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 建中賀翊新校長----錢復

錢復 1952 年畢業

我在民國三十八年二月來台灣,那年因為由大陸來台的學生很多,教育當局未經考試就憑登記分發各校,我被分到省立建國中學初三下E班就讀,教室是在最靠近國語實小的二間中的一間,當時的校長是梁惠溥先生。同年夏季我們自初中部畢業,直升高中;秋季開學時校長換成賀翊新先生。

賀校長個子不高,民國前十五年出生,河北故城人,國立北京大學畢業,曾在河北省長期擔任黨務工作,並曾一度出長北平的私立大同中學。抗戰勝利後,他曾擔任河北省教育廳長,以後當選河北省臨時參議會議長。大陸淪陷時他隻身來台,應當時台灣省的教育廳陳雪屏廳長邀請出長母校。

賀校長蒞校後戮力改進校務,聘請佟本仁先生為教務主任,韓克敬先生為訓導主任,授課的老師都是一時之選。特別值得提出的是賀校長秉持北京大學的自由學風移植到建中來。這裡我想講兩個和自己有關的小故事。

第一是我在高二結束時因為早已決定以外交為工作目標,所以選讀文組,賀校長知道以後就找我去談,他說你的成績很好,尤其是數學很強應該讀理組(當時學生多要讀理、工、醫;文組只有一班,理組有七班)。我向校長報告有志從事外交所以準備讀文組。校長很慈祥的對我說:你的志向我很瞭解,但是你要知道文組課程和管理都比較鬆,而理組則比較認真,希望你再考慮。我遵照校長的指示進了理組。

第二是我們在高三上學期時,英文課由一位女老師擔任,可能是由於她健康有問題,學期過了四分之三,授課不到四分之一。同學們認為如此下去對我們考大學會不利,所以推我向老師表達希望能加速進行。也許我的表達能力差,引起老師的不快,拿了課本就去教務處指控我對她不敬,要嚴加處罰。佟主任向校長反應,校長召我去辦公室,對我說:問了不少同學,大家都說因為你的英文成績最好,所以要你向老師提出建議,但是老師身體不好,認為你是針對她,她也已經辭職,我會找一位好老師幫你們補回所落後的課程。不過老師堅持要對你作嚴厲處分,學校必須處理。我們將記你大過一次;校方也知道你負責編輯學校有史以來第一份英文刊物Union ,非常辛苦,所以要給你記一個大功。記過處分會在佈告欄張貼一天,學期終了由於功過互抵,所以你的成績單上不會有記過的記錄,問我有無意見?我說自己對於向老師報告時可能語氣有些激動,使老師生氣,實在應受處分,校長的處理我十分感激,這次教訓會銘記在心。

我在民國四十一(1952)年五月自母校畢業,賀校長繼續擔任了二年校長,交給凌孝芬校長,再過二年又回到建中,直到民國五十六(1967)年退休。

在此期間校長知道留在大陸的師母去世,所以在台北續弦,婚後不久,就去美國定居。

我在民國七十二(1983)年去華府工作,大約民國七十四(1985)年有一天接到校長由俄海奧州哥倫比亞市居處來電話,時間隔了三十多年聽到校長的聲音十分興奮,原來校長留在大陸的公子到了美國,在邁亞米因涉非法工作被移民局拘留要遞解出境,希望我能幫忙,在電話中聽得出來校長愛子心切,非常憂慮。我立即詢明各項資料,並向校長保證,我一定會辦好這件事,他稍感安心。我就探詢校長生活的狀況知道他已高齡八十八歲,由於新師母的照料生活和健康尚可。此時我國駐堪薩斯市辦事處已設立,我就請吳子丹處長於赴哥倫比亞市作轄區訪問時代我向校長伉儷問安。可惜的是我在駐美五年半中沒有機會去哥市晉見校長。

民國八十三(1994)年我接到師母的長途電話告訴我校長已仙逝,享年九十七歲,我立即電請駐堪薩斯辦事處沈呂巡處長代我去哥倫比亞市賀府致唁,並協助處理後事。

綜觀賀校長一生,擔任母校校長前後長達十六年,使母校由二千名學生的初、高中變為全國最著名的高級中學,每年畢業生有四成(約五百名)進入國立台灣大學;而十萬名校友遍佈海內外,在各行各業中都出人頭地,賀校長的貢獻實在不容磨滅。(轉載建中校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花旗証券徐恭穎,罰停業3個月

立委離婚,妻愛兩子

彭文正前岳父病亡,知本案公訴不受理(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