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1日

黃國昌:給小英的一封信

2018,5,19
明天,就是總統上任兩週年的日子了。蔡政府這兩年的表現,有沒有堅持台灣價值、有沒有履行改革承諾時,浮現在我腦海的,不是各家民調的數字,而是2008年11月在自由廣場所看到蔡主席的身影。
當時,為了抗議馬政府踐踏人權所催生的野草莓學運,要求廢除集遊惡法。甫接任民進黨主席的蔡總統,親自來到自由廣場,為民進黨執政時未能廢除集遊惡法而道歉,並簽下人權永久保固書。相對於掌握了絕對的權力、卻展現了絕對的傲慢的馬英九,我看到了一位臨危受命的黨主席,沒有初生之犢的畏怯、沒有事不關己的推拖,能夠展現如此不凡的器度,令我由衷佩服。從那時開始,我決定要支持這樣一位政治人物。
野草莓運動沒有成功。但是,改革的火苗已經點燃,那群勇敢的年輕野草莓們,也從未放棄。接下來數年,台灣興起一波又一波的公民運動,不僅深深衝擊整個社會,更孕育了許多為了實踐理想而選擇勇敢站出來的台灣新世代。無論是2012年的反媒體壟斷、2013年的軍中人權改革、還是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公民社會的奮起為這個國家蓄積了豐沛的改革能量。
民進黨乘載著社會的期待,作出了莊嚴的承諾。這股能量,也在2016年的選舉,促成了政黨輪替與完全執政。1月16日結果揭曉的那天晚上,台灣的天空充滿了歡喜、感動、與希望。
兩年過去了,歡喜與希望,卻逐漸轉變為困感與失望。面對守舊勢力的反撲,蔡總統並未堅守曾經高舉的價值、並未信守曾經許下的承諾。當婚姻平權面臨困難,我們沒有看到一位出面領導的總統,反而是隱身退縮,讓長期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朋友們,獨自面對撲天蓋地的惡意攻訐。誓言要完成的集遊修法,至今遙遙無期;反媒體壟斷的立法,到現在連草案都提不出來。
最令人遺憾的,是選前承諾和勞工站在一起,提出六大保證;選後卻強勢主導修惡勞基法,愈修愈倒退,責令長期飽受低薪資、長工時所苦的台灣勞工,自己去和慣老闆談判。這已不僅是未能堅持價值,更是背棄承諾。
更令人失望的是,即使面對無關價值衝突、不涉意識形態,是非十分清楚的改革議題,也還是沒看到蔡總統展現應有的魄力與行動。處理過程雷聲大雨點小,充滿各種計算後的包庇縱容。從兆豐案到慶富獵雷艦案,幾十億、幾百億的損失,憑什麼要納稅人買單?為何在馬政府享盡特權的徐旭東,到新政府還不斷關愛迴護?從體育改革到司法改革,人民都給了政府最大的支持,換來的卻是持續的黑箱操作與軟弱的改革腳步。說繳出的成績單一片空白或許太過,但令人失望透頂,卻是不爭的事實。
處理這些是非分明的弊病,就是要掃除盤根錯結的守舊惡勢力,必須由具有改革魄力的人來貫徹目標。光是邱太三在法務部長的表現,就讓人搖頭嘆息,而行政院長賴清德卻還稱讚他稱職。我必須誠實告訴總統,護短成這樣,真的與人民距離太遙遠了。人民付託權力,就是要政府找能做事的人,而不是讓政黨搞派系平衡分贓。
最後,過去馬政府遭受最大的批評之一,就是紙上數字治國,與人民感受落差太大。我想提醒蔡總統,不要陷入相同的錯誤。
總統再三提及台灣經濟數字與指標表現亮眼,未來看好。我也對政府致力產業昇級轉型,支持肯定。沒有人反對拚經濟,但關鍵的問題是,拚的是財團的經濟還是庶民的經濟?總統應該還沒忘記,去年年終談話時曾宣示,今年政府首要工作是解決青年低薪。經濟數字如果真的那麼好,為什麼我們的年輕人,仍然陷在低薪過勞的泥沼?台灣社會的經濟分配出了什麼問題?曾經許諾的最低工資法如今在哪裏?前幾天,行政院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喊出「實值總薪資近六萬,創下新高」,招致不少譏諷。用美化的數字能解決問題嗎?年輕人就不再低薪資長工時了嗎?與其操弄紙上數字,改由民眾面臨的現實出發,才可能進行有感的改革。
此時此刻,我們有失望,但沒有絕望。許多人民還是願意支持蔡總統領導國家、推動改革。誠懇盼望蔡總統能夠虛心回顧這一路是如何走來的,重拾初衷,再次堅持價值,落實改革承諾。「點亮台灣」這個任務,在不同的位置上,我們願意繼續與總統領導的團隊,一起努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