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

KMT立法院黨團:不要違憲院長 拒審許宗力



重申許宗力違憲疑義:
《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2項:「司法院大法官任期八年,不分屆次,個別計算,並不得連任。」無論從立法精神與學理推論,許宗力卸任大法官五年後獲提名再任大法官兼司法院長,均有重大違憲疑義與資格上瑕疵。未來在民進黨占國會多數席次護航下,若通過提名,恐有損司法公信力、獨立性,此例一開後患無窮。在期待司法院長崇隆地位的「無暇疵性」與「高道德標準」下,國民黨立委因此堅持,在未釋憲或蔡總統另提「合憲」人選前,拒絕審查許宗力的提名資格。

戳破運作空窗期的謊言:
依據司法院組織法第7條第5項規定:「司法院院長、副院長同時出缺時,由總統就大法官中指定一人代理院長;其代理期間至總統提名繼任院長、副院長經立法院同意,總統任命之日為止。」因此根本沒有運作空窗的問題,執政黨與時代力量一再對外放話,只是惡意栽贓國民黨、呼攏不明究裡的社會大眾。至於為了不影響大法官會議釋憲案運作,補任提名的五位大法官,本黨團早已在朝野協商中同意按協商期程進行提名審查。

呼籲許教授勿留歷史污名:
許宗力教授名重法學界,作育英才無數,若在違憲爭議中強渡關山,「違憲院長」的污名標籤將緊跟一輩子;許教授、許大法官將留予後世歷史如何評說?豈能不自覺、自省。本黨團呼籲許教授,愛惜得來不易的法學大師聲名,莫為權位所誘,自動退出司法院長提名,消弭嚷嚷不休的紛擾。一個「有瑕疵爭議」的司法院長,未來如何能取信司法界與人民?又如何能領導司法改革?

民進黨急什麼?蘇嘉全急什麼?
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委員中不乏律師出身與具有法學素養者,難道對於許宗力再任的資格,心中無一絲疑義?一定要昧著專業良知順從「黨意」、「蔡意」而忽視「民意」?究竟是在急什麼?

佔國會多數與議長寶座的民進黨,堂堂大黨竟處處心機,操弄議事運作;國會議長與黨鞭聯手刻意操作「復議案」、程序委員會主席鴨霸的破天荒不排院會議程。一切就只為強行審查「違憲院長」提名案。該是中立的議長、全民的議長,蘇嘉全「你究竟是在急什麼?」,急著做總統忠實的僕役嗎?急著讓立法院淪為總統的橡皮圖章?

民進黨一直急著希望通過司法院長審查與投票的期程,完全無視外界對於許宗力「再任」的疑慮,一再強調「先走完程序再說」,通過後若釋憲有問題再處理。這種心態完全是不尊重許宗力在法學界的地位,試問,若日後許宗力的資格經釋憲而被撤銷,一世英名豈不蕩然無存?還是執政黨吃定在野國民黨立委人數不足以聲請釋憲?

質疑蔡英文司法改革真心:
蔡英文總統上任揭櫫司法改革的大旗,但兩度提出司法院長提名人選,均未以「最高道德標準」自我要求,一再受特定團體綁架,甚至無視憲法爭議提出「低道德標準」的不適任人選。司法改革尚未建其功,卻先製造亂源,實在有愧國人期待。

另外,司改工程尚未啟動,我們卻不斷驚見總統介入司法個案,包括對三審判刑定讞的前交通部長郭瑤琪貪汙案,以親筆信表達「不捨」;對兆豐銀案政治力介入調查方向的鑿斧斑斑。種種影響司法個案作為,讓人對其司法改革的真心實踐,不得不打個大問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