結證稱:之前在偵查中
    陳述之內容都實在(見原審卷第一七一頁),足見被告在接
    受採訪時,雖未明確指名道姓提及告訴人姓名,但已有向證
    人吳子嘉表示所指涉有性醜聞、睡支持者女兒、睡議員之人
    即為「吳姓立委」,且為證人吳子嘉想像之人。
  3.又依民進黨第七屆立法委員政黨得票數推估,該黨所提名第
    八屆立法委員不分區提名名單之前十四名即為所謂得上榜之
    安全名單,有選舉資料庫網站資料在卷可稽(見他字卷第一
    二六頁),核與案外人陳揮文於一00年七月十二日TVBS「
    二一00全民開講」節目中陳述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至少
    有十幾個,選最壞的時候還有十四個等語相符(見偵卷第一
    八頁)。又民進黨第八屆立法委員不分區提名名單中(見他
    字卷第四一頁),唯一男性之吳姓委員即為告訴人「吳秉叡
    」,而上開提名名單之安全名單中,曾在新北市(即原臺北
    縣選區)競選及擔任立法委員僅有告訴人與余天,被告並分
    別於一00年七月七日、一00年七月十一日在「頭家來開
    講」「二一00全民開講」節目中曾指名道姓發表余天涉及
    賭博、賭場及歌藝之言論(見偵卷第一二、一五頁反面),
    並稱與睡人妻、睡支持者女兒者為「兩件事、兩個人」(見
    偵卷第一五頁第一行),案外人劉益宏於一00年七月十三
    日中天電視台「新台灣大道」節目亦稱「蔡有全的意思,不
    是講吳秉叡,那他告訴我誰還有誰,這個安全名單的裡面把
    女的扣掉,會睡人妻的是男的嘛,在新北市還有誰,就是吳
    秉叡」等語(見偵卷第二六頁反面);再參諸被告在節目中
    及接受專訪時發表上開言論後,經時報周刊於一00年七月
    十五日大幅報導蔡有全所稱與女議員人妻發生不倫事件及睡
    支持者女兒者,正是前立委吳秉叡(見他字卷第一一0至一
    一二頁);證人吳子嘉亦於原審審理時到庭具結證稱:「從
    心證上及當時的報導,我們都心知肚明是吳秉叡。我在專訪
    時,電視上已經大肆報導,大家都知道講的人是吳秉叡。但
    是我要找到依據我才能作報導,所以我才會去採訪蔡有全。
    」、「蔡有全講的一聽就知道是吳秉叡。」等語(詳原審卷
    第一六九頁反面、一七0頁反面),堪認被告所指之睡人妻
    及支持者女兒者並非其他安全名單之人,而係指告訴人甚明
    。被告辯稱其未指明係告訴人云云,洵無足採。
  (三)上開言論已足以毀損告訴人之名譽:
    按行為人所指摘或傳述之事是否「足以毀損他人名譽」,應
    就被指述人之個人條件以及指摘或傳述內容,以一般人之社
    會通念為客觀之判斷,須行為人所指摘或傳述之具體事實,
    依社會客觀之評價,足以使被指述人在社會上所保有之人格
    及聲譽地位,因行為人之惡害性指摘或傳述,使之有受貶損
    之危險性或可能性即屬之。被告於一00年七月七日民視「
    頭家來開講」節目中發表:「我臺北縣這個我曾疼惜過你這
    個朋友,你有沒有玩過女人,我們支持者的女兒好不容易栽
    培,你在慧瑛選省議員、選省立委那家人那個社區,那些支
    持,我將這些交給你,你有玩到人家的女人嗎?」、「第二
    你有沒有睡人家的老婆,事情發生你叫領導人出面去拜託和
    解,和解金到底是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自己講清楚,我
    不給你指定你自己自首,向蔡英文主席自首,向提名委員會
    自首、向廉政委員會自首,自己知恥」等言論;再於一00
    年七月十一日TVBS「二一00全民開講」節目中發表「我不
    講名字,你睡支持者的女兒」、「那真的是我很好的朋友,
    我太太在我坐牢的時候他就是最支持我老婆的人嘛,省議員
    的時候一九八九,好不容易那麼苦熬上來,有個女兒這麼漂
    亮,那過程就不講,你睡人家做什麼,再來,你睡議員做什
    麼呢,議員不是說,她就是自由之身,她是有老公的耶」;
    另於一00年七月十三日接受吳子嘉專訪時,向吳子嘉表示
    「當時,當地也傳出一位『吳姓前立委』也正尋求前往三重
    參選的可能,沒想到當地人士對於這位『吳姓前立委』幾乎
    都是嗤之以鼻,且理由竟然都不約而同的指向這個人有『性
    醜聞』」、「許多地方樁腳都直指這位前立委『睡自己的助
    理』,而且對方的父親還是自己重要樁腳的女兒,搞婚外情
    還始亂終棄,這算是臺灣人的基本傳統價值嗎?」、「這位
