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監委提名人陳師孟自傳

本人幼隨父母來台,父親任職台糖公司,童年及青少年時期均在南部
各糖廠度過,故雖屬外省族群,但能說福佬語,冥冥中培養了正確的
國家認同。

青年時期接受黨國洗腦教育,直到出國留學才知道中國國民黨對台灣
的專制戒嚴統治是違反民主人權的。1978年底由美歸國,進入最高學
府任教,不料在象牙塔內,國民黨的控制依然無所不在,令人徹底失
望,遂與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儕先後組成「台大教授聯誼會」與「澄社」
等異議團體,希冀達到校園與知識界的自主與革新,期間屢受校園黨
棍阻擾。

1991年有見於刑法100條以「言論內亂罪」箝制人民人權自由,製造
「黑名單」政治犯,憤而發動「廢惡法、反閱兵」的街頭抗爭運動,
終於達成目標。自此積極投入政治,籌組或加入「外省人台灣獨立促
進會」及「台灣教授協會」等,退出國民黨後,立即加入反對黨,並
短暫擔任民進黨秘書長,由政黨競爭的角度批判國民黨的不義黨產。

1994年陳水扁當選首都市長,受邀擔任副手,負責捷運、教育、都計
等事務;自覺最有成效者,乃是列管追蹤「市長與民有約」的申訴案
件,能夠解決長年民怨,是一大樂事,再辛苦也值得。

2000年陳水扁總統勝選,先依本人所學,指派至中央銀行服務,隨即
又改派總統府秘書長,為避免佔用本人服務25年的台大經濟系教師員
額,決定申請退休改為兼任,一直到2014年完全退休。此段公職生涯
2年,因其時朝小野大,陳總統施政困難,本人亦無從在旁輔弼,
至為遺憾。猶有甚者,其後阿扁總統竟成政治惡鬥的犧牲品,遭受司
法迫害,而當初其所任命的政務官也多被誣陷入罪,本人感同身受。

2008年之後的兩次總統大選與其他重大選舉,民進黨皆慘敗,令本人
對台灣社會陷於人云亦云、是非不分,深覺憂心。幸經年輕一輩朋友
鼓勵,特別是王定宇委員建議,以廣播電台節目傳播理念、凝聚共識,
遂集資創設「綠色逗陣」,製作節目在廣播電台租用的時段放送,做
為主流電子媒體之外的資訊管道;雖然歷時七年有餘,人力物力極為
吃力,然而總是以「盡力而為」自許。

台灣何以經過「第三波民主」,卻又倒退?本人必須歸責於台灣的司法
體系一直沒有民主化。此所以本人不得不承認孫中山先生創設五權憲
法有其獨到眼光,蓋因西方「三權分立」的基本前提乃是司法權能超
然自主,不受政治操控,但這在華人社會無異緣木求魚,司法體系往
往成為強人政權的附庸,恰是國家由專制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礙;好在
有監察權可以做為外部制衡的手段,為司法獨立留下一線生機。這就

是本人此次樂意參與監察委員補提名的唯一原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