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日

中央社董事長陳國祥卸任感言

圖:左至右陳國祥、林萬億監交人、新董事長劉克襄。
今天是中央社董事長交接的日子,感謝林萬億政務委員詳細說明中央社最近幾年的作為。他做足功課,對中央社的了解比我還深入。其實,我擔任中央社董事長兩任六年,沒有什麼成就,最大的成就,就是做滿六年。
去年八月起,我面對強大的逼退壓力,遭受諸多汙衊與栽贓,最終得以做滿任期,根據一家媒體報導,關鍵在於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對陳國祥「手下留情」。如果這個報導屬實,那我要說,擔任中央社董事長,居然能夠讓優雅的、美麗的鄭部長對我「留情」,真是莫大的恩寵!
對我而言,今天交卸董事長職位,確實在多方面都是功德圓滿的結局。
首先,中央社三年換屆的任期制度得以確保。中央社是國家通訊社,屬於新聞專業機構;既不是政府通訊社,更不是執政黨的宣傳喉舌。任期制度的設計,就是要使中央社的主管在固定時間的任期內專注於新聞專業的實踐,不必仰承執政當局的鼻息處理新聞,不必擔心隨時會因為新聞不符上意而被撤換。
唯有如此,才能在基本制度上確保中央社免於政治力的干預與操控。如果政府首長隨時可以撤換中央社領導層,或者政黨一輪替就要撤換中央社的領導層,那就是把國家通訊社當作執政者的文宣工具,其結果必然會嚴重損害新聞專業精神的實踐。
去年我在為任期制度奮戰的時候,有一位資深的新聞工作者在我的臉書上留言說:「堅持到最後,勝利就屬於你的。」我堅持到最後一天,固然讓那些意圖逼退我的人遭到可恥而可悲的挫敗,但真正的勝利者,是任期制度獲得確保的中央社,是那些堅信新聞不應被政治力操控、堅決捍衛新聞專業尊嚴不容侵犯的有氣節的新聞工作者。
這個圓滿已然照亮了中華民國的新聞事業,而且立下範例,讓往後的執政當局不能也不會隨意違反任期制度而侵犯新聞機構的專業自主地位。
在那段遭受腥風血雨般攻擊的日子中,主管機關以史上最強大的力度對中央社進行業務檢查、專案檢查、實地查核,包括律師與會計師和一票官員浩浩蕩蕩,敲鑼打鼓,調閱了中央社堆積如山高的大量資料,還訪談中央社三十餘位員工,整整查了半年多,完全查不出中央社有任何弊端,更未查出我本人有任何操守上的瑕疵。迫使當局不得不在高高舉起之後把我輕輕放下。對我和中央社來說,冤屈得到洗刷,清白得到證明,可說是另外一個圓滿。
第三個圓滿是中央社從今以後可以和中央政府建立正常化的關係。去年年中以來,中央社被當局視為國民黨的附從組織對待,不但惡言相向,施壓逼退,還進行嚴厲檢查,到了今年協調預算時,還把政府對中央社的補助款刪減百分之五,也就是1500萬元,換取文化部的預算免於刪減。中央社過去一年被當作國民黨的附歲隨組織對待,關鍵在於我是國民黨執政時代任命的董事長,因此被認為是前朝的遺老、國民黨的餘孽,用盡一切手段要把我逼退、撤職。這基本上是因為分別心在作祟,先區分你營
我營,劃分藍綠,區別敵我,再給予不同的對待。
慶幸的是,中央社今天交接後,我這個被當作前朝餘孽的董事長走了以後,執政當局的分別心將不再作祟,中央社和政府之間可以重建正常化的關係,中央社馬上從孤兒變成心肝寶貝,可以得到文化部的關愛。這是今天的第三個圓滿。
我的第四個圓滿是擔任中央社董事長六年,在完成決算程序的五個年度中,每年都保持盈餘,這在新聞事業經營環境日益艱苦的現狀中,可說是難能可貴的績效。這要歸功於中央社樊社長以及所有主管與同仁將士用命,想方設法,努力打拼;同時在新聞事業的傳統經營方式明顯失靈之後,努力轉型創新,另闢業務蹊徑,才能創造這個圓滿的佳績。不過,從去年第四季起,情況已經逆轉,中央社的營運趨於惡化,尤其文化部刪掉的1500萬補助款。
這1500萬看似小數字,但對中央社而言,卻是盈餘還是虧損的分界線,因為中央社近幾年來都帶盈虧的邊緣中掙扎,這1500萬如果不能要回來,加上經營環境持續惡化,以及業務經營方式的諸多節制,中央社今年注定要從盈轉虧。
最後一個也是最感到稱心如意的圓滿,是六年來我堅持中央社作為國家通訊社就必須超越黨派,致力於新聞專業的實踐,求真求實,客觀公正,不偏不倚。我從未指示任何同任在任何新聞上配合黨派立場做不公正的處理,非常感謝中央社的同仁也都能屏除個人的主觀好惡與黨派立場,堅持新聞專業精神,努力實踐國家通訊社的超越黨派職分。
我相信,在當前國民之間政治意識嚴重分歧甚至形同撕裂的台灣,在多數新聞媒體各擁政治立場而且內容普遍呈現黨派化傾向的台灣,如果中央社能夠善盡國家通訊社的超然於黨派立場的角色與立場,保持不偏不倚、客觀公正的專業表現,將會是台灣民主政治運行不可或缺的一環。這是值得我們去圓的夢。我以國民一份子的立場,期盼今後的中央社為這個美好的圓滿繼續努力、堅持不懈!
最後,我要深深感謝過去六年來跟我作伙打拼的中央社同仁,因為有你們的支持、配合與努力,中央社才可以圓滿實踐新聞專業,才可以守住任期制度,才可以在困境中締造業務佳績,才可以確保弊絕風清的紀律,才可以在風雨中屹立不搖。
我要引用一段聖經的話,稍加修改,獻給中央社的老同仁:那美好的戰,我們打過了;該走的路,我們走盡了;所信的道,我們守住了。我已經到站了,我就在這裡下車;中央社的列車要繼續向前行。
過一會兒,我走出中央社的大門,我會回首瞻望門牆上「中央通訊社」五個大字,我心裡會說:祝福中央社在新董監事指導之下、在新的領導團隊掌理之下,繼續在正確的軌道上向前奔馳,一路順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