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8日

陳柔縉:我其實不喜歡寫作!

轉貼自台大新聞所   

陳柔縉雖然表示自己不喜歡寫作,但對寫作卻有自己的一套核心信念。(攝影/黃楸晴)

 

今(2017)年剛踏入臺大新聞所,正式成為「深度採訪報導課」的實務教師-陳柔縉,已出版至少7本書,主題通常以日治時代下的物品、人物的懷舊描寫為主,筆觸給人溫暖和樸實感。陳柔縉長期撰寫有關日治時期的文章和書籍,讓人自然將她與日治時期、寫作做連結,不少學校曾邀請陳柔縉到校演講,談論相關主題。

「我其實不喜歡寫作!」也許是太多人常將陳柔縉與寫作一併談論,導致陳柔縉被問到寫作相關問題時,立即揮舞著雙手,臉上顯露出慌張的表情,匆匆地表示自己並不著迷於寫作。

陳柔縉娓娓道來當初踏進記者這行全是因緣。臺大法律系畢業後的她,曾想考新聞局的新聞人員,當時在公車上和同學述說完她的計畫後,那名同學建議她直接去當記者。於是冥冥之中,陳柔縉腦中浮現出每天都會經過的聯合報公司,便寄了封信給該報的總編輯,開始了她的記者生涯。

即使是寫作老手,陳柔縉最初卻常常被唸文章「不通」,她回憶當時經過編輯台修改後的文字讓她感到非常震撼,「一個成語就讓文章跳出來,畫龍點睛,覺得文字很有趣。」也許是第一次的經驗特別深刻,陳柔縉在描述的過程中,明顯可以看出她對這件事的印象非常深刻。
不過經過這麼多年的寫作經驗,陳柔縉仍然認為寫作是件難事。她將寫作比喻成畫畫,每次作者都要費很大的力氣和想法,完成一幅作者認為很有創意的畫,而幸運的是觀眾的風評也很好;但將畫好的畫挪到一旁,換成一個全新的空白帆布,卻得再面對另一次的茫然,並且一直經歷這樣的循環。

即便對於寫作有些筋疲力盡,但陳柔縉也摸索出自己的一套寫作風味,她覺得寫作就像做菜,每個人炒出來的味道都不一樣。有些人是法式料理,喜歡將一切打碎,直到看不見東西的原貌,並幻化成一道道擺盤精緻的料理。而陳柔縉將自己比喻成壽司店的老闆,她細細地描繪製作的過程:「找到的故事就像新鮮的魚,我將它一片一片地切下來,放上盤子。輕輕地放一點鹽巴,少少地放一些蔥,再輕輕地推到別人面前。」

她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她的角色就是將新鮮的素材,經過最少的人工處理,加上她自己一點點的調味,剩下的就是讓讀者自己細細品味,形成自己的判斷。
而如何在眾多料理風格中脫穎而出,陳柔縉認為一切都從「了解自己」做起。她解釋,當個人有一套自己最基礎的核心價值,並且了解自己如何看待人生,自然而然就會形成一種個性,並且潛移默化到寫出的文字之中。「與其思考要寫什麼樣的文字,不如先認真去想你要變成什麼樣的人,我覺得這是最強的。」陳柔縉篤定地說。




文/黃楸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