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消滅公會協會蟑螂---莊委桐

莊委桐
劍橋大學經濟學博士,目前為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從事的雖是純理論研究(賽局理論),但同時也關心社會時事,對人類社會懷抱不滅的熱情。 
時代力量洪慈庸立委三月曾就部分產業公會疑似存在公會蟑螂一事質詢內政部,讓我們發現有些公會其實是由少數在該產業不具影響力的公司把持,藉由單一產業別僅能設立一個公會的現行法規所取得的獨位地位,並巧用現行法令「強制入會」與「業必歸會」的原則,挾持產量遠高於這些小公司的大企業,並利用名目向會員索取高額費用牟取私利。
這也不禁令人聯想起奧運及棒球經典賽期間,台灣所發生的某些運動協會藉由其在該單項運動協會上的獨佔勢力,脅迫運動員聽其號令行事。在奧運期間,我們看到了網球選手謝淑薇及羽球選手戴資穎等事件。在棒球經典賽前後,我們也看到棒協和職棒聯盟之間的種種爭議。歷史不能重來,我們不知道上述的爭議事件最終對這些選手的奪牌機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但我們看到爭議發生當時,運動選手的反應,以及中職桃猿拒絕支援的發展來看,幾乎可以斷定,絕對會有不利影響。也無怪乎近日知名導演柯一正先生會義憤填膺,親自出馬掌鏡,拍攝由運動員為主體的體育改革聯會形象宣傳短片。
運動協會和產業公會雖然性質有很大差異,但是他們都有以下兩項共通點:
第一、原本應該是服務會員的組織,卻演變成掌權者牟取私利的工具。也因為握有權力的人,其利益目標和選手或會員不同,所以我們看到羽球協會為了贊助廠商的合約,強迫戴資穎不准穿她平時慣用的專用球鞋,只能使用贊助廠商提供的,而不管其是否合腳、會不會影響比賽。公會蟑螂也是如此,藉由法令上的漏洞,讓他們取得不相稱的權位,再對會員廠商予取予求,頗有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姿。總而言之,就是這些協會或公會已經變質了。
第二個共通點就是,法令的缺失,讓公會或協會主事者取得獨佔的地位,讓原本是該以服務心態來面對會員的協會或公會,搖身一變成了有權有勢的大老闆。會員或選手反而成了他們的搖錢樹,任他們魚肉。而且,日積月累下來,這些協會或公會勢力愈來愈大,藉由法令的庇護,甚至連主管的政府官員也無計可施,甚至有可能同流合污。
上述這些弊端,就其根源,就是法令的漏洞,讓他們取得合法的獨佔地位,而且可以杜絕任何潛在的競爭者。解決之道也很簡單,修改法令,取消「強制入會」與「業必歸會」等原則,而且放寬協會及公會可成立的數量,讓運動員及企業可自由選擇是否加入協會或公會,甚至可以自己出來另組協會,使不適任及所謂的蟑螂無法繼續橫行。資本市場講求自由競爭,連政治都可政黨輪替,選民可藉由選票淘汰不適任的政客或執政黨,運動協會及產業公會何德何能可以成為永遠執政的太上皇?
希望藉由此次柯一正導演的義舉,以及洪慈庸立委的質詢,讓立院諸公能在民氣可用的情勢下,儘速改革這種協會蟑螂的卑劣行徑,消弭台灣社會此一利用關係攫取資源的吸血惡跡。也讓長期在比賽期間飽受這種荒謬鳥氣的台灣民眾,可稍解心中的憤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