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8日

幕後:蔣孝章告溫哈熊,求償100萬美元

http://old.ltn.com.tw/2001/new/jul/12/today-c5.htm

台灣口述歷史學會昨天在中研院舉行會員大會,口述史達人沈懷玉昨天專文中透露,當年蔣經國長女蔣孝章控告溫哈熊上將誹謗,求償100萬美元要求登報道歉的始末,以下是她的訪談紀錄

199712月初溫哈熊先生訪問紀錄出版時,《中時晚報》副主編林馨琴自中研院近史所取得該書後,摘錄有關章孝嚴部分轉發各大報6日媒體大篇幅報導呂芳上所長與出版召集人張力都認為媒體報導後本書才會暢銷。不料這樣的報導,甫接國民黨秘書長的章孝嚴大感不滿,一狀告到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處,要求取消近史所的口述歷史。當時,李院長交由副院長楊國樞處理此事。所長向副院長解釋原委後,告訴我事態嚴重,要我準備資料以備答辯。接著打電話向溫哈熊致歉,並向《中時晚報》林馨琴聲明,不得再刊登連載溫哈熊相關內容,已登載者補辦同意書及付稿費。
由於溫哈熊訪問紀錄涉及批評的人、事不少,各大報仍摘錄報導,副院長在9日發表聲明,要訂口述歷史規則。其實,近史所推動口述歷史時,早就訂有訪問辦法等相關規定。我前面提到,口述歷史難免有潛在的風險,無論如何防範,還是免不了擦槍走火。後來又有陳長文的理律律師事務所來函向李院長抗議溫書對他的批評。最後以「來函照登」方式刊載於《近代史通訊》。
這些風波之後,餘波仍未了。200164呂所長告訴我俞揚和堅持要控告近史所要我找出委託書審查意見表口述史工作程序表給他。我看當天《中國時報》的第一、三版都報導俞揚和、蔣孝章擬控告事,晚間各家新聞節目也都報導此事。隔天所長告知準備8到溫府談有關法院開庭事。
68,我準備了一籃水果,與所長及召集人陳儀深前往溫府拜訪。陳先生擬了一份聲明書,原本要給溫哈熊簽字,聲明他願意為本書所說的每一句話負責。這是我在本書出版之前,與溫先生電話溝通時他的承諾,他也向前召集人許文堂做了同樣的承諾。但談話中,溫先生對俞揚和來信辱罵他感到很不滿,他對近史所答應俞揚和所開條件沒意見,並表明書中所言當初是應劉鳳翰訪問時所談,他希望能和解。而且手中並沒有甚麼第一手資料,因此要他簽聲明書,時間不對、也不妥。
610,俞揚和、蔣孝章委託的律師王清峰召開記者會,再度揚言要告溫哈熊及近史所。1018,俞揚和對近史所索賠100萬美金。呂所長要我蒐集談有關蔣孝章、及口述歷史學術價值的文章,並要我在1218日將溫哈熊案原委寫成報告。經過十幾天挑燈夜戰,溫案報告書與張瑞德副所長提供的美國有關公眾人物被批評提告的判例,併在一起作為答辯狀,呂所長又三改本稿並附上我收集的附件交院方律師。
20021初,溫案開庭,近史所先後被傳出庭作證的有溫哈熊進行訪問期間的所長陳三井、主訪者劉鳳翰、前召集人張力、我、以及審查人陶英惠、陸寶千。225,我到臺北地方法院出庭作證時,法官說如果我所言不實,視同被告。法官問話時紀錄立即顯示在電腦銀幕上,我一面答話,還要我仔細看銀幕的紀錄。
當時,法官、雙方律師交互詰問,我被問的時間將近一個鐘頭,是所有證人中被問最久的。王清峰律師就我交給陳三井先生的記事提出問題,溫哈熊的律師也就此一一提問,主要問我:19971023打電話告知溫哈熊有關審查人「對時人批評甚多」,請保留之問題。我說:「這都是依照程序來處理,審查人有意見,必須知會受訪者。」律師並問我的記事是否底稿﹖我的記事當然是底稿,但怎麼會落入律師手中﹖原來是我提供給陳三井先生出庭作證參考,律師向他要去影印的。
接著,我強調口述歷史只是史料,不是定論,除了溫書提到蔣孝章、俞揚和的婚姻外,坊間許多著作也提到蔣經國為此事大為震怒、蔣宋美齡出面勸解的事,甚至蔣緯國接受訪問也提到。王清峰律師說:「那是否傳蔣宋美齡出庭作證﹖」法官大概根據我們所提的附件、陳述,也認同溫哈熊口述蔣孝章、俞揚和的婚姻不是空穴來風,也不是故意毀謗,怎麼可能傳蔣宋美齡出庭作證?
最後,王清峰又問我:「何時到溫哈熊府上﹖」我說:63日與呂所長、陳儀深一起去。」溫哈熊在庭上卻說他不認識我,我也沒到過他家,真令人氣結!
其實,到溫府的時間我記錯,應是200168日,因為記事本給了陳三井先生,不在手邊,哪料到出庭作證會問這些﹖後來,溫的律師在227日(2002年)早上打電話給我,說:「溫先生的記事簿記有68日你們到他府上,我們會向法院提出更正,說你確實到過他家。」並向我道歉。
2002325,陶英惠、陸寶千出庭作證時,他們很不諒解,何以審查報告會落入王清峰律師手中﹖當庭表明擬提告洩漏審查報告者。這些東西都是當初法院來函要求近史所提供。對兩位證人揚言提告,法官大概也無言。

同年412,溫哈熊案法院宣判無罪。51,俞揚和、蔣孝章分別在《聯合報》、《中國時報》聲明不擬再上訴。這起官司風波因此了結,近史所也就不必賠他們100美金。(記者陳漢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