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1日

姚惠珍對抗王雪紅的幕後

數位路記者陳漢墀台北報導/2018,3,10

台灣高院判決姚惠珍勝訴,2,27她道出許多幕後秘辛:

高院今(27)日判決對方敗訴,「ㄏ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二度獲法院認證
上周,跟朋友去看了「密戰;郵報」我數度落淚。
為美國反戰人士為理念奮戰鋌而走險竊取國家機密的勇敢而感動
為調查記者日以繼夜追查新聞線索,為報導真相不畏採訪單位、董事會施壓的執著而動容
欽佩華盛頓郵報的總編輯捍衛編輯自主的堅持
對郵報發行人葛蘭姆女士力挺記者報導不惜賭上所有家產與事業的果敢堅決而肅然起敬
為美國其他媒體聯袂跟進報導、人民為了捍衛新聞自由走上街頭成為郵報後盾而喝采
為美國大法官一句「沒有了新聞自由,誰來監督國家」,明文揭示「新聞自由不容國家以安全為名而侵犯」而淚流不止。
走出戲院,友人問:「台灣的記者有這樣嗎?」
我告訴他:「任何重大新聞從來都不是僅靠一名記者努力就可以出刊,過程中,需要許多人挺身而出。」
以我與新新聞合作的 「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調查報導為例,雖非電影中動搖國本、與政府對抗的新聞,其重要性也無法與的五角大廈越戰新聞相提並論,但兩年來我與新新聞所受到的各種壓力,點滴在心,更讓我深刻體會到「一個新聞的背後,是有許多人的付出;新聞自由的捍衛,更需要眾人的挺身而出」。
例如,當我這套報導入圍卓越新聞獎與吳舜文新聞獎後,原告一方先後向兩個新聞獎基金會施壓,ㄧ度傳出讓我得獎的話,等於是讓新聞獎 「蒙羞」的耳語;接著又向法院對我、新新聞公司董事長朱國榮(現為張果軍)以及當時總編輯楊立傑提起民事訴訟。最後,我仍獲得吳舜文新聞獎的肯定,但原訂出席的吳舜文基金會董事長嚴凱泰則「因故缺席」,直到去年嚴凱泰親自出席吳舜文新聞獎頒獎典禮才揭密「上一年(2016)是有人叫我不要來」XDD。
獲得了新聞獎的肯定,我接著是面對長達1年多的司法纏訟。
一審法官速審速決,三次開庭即判原告敗訴,還了我跟新新聞公道。
原告不滿上訴二審,並一口氣傳喚了我的受訪者資誠會計師許會計師與法學基金會董事長、中正大學教授謝哲勝,其中,謝教授當了25年教授竟因為這起官司,於教師節當天被傳喚到法院出庭作證2小時,而我的好友立傑也已經轉換跑道不再是新新聞總編輯但仍受我所拖累難逃官司纏身,更感謝恆昇律師事務所於知慶律師與吳凱玲律師僅收取微薄的訴訟費,願為捍衛新聞自由挺身而出對抗擁有龐大訴訟資源的原告。
沒有這些朋友、學者、專家為公理正義挺身而出,就不會有我這篇「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的調查報導出刊;沒有三十多萬臉書觸及率,這篇報導就不會引起共鳴;沒有兩大新聞獎的加持,這篇報導不會再度引起社會關注,最重要的是,沒有法官的公平審理,「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就無法獲得法院認證,而且是兩度認證。XDDDD
說實話,我從不擔心這起訴訟會敗訴,因為我相信,在公理前,首富與我一樣平等,而法官只會支持正義的一方。
最後,朋友問我二度勝訴的感想,我想說的是:
很少有人可以公然地打首富一巴掌,而我打了兩次,雖然僅是形式上而已XDDDDD
很少有同一件事情,讓同一個人有機會發表三次感言,而我期待第四次XDDDDD
相信以原告的經濟實力,她會上訴到底,最高法院見。
謝謝大家,祝大家新春愉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