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

歷史教師深根聯盟與公民教師行動聯盟 為高中學生公開展示納粹軍服事件之聲明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台北報導/2016,12,24

為新竹光復高中校慶學生高舉納粹旗幟遊行事件,歷史教師深根聯盟,與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為此聯合發表道歉聲明並提出我們的教育主張。身為社會科教師,在教育體系中,我們自覺努力得不夠,才讓這種對普世人權價值荒謬、無知、無所謂的態度蔓延成為國際笑話。看到這種新聞事件一再在台灣社會發生,讓我們覺得心痛和慚愧!

    戰後台灣社會對納粹軍服的著迷,實源自於我們過去的政治教育,特別是被歷史美化的「新生活運動」影響所致。我們對納粹的法西斯獨裁政權無感,正是因為我們就是在法西斯教育中長大的。而新生活運動是源自國民黨於1920年代後期主動的學習法西斯政權的作為。國民黨在1928年的中常會中,由當時的中央委員葉楚滄提案要求黨中央翻譯《墨索里尼傳》,訓令黨員們確實閱讀學習,並且因此衍生出後來為了剿共所推行的生活軍事化的「新生活運動」,其中包含類似軍裝的學生制服、朝會、週記、軍歌比賽、每週每月的中心德目、教官進駐校園等等,一直延伸至戰後台灣的各級教育中,直至今日。

    這種展示納粹旗幟軍服的行為一再在台灣社會出現,顯示的是對「無知」的無所謂。這些學生與負有教育義務的學校顯然對納粹執政十二年歷史所代表的死亡與痛苦,扭曲人性的統治渾然無知。那種對死亡與痛苦的無感與冷漠,和「有那麼嚴重嗎?」、「認真就輸了!」的輕佻態度,是比張揚炫耀更加讓人恐懼。這是對於「權力」這回事,毫無任何反省力與敏感性,對於「自由」也只膚淺地停留在「我可以主張」而無節制,這實在是解嚴已經三十年的臺灣社會欠缺轉型正義與教育體制上的缺乏反省所致。這更是對於,「(過去與現在)我們如何被統治」這樣的問題,不曾深思。如果我們曾經對於「如何被統治」有一點點反省力,就絕對不會覺得納粹政權或是代表納粹的軍服是酷炫。這實在是解嚴已經三十年的臺灣社會,在教育體制,與學習內容上的缺乏反省所致。

    為此,歷史教師深根聯盟,與公民教師行動聯盟主張:
1,             各級學校應即重新思索制服本身的意義,特別是具有軍事美學的制服形式,以及制服與集體規訓生活之間的關係,進而討論是否存廢。
2,             重新檢視校園內各類生活規訓教育中的法西斯思維,正視其中的負面教育的影響。
3,             社會領域的課綱應該正視現代政治教育,明定『轉型正義』的專題教學,語文領域亦應加入國內外相關主題的文學作品。
4,             基於歷史教育乃是為培養下一代反省思辨的能力,以及回應「我們今日何以如此,未來將往何去」,『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應加快制定、妥適立法,以便加入未來教育大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