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

人民民主陣線­---針對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真正目標,聯合大罷工?>一文的聲明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新北報導/ 2017,7,31


【鄒景雯是國安系統的打手,自由時報是民進黨的傳聲筒!】


自由時報新任總編輯鄒景雯,在自由時報731A3版刊出特稿<真正目標,聯合大罷工?>一文,是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施政無能、民調大跌情況下,公然發出直接鎮壓社運的號角。

雖然編輯所下的標題有打「?」,但觀之鄒景雯敘述的內文卻是,事實上,這只是暖身,未來在幕後進行操弄的職業運動家準備要發動的是聯合大罷工……」,她公然指稱是「事實」,顯然鄒景雯手上已經握有明確資料,但既然是「調查採訪」的專欄,鄒景雯就應該把她查到的證據攤出來,不該空口無憑就論人於罪,更值得懷疑的是,鄒景雯的資料真的是她親自調查採訪來的嗎?還是被餵養的?

鄒的特稿第二段論及,「由於每個個案的背後,均來自同一個操盤者,即桃產總、具有左統色彩的工運者,政府追蹤發現,這已經超越了單純勞工權益的問題,進入非以勞工權益為主目的、非常複雜的運動面向。……鄒景雯白紙黑字寫到「政府追蹤發現」,看來她手上掌控政府對於桃產總及工會行動追蹤出來的完整資料。先不論鄒景雯做為記者∕總編輯針對長榮航空空服員集體請天災假的看法,已是觀點錯誤、價值偏差,更嚴重的是,鄒景雯完全是以政府統治者自居,與民進黨政府合而為一,我們在此要指出她文中所謂的「事實上」、「政府追蹤發現」、「政府有關單位經過檢討後坦承」,等於自己透露出她有不尋常的資料來源,很像是來自情治單位,不似鄒景雯作為媒體工作者親自調查採訪所得,那麼鄒景雯是代表國家?是代表民進黨政府?抑或是做為情治系統的傳聲筒?還是做為蔡英文政權鎮壓的打手?這已經涉及媒體與政府的根本關係與定位,自由時報與鄒景雯,一定要將與民進黨政府的關係與角色交代清楚,而社運界也應該群起警覺,社會更要加以監督,切莫等閒視之。

更恐怖的是,鄒景雯將這次長榮颱風天災假的事件,連結前面幾次工運抗爭,再集中劍指桃產總在背後操控,這種觀點完全不尊重工會系統間的團結關係,一副統治階級視社會運動如寇讎的嘴臉,這跟當年國民黨在解嚴前後鎮壓社會運動的說詞如出一轍。鄒景雯又進一步定性這些運動背後有不尋常的政治陰謀,她先將桃產總貼上「左統」色彩,然後筆鋒一帶,說「比對華航、台鐵、長榮的工會行動,其行為模式愈來愈一致。巧合的是,中國共產黨講究『黨的建設』、『統一戰線』、『武裝鬥爭』,所謂三大法寶……」,這句「巧合的是」,可透露出無比的肅殺,等於直接指控桃產總是中國共產黨的在台組織,所從事的工運行動都是奉北京命辦事,要顛覆政府。
       
鄒景雯更在文中明確的呼籲、提醒:「基於社會穩定,國家發展,以及絕大多數人民的權益,必須提升層級,採取有效作為因應。」等於將工運事件無限上綱到國安層級,替政府取得鎮壓異己的正當性,直接要求民進黨政府,要立即進行鎮壓,她甚至還幫忙找出下手處,提示官方注意此次請天災假事件中,「這不尋常的速度是否涉及刑事責任的串聯動員,構成非法罷工?」散播請天災假涉及犯罪的可能,提供鎮壓的合法性。鄒景雯的這種卑劣手法,活生生一個民進黨的「政黨記者」,而非媒體的政治記者,這跟當年國民黨在戒嚴前後,宣傳社會運動都是中共在背後操控,所以鎮壓有理,對比藍綠兩個政權,有何差異?

我們民陣在去年歷經成員夏林清被誣陷迫害事件之後,就被親民進黨的陳增芝、曾昭明、蔡其達之流公開行文指控說我們是「左統」,貼上政治標籤。姑不論我們已很清楚宣稱,我們並非左統,甚至台灣正宗的左統組織得知夏案被扯上左統,他們內部還非常不以為然。重點是陳增芝、曾昭明這些扣帽子動作,所圖何來?若依著他們陰謀論的說法,那我們要追問,他們背後有甚麼力量在陰謀主導?民陣在去年714日就已經提出在夏林清被誣陷事件中諸多看似進步的力量已與右派意識形態結合為「右派大聯盟」,提醒大家不要小覷這個誣陷事件,因為這是蔡英文政府520登基之後,認為國民黨已一敗塗地、不足為患,再來是要肅清島內的左翼力量,最方便的藉口就是將它上升到統獨矛盾,把所有左翼全部定性為左統(統派中是有左翼,但統派更多是右翼,所以不是左翼都是統派),然後利用島內的國族主義、統獨矛盾,想趁勝選之勢殲滅激進的反對力量。

而當時社運界,尤其是不少號稱左翼的社運工作者,在夏案中有的袖手旁觀,有的暗中竊喜,甚至有人落井下石,更甚者公然與右派結盟配合國家機器汙衊攻擊,夏林清雖然於去年101日引用神學家馬丁.尼莫拉」反納粹的經典警世之語告誡這些所謂社運人士別幸災樂禍,但仍然未引起重視。我們一路孤軍奮戰、全力挺住、逐步反擊,但統治階級並未就此歇手,所以今年四月爆出桃產總冷尚書、姚光祖、郭冠均的「醜聞」,這大概是他們始料所未及,然後以為縮頭烏龜就可了事,但社運界顯然是低估了統治階級的凶狠與決心,上週鏡周刊繼續爆料冷尚書的「淫行」繼續追殺,現在鄒景雯又公然將工會行動扣上顛覆的大帽子,步步進逼。

今天鄒景雯這篇特稿,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自由時報或鄒景雯總編個人看到工運現象所提出的論點,站在媒體立場在提醒政府要警覺、防備,但實質上,從其行文內容很清楚看出,事實恐怕正好相反,鄒景雯是跟國家機器構連在一起的,是由情治系統提供資訊,自由時報配合政府準備進行鎮壓,扮演媒體帶風向的傳聲筒作用,他們樂於當民進黨政府的鷹犬。這對於民調低迷的小英政府而言,因深陷困局、找不到脫困方法,對內製造匪諜,設定社會不安的因素來為其統治無能的代罪羔羊,若再加以鎮壓所謂「亂源」,來展現政府的魄力與能力,可一時轉移人民的不滿。這種卑劣下流的統治手法,質之歷來統治階級,屢見不鮮。

我們在此呼籲台灣社運界,不應該輕忽鄒景雯亮出這一底牌,所發出的肅殺訊號,更不要認為配合右派政客、社運團體表態打擊民陣暫時可以苟且偷生。我們無懼於民進黨政府對我們的鎮壓,也不怕被貼標籤,我們民陣相信社會主義,甚至也會被人罵成是共產黨,但請不要扣上我們是「左統」、「天朝主義『左派』」,好像隸屬「中國共產黨」,那是掠人之美、我們受之有愧。對於統治階級拿民陣先開刀鎮壓,我們坦然迎戰,因階級矛盾、左右對決,本就無可避免,看到鄒景雯如此囂張、赤裸裸的直接宣戰,我們呼籲大家一起來迎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