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

4/26黃國昌質詢李瑞倉【何壽川明顯違法 金管會繼續推托】


https://www.facebook.com/kcfor2016/?hc_ref=PAGES_TIMELINE&fref=nf



【何壽川明顯違法 金管會繼續推托】@財政委員會 2017-04-26
永豐金弊案頻傳,金管會李瑞倉主委不進行必要處分,還邀大老闆喝咖啡?
我早已清楚揭露,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違反產金分離規範,違法兼任YFY Global Investment的唯一董事(當然就是董事長)。然而,何壽川竟然透過公司發布重訊意圖移轉焦點。更離譜的是,我早已經兩次面告金管會副主委、銀行局及檢查局的同仁,並且提供明確事證;惟直至今日,李主委不僅沒有積極作為,竟然還以各種話術為何壽川緩頰,令人無法接受。
事實上,何壽川除了違法兼任YFY Global Investment的董事長外,更另外違法兼任YFY International BVI的唯一董事。這樣明顯違法的情事,通通載明於公開資料中,而過去幾年金管會卻視而不見。直到永豐案爆發,何壽川方於今年3月16日趕快辭任兩家公司董事長,金管會居然繼續縱容?何壽川所兼任董事長的這兩間公司,是永豐餘控制海外資產最重要的兩間公司,總控制資產超過265億元。
此外,永豐餘旗下的元太科技,在年報上造假不實,隱蔽其子公司購買Giant Crystal紙上公司可交換公司債的事實,遭櫃買中心查出後,竟是以「重罰」五萬元的方式了事,這樣選擇性輕罰,真是負責任的作法嗎?
更離譜的是,永豐餘同樣的透過旗下公司購買Giant Crystal的「可交換公司債」,卻分別於去年12月及今年1月發布重訊兩度改口購買的是「公司債」及「資金債」,難道重訊可以這樣變來變去?已經淪為散佈不實訊息的工具嗎?
由永豐餘、永豐金以及旗下紙上公司的投資關係,可清楚看出根本是同一群人透過境外公司層層控制,將錢拿去中國投資上海地產。左手投資並持有控制該投資標的之公司的可交換公司債,右手違法超貸同一投資標的,這種離譜行徑完全視金融監理於無物,嚴重敗壞金融秩序。存在許久的離譜行徑,金管會竟然至今才說「這是新案、剛要開始調查」!
面對財團軟趴趴、究責慢吞吞,讓人無法接受。
無論金管會怎麼拖,無論何壽川有多少有錢有勢的朋友,這件事,一定持續追究到底。


-13:1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