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

《鏡週刊》記者林婉琪報導,蔡宜珊更正並九點聲明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新墀台北報導/ 2018,3,31

【-中正、萬華區市議員參選人蔡宜珊】
曾參殺人【是月薪40K,不是20K!---還原事實真相九點聲明】


台北中正、萬華區市議員參選新人蔡宜珊(29)日在其競選辦公室召開記者會,正式對《鏡週刊》「兼職薪水全職工,設計、掃街她一人全要扛」的不實報導,以及前助理「呱呱」對她的不實指控提出「惡意毀謗」之訴。

蔡宜珊在記者會上發表「還原事實真相十點聲明」指出:

第一、月薪4萬非2萬
「呱呱」係剛畢業、毫無正職工作經驗的美編,經「呱呱」好友吳柏瑋(本人助理)介紹而加入競選團隊,所給付酬勞為每月40K,並非20K。

近年台灣有近七成的上班族,薪資低於4萬元,許多人工作十年仍拿不到4萬元;但本人對稍有工作經驗的助理吳柏瑋給薪4萬元,愛屋及烏對剛從校園畢業的呱呱也比照辦理,難道不是從自身帶頭做起,改善低薪環境?鏡週刊以血汗資進黨定義本人,雖然呱呱對媒體說謊,但本人已澄清是4萬卻未平衡報導,完全是惡意抹黑造謠,中傷本人人格,至為可惡。

第二、呱呱要求半職
「呱呱」表明自己已經在畫廊上班,不願全職工作,故雙方約定每週僅需工作三天,以文宣製作物(例如手舉牌、易拉展、帽子、問候貼圖…)之美編設計為主要業務,每月兼職之報酬為20K。

第三、專注插畫,文宣製作排斥選戰功能
2017年11/24,「呱呱」加入團隊後,所有選舉文宣物仍然全都外包,並非由「呱呱」完成,12/23呱呱也自行離開團隊。本人曾與多位美編、設計師共事,通常大約溝通一兩次,就能將設計圖定稿,並非不尊重設計之人。

第四、作品極少、待遇不少
「呱呱」在加入競選團隊的1個月內,只完成4張粉絲專業的貼圖,本人卻仍依照原先約定支付20K,未意圖砍價,更不想按件計酬。

第五、呱呱誇大工作項目、神話自己的能力
「呱呱」在加入競選團隊的1個月內,僅參加過一次艋舺青山宮大拜拜活動、以及一次協助在萬華祖師廟定點發文宣,而參與大型活動是合作初始的共識,其餘掃街、拜票、選服工作,「呱呱」均無參加。

第六、法定競選才可投保
「呱呱」係去年參與本人競選團隊,而由於競選團隊尚未進入國家法定競選程序,只是競選前的籌備期,去電勞保局與健保局詢問就業保險、勞動保險與健康保險,皆表示無從根據相關法規辦理投保,依勞動部網站說明,本競選團隊暫屬「不適用《勞基法》之各業工作者的『未分類其他組織』」;同時,本人也因尚未選上議員而無法根據勞動部所指定之適用《勞基法》之「地方民意代表聘(遴)、僱用之助理人員」。(參見勞保局網站)

第七、記者惡意杜撰
當《鏡週刊》記者林婉琪來電求證時,本人已清楚告知「呱呱」並非正職、也未請其作掃街、選民服務工作,但最後報導仍有「換算時薪遠低於勞基法規定的最低基本工資每小時140元標準」,明顯不符事實。

第八、本人從未說過「給設計師1個月20,000元薪水算很高」這句話,《鏡週刊》記者林婉琪的報導與事實不符,且涉嫌惡意毀謗。

第九、希望各界媒體先進能秉持求真精神,不要再未經求證就轉載《鏡週刊》的不實報導,更不要以錯誤的20K標題加重這社會要求年輕人血汗工作的刻板印象,讓台灣年輕人能繼續保有40K工作的正面機會與希望。

最後,蔡宜珊表示,自己決定參與市議員選舉的初衷,正是希望下一代能更好、更有希望,願意盡量給年輕人機會表現,所支付給年輕助理的酬勞,換算下來均為月薪40K水準,均符合社會期待,不知何來「血汗」之說?

對於不適任的社會新鮮人「呱呱」,竟然公然說謊、誇大並捏造血汗工作,以及《鏡週刊》記者林婉琪惡意將兼職20K酬勞抹黑為20K低薪之報導,嚴正要求,也將委請律師正式提告。

在此一還原事實真相記者會後,網路鄉民若仍以不實報導,惡意在網路攻訐、散播,造成當事人名譽毀損,蔡宜珊也不排除蒐集相關事證後,對造謠者採取法律行動。

聯絡人:蔡宜珊 0937-06501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