    前立委『睡支持者的女兒』就算了,事後竟然還繼續『睡議
    員』,『這還談不到道德問題,因為這已經超越人跟動物的
    界線了!』」,並由吳子嘉登載於美麗島電子報內,有節目
    錄影光碟譯本及一00年七月十三日美麗島電子報報導等件
    附卷可參(見偵卷第一二、一四、一五頁反面,他字卷第五
    、六頁),而上開言論,除指有配偶之人與他人或與有配偶
    之人發展不倫關係或發生通姦行為外,並指涉該言論對象對
    感情不專一、始亂終棄之意,在我國社會常用以作為評價他
    人品格是否高尚、完整之依據之一,此就代表人民行使立法
    權之立法委員而言尤甚。本件被告所述言論之字裡行間,既
    已影射告訴人有睡人妻及支持者女兒之情,並以「性醜聞」
    、「始亂終棄」、「超越人與動物之界線」等語稱之,顯已
    貶抑告訴人道德,給予告訴人極為負面之評價,衡諸一般社
    會常情,被告所發表之言論,自足以貶損告訴人在社會上對
    其個人之評價甚明。
  (四)被告未能證明其所發表之上開言論為真實:
    證人梁添旺於偵查中證稱:約於一00年六月間,好像是民
    進黨不分區立委提名名單出來之後,被告有找過我,說吳秉
    叡是否有跟新莊區民意代表發生婚外情,這件事我是聽被告
    跟我說的,當時只有提到民意代表部分,沒有提到支持者女
    兒這件事等語(詳偵卷第四0至四二頁);其於原審審理時
    亦證稱:大概是在七月之前,被告說聽聞有立委睡人妻女的
    事情,當時我回答我沒有聽過此傳聞,被告就請我幫他打聽
    等語(詳原審卷第一六五頁反面);而證人柯家聲於原審審
    理時則證稱:選舉期間不記得有聽過新莊分局有發生一件民
    意代表妨害風化的事情等語(詳原審卷第一七一頁反面),
    足見上開證人在被告告知之前,均未曾聽聞有立委睡人妻女
    或發生婚外情之事。又證人余佳福於偵查中證稱:我還在新
    莊分局任職時,有聽說過吳秉叡跟一個代表在一起的傳聞,
    但沒有印象這件事有鬧到警局或在新莊分局立過案,當時是
    選舉期間,也有可能是其他人造謠,支持者女兒這件事就沒
    有聽過了等語(詳偵卷第五六至五七頁);其於原審審理時
    亦證稱:在朋友聊天的場合,有聽聞過有吳姓立委睡人妻女
    的事情,但當時不會特別認為這是什麼事,因為當時在選舉
    期間,可能是攻擊對手之黑語或手段,也沒有印象立委發生
    婚外情的事情有鬧到新莊分局去等語(詳原審卷第一六七至
    一六八頁)。另證人廖姿婷則於原審審理時證稱:吳秉叡有
    婚外情的事情是蔡同榮向我轉述的,我本身不知道有這件事
    情,也沒有跟被告說過新莊分局有處理一件民意代表家庭糾
    紛的事情等語(詳原審卷第一九一頁正反面),足見上開證
    人雖有聽聞告訴人發生婚外情一事,惟屬風聞、謠言,均未
    親自見聞或對該內容有相當之依據;參以,新北市政府警察
    局新莊分局均查無吳秉叡因妨害家庭之相關協調、筆錄或備
    案紀錄等資料,有該局一0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新北警新刑字
    第○○○○○○○○○○號及一0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新北警
    新刑字第○○○○○○○○○○號函附卷可佐(見偵卷第六
    二頁,原審卷第一八五頁),而被告迄今復未能提出告訴人
    確有睡人妻及支持者女兒之事證,尚難認被告所發表之上開
    告訴人有睡人妻及支持者女兒等言論與事實相符。被告辯稱
    其所發表之上開言論為真實云云,已難採信。
  (五)被告在發表上開言論前未盡合理查證義務:
    次按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
    ,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
    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惟為
    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對
    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
    項及第二項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法益而設,為防止妨礙他人
