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

性侵案 輔大校長江漢聲公開致歉全文

輔大性侵案發展至今,在台灣社會已引起軒然大波。輔大校長江漢聲於二十五日凌晨發表公開信,表示該案已使輔大全校師生,校友和愛護輔大的社會人士備受困擾,他透過這封公開信代表學校表達誠摯的歉意。輔大校長江漢聲公開信內容如下:
 我是輔大校長江漢聲,最近因輔大心理系去年所發生的一件學生性侵案,在受害者的網站公開道歉後又引一起社會媒體的許多爭議,使全校師生,校友和愛護輔大的社會人士備受困擾,我在這裏代表學校表達誠摯的歉意。尤其是針對性侵案的受害人,學校未盡保護之責,讓她承受諸多不必要的二度傷害,身為校長在此有必要代表學校表示痛心、遺憾及最深的歉意。
 這事件的發生,對輔大而言是個傷痛,在當時我們學務系統就做了立即的通報和處理,但是在本校性平會介入之前心理系組成的工作小組透過他們的專業想幫助受害人,這個過程本校已自承而教育部也已確認有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之處,本校亦難辭督導不周之責。惟當時受害人已畢業離校,學校亦多次透過心理系都無法直接聯絡到受害人,確認其是否願意啟動性平程序。終在二○一五年九月底受害人啟動性平程序,性平會也因此做了適當的處置。今年五月底受害人的友人在臉書上攻擊社科院的夏林清院長,夏院長曾經找我說那不是事實,並要召開記者會還她自己一個清白,我囑咐她由於這事已進入司法程序,教育部性平會也將對此事啟動調查,她表達清白之後希望讓事件告一段落,學校也出具公文希望心理系不要再就這議題做爭辯,以免影響教育部的調查,更重要的,我們心繫受害的學生,實在不願意讓她受到更多的壓力,造成再度的傷害。
 而在過去的這段時間內,事違人願,夏院長仍不斷地對這事件做回顧和批評,並且和某些社會人士進行爭辯,以致日前受害者在網站公開道歉時,本校性平會緊急開會,將夏院長停職,並重申老師學生不得再就此事件當事人或相關人做任何評論,以確保調查的公正性和當事人的人權。我們覺得,即使夏院長和心理系同仁出於學術專業的權威,或基於對院內同學的關愛,想尋求另一個管道來幫助受害者,釐清事件的真相,在這時間點都不是很合適。我們是一個以學生為中心的天主教大學,基於保護學生,愛護學生的立場,我們以受害學生的感受,心情能在平靜中復原為最大考量,所以不容許再有干擾受害者的事情發生。
 也許有人質疑我們因輿論關係才將夏院長停職,事實不然,在我們看到受害人在網站公開道歉時就決定做此處置,夏院長在國際學術上是知名的學者,學校一向仰重她,但在這事件中受害學生是絕對弱勢,如果夏院長參與這事件的批判,學校院長的光環實在無法脫?,我們要表示,學校絕對是站在保護受害學生這邊,絕對不希望她再度受到傷害。我們也誠摰希望夏院長能暸解學校立場,就像我三個月前跟她說的,讓事情平息下來,學生的身心靈健康遠重於真相的爭辯,用同理心去愛,去原諒才是天主教大學老師的風範!
 我個人也希望這封公開信能讓全校師生,校友和社會人士釋疑,輔大是個有兩萬六千多學生、五十個系所的大學校,時有各種學生紛爭事件,相關單位都非常辛苦,但皆應秉公處理,恪守規定,若有瑕疵也應檢討改進。若有外界誤解之處也會適時說明,如這次加害學生之所以尚在學,係因其提起之校內學生申訴程序仍在進行中,依本校相關法規,其退學處分即暫不予以執行,輔大一切依法處理,並未特別縱容加害者。
 我們也在此呼籲各界愛護輔大的本校師生及朋友們,能讓此事件平息,讓學校保護受害人的初衷能順利進行,這事件不要再影響整個學校的師生,使學校的發展不受到阻礙。我們靜待本校性平會委託校外委員對本校及心理系工作小組除違反性平法之外,還有何違失之處,乃至於監察院對本校的調查。我們不要再有無謂的爭辯,因為那最受傷的還是受害的學生和心理系的同學,希望天主俯聽我們的祈求,讓輔大校園重回寧靜,以弦歌雅樂撫平過去帶來的哀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