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8日

◆新聞7-11(228)--林健煉追思林榮三

林榮三若「大款西進」,身價當必超越李嘉誠,躍為華人首富; 然後呢?
在1993年11月卸任監察院副院長之前,林榮三先生很少到報社走動,也不曾過問新聞編採方針,幾乎充分授權顏文閂社長,顏社長則再分工;當時我負責執掌總編輯台。
1994年起,短暫賦閒的林先生偶爾會來報社關心,並邀集幹部餐敘慰勉;有段期間大家都還習慣稱呼他「副院長」。
有次在研究「USA TODAY」版面編排時,看到 incorporator一詞,余乃建議顏社長; 從此大家都改稱林先生「創辦人」。
某夜林創辦人突然前來報社要找顏社長,適巧顏先生在外應酬,我問有何可代勞,他停頓一會後笑說:沒甚麼事,只是這陣子聯邦建設的老員工一再懇請我回去指導,剛成立的聯邦銀行高層則希望我協助業務拓展,而目前社會正在轉型,報社角色很重要,也不能不關心。
我回說:建築您內行,但銀行及報社都很專業,不過只要找對人並充分授權,身兼這三種老闆不衝突,就看你有沒有那麼多「美國時間」;只是台灣建設公司滿街都是,新成立的銀行多達16家,但企業界對辦報有興趣的,除了王永慶及已過世的吳火獅,卻很少,其實辦報才好玩(比較有意義)。
他回說: 辦報不簡單啊,都在燒錢。
我開玩笑:別人燒不起,您燒得起呀!
他笑答:還是要賺錢,不然怎麼改善你們待遇。
接著我戲說:在國外,報老闆就是King Maker。
他亮著眼好奇問道:甚麼King Maker?
我解釋:King Maker簡單講就是決定誰適合當總統,誰不適合當總統,真正的涵意則是決定輿論走向,創造歷史;而且總統有任期,King Maker只要口袋深,永遠都是King Maker!
沉默半晌後,他用力拍我的大腿,然後要我陪他到編輯部給同事鼓勵。
隔陣子後,他白天是建築家、Banker,晚上則坐鎮報社成了King Maker,無日無夜。
我雖晚輩,對於他的成就亦敬重有加,但跟他卻總直話直說,有時還扮演「魔鬼辯士」,明知有些事他已拍板定案,我認為不妥,硬是婉轉提出甲案、乙案或A案、B案、C案供他參考,場面經常弄得很僵。
特別是碰到調薪或年終獎金問題,我老愛秀出各報待遇強調「市場行情」, 據理力爭,他永遠面有難色搬出那句老話:你都不知經營事業的艱苦;說歸說,事後調薪或年終獎金通常都果如所願,也曾超乎預期。
林先生過世後,這幾天部份台、港及中國媒體抨擊他靠炒作房地產起家,這是事實卻也不盡然如此。
沒人提起的是,林家投資房地產的背景是因當年台灣經濟起飛,數以十萬計中南部農家子弟湧到台北就業,而那時台北大半還是農田或山坡地,僅有的日式房舍幾全被中高階層之黨政軍佔住,政府卻不曾興建任何國宅,外來人口只得被迫窩居在破舊老屋或臨時搭建的違章建築。
由於居住品質甚差,竊盜、火災經常發生,俗稱「販厝」的簡易式廉價公寓乃因應而生,居住蘆洲、三重的林家只是數以百計躬逢其盛的建商之一;而買房者其後也都獲得增值。
林榮三真正發跡是台北東湖(門號是汐止)瓏山林社區的興建,此案獲利百億,而同在其上方的中信集團之「水蓮山莊」則虧損百億;再說,瓏山林與水蓮山莊之原地主是國泰蔡家之「十信集團」所有,十信出事後此地被銀行拍賣,再由聯邦建設標購興建;換言之,房地產事業是看人經營,未必全然是暴利。
兩岸開放後,我曾問林先生:大家都流行去大陸投資,您會去嗎?
他嚴肅回道:去中國還不簡單,買好機票就成行啦;只是大家都把錢搬去對岸,那台灣怎麼辦?
我曾徵詢駕機來台的反共義士、移居海外的中國知識份子和來台旅遊的陸客等,對於兩岸統一的看法;年輕人都主張統一,經歷過國共冷熱戰及文革之45歲以上中老年人,只要有第三人在場,皆異口同聲統一啊,私下單獨的看法則是:現在統一,台灣完了,大陸也完了!
以林榮三對房地產投資的精準,還有他比香港李嘉誠更具備的「頭號統戰對象」 價值,只要他25年前赴大陸圈地,要多少有多少,要多大有多大,現在身價沒超過李嘉誠,至少也跟李嘉誠等量齊觀。
然而就算林榮三到中國炒房炒地成為「華人首富」,如今再多的財富他也帶不走;差別在於華人世界卻失去了自由時報這座「民主燈塔」。
1996年台灣總統大選,中共卻對台試射導彈,舉國嘩然,義憤填膺的林老闆決定正式參與新聞編採方針的走向,從此報社內部起了化學變化。
顏社長與林創辦人失和後,我被林先生的家臣叫去集團總部要求選邊站,我認為顏先生是天生的「新聞動物」,專業超強,林先生則有實力、有理想、有原則,希望倆人能化解誤會,繼續攜手合作,卻被家臣當場教訓一頓;因而決定隨時走人,不過還是捱了幾年,直到有家電視台來挖角,方才離開我人生菁華歲月中,最有意義,也服務最久的舞台。
在報社期間,很少對員工發火的他,唯對我卻愛恨交加,曾經同醉共歡,摩肩擊掌,亦曾拍桌瞪眼,不過再怎麼忠言逆耳,氣歸氣,認為有理或該妥協的,他事後還是會採納。
離開自由已10年,他有他的原則,我有我的脾氣,也深知他「往前看」的作風,所以與林創辦人從此未再碰面,不過每天總還習慣性看完自由時報才出門。
但最懷念的倒是在報社期間林夫人如沐春風般對員工的關懷與呵護,其他俱往矣。
珍惜當下分秒的林創辦人,絕不虛擲人生的片刻於無謂之應酬上,十多年來的晚餐時間,幾乎全在與幹部論商時局的「御飯團」喧嘩聲中度過;近凌晨時刻,則耐心逐字傾聽主筆朗讀社論後,方拖著疲憊的身軀依依不捨離去;日復一日。
也因為交際圈不是很廣,除了屈指可數幾位,與民進黨檯面人物多無深交,反倒跟舊有國民黨政要私誼篤厚,然而面對新聞處理,終究還得講究大是大非,不免偶或得罪故舊。
曾建議林先生人生苦短,不必那麼辛苦,他則透露:父親過世時家中貧寒,只得草率薄殮,因此立志要奮發(光宗耀祖),如今雖稍有成就,卻有眾多員工要照顧,你說能怎麼辦?
林榮三一生原只想成為平凡而成功的企業家,無意間卻輾轉成為捍衛民主與和平的鬥士,無怨無悔。
去年底到今年上半,突然夢見林先生3次,情境同樣都是相互凝視無言;怎料卻天人永隔,驚聞惡耗百感交集,今日特前往其靈前致哀。
為守護民主台灣而鞠躬盡瘁的林創辦人,願您一路好走,從此安息極樂世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