    之自由權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旨。惟同
    條第三項前段則規定「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
    。」,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
    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
    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行為人雖不能證
    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
    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司法
    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五百零九號解釋意旨參照)。因此,行
    為人就其發表非涉及私德而與公共利益有關之言論所憑之證
    據資料,至少應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即主觀上應有確
    信「所指摘或傳述之事為真實」之認識,倘行為人主觀上無
    對其「所指摘或傳述之事為不實」之認識,即欠缺誹謗罪之
    故意。此與美國於憲法上所發展出的「實質惡意原則(或稱
    真正惡意原則,actual malice)」, 大致相當,是發表言
    論者於發表言論時明知所言非真實,或因過於輕率疏忽而未
    探究所言是否為真實,即應就其不實內容之言論受法律所制
    裁。倘行為人就事實陳述之相當真實性,未盡合理查證之義
    務,依其所提證據資料,在客觀上不足認其有相當理由確信
    為真實者,該不實之言論,即足以貶損他人之社會評價而侵
    害他人之名譽,非不得律以誹謗罪責。被告雖辯稱其所發表
    之言論均與事實相符且在發表前係經過查證云云,惟被告於
    一00年七月七日在民視「頭家來開講」、同年七月十一日
    在TVBS「二一00全民開講」,及同年七月十三日接受吳子
    嘉專訪時,前後多次所指涉之對象均為告訴人,已如上述。
    詎被告於偵查時改稱:「我說的當然是聽人家講,我知道的
    是在不分區名單內,但我不確定是不是告訴人。」(詳他字
    卷第八0頁)、「就是吳先生與議員間的男女關係。我在民
    視所講時不知道是他,其實我講的是另外一個人,當時民進
    黨提名新北市的人有三個立委,我聽到的是李應元。我瞭解
    的是李應元,後來是當天以後有人打電話告訴我不是,我才
    透過警察系統去瞭解。」、「我的認知是李應元」、「內容
    我不能具體的講。因為我不瞭解。」、「因為後來我有拜託
    警察去調查,調查結果發現不是,男主角是吳秉叡,不是李
    應元。」(詳他字卷第九三至九五頁),與被告於電視及接
    受吳子嘉專訪時指證歷歷,並稱「我內人把選區給你了」、
    「吳姓前立委」(詳他字卷第五、六頁)等情迥然不同,則
    被告在發表上開言論前究否經過合理查證,已非無疑。又證
    人梁添旺於偵查中證稱:約於一00年六月間,好像是民進
    黨不分區立委提名名單出來之後,被告有找過我,說吳秉叡
    是否有跟新莊區民意代表發生婚外情,請我幫忙向新莊分局
    同事查明有無此事,我詢問新莊分局同事余佳福後,他們也
    都不清楚,我就向被告回覆不知道有這件事,僅有風聞,也
    沒有提供資料給被告,我請他再向新莊分局聯絡,當時被告
    只有提到民意代表部分,沒有提到支持者女兒這件事等語(
    詳偵卷第四0至四一頁);亦於原審審理時證稱:約於七月
    之前,被告說聽聞有立委睡人妻女,說這個男性立委有被抓
    到帶到分局去偵辦,後來有和解,當時我回答我沒有聽過此
    傳聞,被告就請我幫他打聽是否有此案件,當時余佳福在新
    莊分局服務,我有詢問余佳福是否有此案件,余佳福說沒有
    紀錄、資料,所以我就向被告回覆說因為都沒有資料,但是
    否有其他人知道,請他自己再去查證等語(詳原審卷第一六
    五頁反面至一六六頁),證人余佳福於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
    均證稱:時間已久,沒有印象梁添旺是否有詢問過我民進黨
    吳姓立委與民意代表發生婚外情或睡支持者女兒的事情,我
    們一般打電話都是隨便聊天,我也沒有印象有人跟我查證過
    是否有立委睡人妻女的事情等語(詳偵卷第五六至五七頁,
    原審卷第一六七至一六八頁),堪認被告雖有透過證人梁添
    旺去查詢是否有立委與民意代表發生婚外情,並至新莊分局
    備案、和解一事,惟證人梁添旺已明確回覆查無此事,被告
    自應再為查證,確認其所欲傳述指摘之事是否與事實相符。
    又被告再辯稱其所發表之上開言論均係聽柯家聲及廖姿婷所
    言而有經過查證云云,惟證人柯家聲於原審審理時證稱:在
    一00年選舉期間,被告於七月份上電視之前,沒有向我求
    證過有立委睡人妻女的事情,是在一0二年時有問過我選舉
    那年在新莊分局有無處理過所謂妨害家庭案件,但我真的不
    知道等語(詳原審卷第一七一頁反面至一七二頁反面),證
    人廖姿婷亦於原審審理時證稱:我與被告認識,是經過蔡同
    榮引薦,蔡同榮帶我去找被告時,在車上跟我說蔡有全就是
    在民視政論節目上提到吳秉叡婚外情的人,蔡同榮問我是不
    是認識兩個從三峽分局調到新莊分局的警察,是該案的承辦
    人,希望我幫被告找人介紹認識,但我後來因為自己的官司
    很煩,就沒有再去管這件事等語(詳原審卷第一九一頁),
    足見被告在上節目及接受專訪前,亦未曾向證人柯家聲或廖
    姿婷為任何查證,已難認其發表言論前係經合理查證。是僅
    憑坊間之謠傳、風聞,尚無法推認被告所發表之上開言論為
    真實,被告未盡合理查證,即遽而將坊間之謠傳、風聞在節
    目上及接受專訪時發表,難認其在客觀上已盡合理查證義務
    ,致其主觀上得以確信其所傳述之事為真實,故依上開說明
    ,難謂被告就該等陳述欠缺真實惡意而無誹謗之故意。
  (六)復按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規定之誹謗罪,係意圖散布於眾
    ,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而誹謗罪之構成
    要件,主觀上行為人必須具有散布於眾之意圖及誹謗之故意
    ;客觀上行為人所指摘或傳述之事,必須屬於足以損害他人
    名譽之具體事件。又所謂散布於眾之意圖,乃指行為人有將
    指摘或傳述內容傳播於不特定人或多數人,使大眾周知之意
    圖;且所稱「散布於眾」,係指散播傳布於不特定人或多數
    人,使大眾得以知悉其內容而言,即行為人向不特定人或多
    數人散布指摘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始克相當。本件被告
    在電視政論節目中公開發表上開言論,已足使不特定之多數
    人均得以共見共聞無疑;而被告接受記者吳子嘉專訪時,雖
    係在其位於北投住所之非公開場合,惟其一旦接受專訪,記
    者吳子嘉將專訪內容訴諸文字發表於電子網路,勢將無法控
    制該等內容散布之範圍,仍決意接受專訪將該等專訪內容處
    於得經由記者吳子嘉對外散布之狀態,進而使不特定之多數
    人均得以共見,足認被告確有將該等內容散布於眾之意圖至
    明。又被告發表之上開言論所指告訴人有睡人妻及支持者女
    兒一事,業經報章媒體廣為報導,有一00年七月十五日時
    報周刊報導及美麗島電子報在卷可稽(見他字卷第一一0至
    一一三頁反面),益證上開言論之不實內容確已散布於眾無
    訛。依被告之社會經驗及豐富之政治歷練,在未經充分查證
    確認所指摘之事為真實前,即在節目中及接受專訪時發表上
    開言論,當無不知此等情狀之理,卻仍恣意為之,足認其具
    有誹謗故意及散布之意圖,其行為要已該當誹謗罪之構成要
    件甚明。
  (七)綜上所述,被告前揭所辯,無非事後卸責之言,不足採信。
    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堪以認定,自應依法論科。
二、論罪科刑:
    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之誹謗罪。又被告
    於上開時間、地點,接續為誹謗之犯行,雖屬自然上之數行
    為,然實係基於同一概括犯罪目的所為,侵害同一法益,各
    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
    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
    價,較為合理,為接續犯,應僅論以一誹謗罪;公訴意旨認
    被告上開犯行係屬數罪,容有誤會,併此敘明。
三、原審經詳細調查,以被告罪證明確,適用上揭規定,並審酌
    被告僅因對民進黨第八屆立法委員不分區提名名單有不同意
    見,不思循正當管道溝通解決,竟在政論節目上及接受專訪
    時,傳述未經合理查證之不實內容,除損害告訴人之社會上
    評價及名譽外,亦無濟於問題之解決,反滋生更多衝突及對
    立,行為誠屬可議,犯後復未能坦承犯行,且迄今未與告訴
    人達成和解,併參酌其犯罪動機、目的及手段、智識程度、
    家庭經濟情況及告訴人所受損害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
    四月,並諭知以新台幣一千元折算一日為易科罰金之折算標
    準。核原審認事用法並無不合,量刑亦屬允當。被告仍執陳
    詞,以否認犯行為由上訴,指摘原審判決不當,為無理由,
    應予駁回。
四、末查,被告前因故意犯暴行脅迫罪及叛亂軍法罪受有期徒刑
    以上刑之宣告,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五年以內未曾因故意犯
    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一紙在
    卷可稽(見本院卷第一七至一八頁)。被告以用生命追求自
    由民主自詡,然自由民主法治社會,最主要目的即在保障人
    權,維護每個人的人性尊嚴,而名譽權屬人格權一環,也是
    人權的重要內涵之一,被告未盡合理查證,且依其所查詢之
    證人答覆內容,均難以證明上述之謠傳、風聞為真,而被告
    於此情況下,未仔細思量,該等謠傳、風聞不能排除是出於
    他人之造謠,即在大眾傳播傳述,致對告訴人之名譽造成傷
    害,惟本院斟酌再三,考量本件起因於被告對民進黨立法委
    員不分區之提名名單有意見,其動機非出於惡念,且衡酌被
    告之家庭環境及經濟狀況,若對被告處以易科罰金之刑,對
    被告家庭經濟亦屬負擔,是認被告經此偵審程序,並經科刑
    之宣告後,應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故認就被告所宣告之刑
    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依刑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併
    宣告緩刑二年,以啟自新。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八條,刑法第七十四條第
一項第二款,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林志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3    年    6     月    24    日
                  刑事第二十四庭審判長法  官  蔡聰明
                                      法  官  汪梅芬
                                      法  官  陳憲裕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蔡麗春
中    華    民    國   103    年    6     月    24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310條
(誹謗罪)
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
罪,處1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 百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2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
千元以下罰金。
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
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