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4日

學生衝進輔大性侵案記者會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台北報導/2016,9,24】
抗議校方:畏懼輿論 拿心理系及夏林清當代罪羔羊
近十位輔大心理系學生昨天(9/23)下午闖進輔仁大學記者會,抗議學校輿論辦案是非不分。學生本來要至記者會旁聽,但是在門外被人阻擋產生衝突,同學高聲敲門要求參與,最後校方同意讓抗議學生進入記者會現場。學生高舉「抗議輔大,輿論辦案,是非不分」的大字報。心理系同學指責學校「難道也要像處理輔心案一樣黑箱作業,連公開記者會也不給學生參加嗎?」
抗議學生認為,校方在輔大性侵案件的處理過程中,不但資訊不公開還自失立場,最後更礙於社會輿論壓力,亟欲平息眾怒,而讓輔大心理系以及社科院院長夏林清成為代罪羔羊。現場同學並說,校方知道心理系工作小組進行教育輔導工作在先,過程中支持,當時也沒有表達不妥,還使用了工作小組的報告,現在壓力來了就改口,又認為輔大心理系違反性平法令,根本前後矛盾。吳志光教授反駁,校方有看了心理系工作小組的報告,但是沒有使用。
抗議學生表示,先前在919日至教育部陳情,得知今年6月份教育部因檢舉展開調查,成立調查小組展開調查,但身為被調查對象的心理系工作小組卻完全沒被通知;校長代表學校前去接受教育部調查,也沒有找重要的被調查人心理系一同前往。到919日學生才知道教育部性平會調查報告已經出爐,直到現在輔大心理系也未取得任何公文與調查報告。學生表示,在心理系缺席的情況下,教育部根據二次心理系工作小組的書面報告及一位訪談校方代表(校長江漢聲與性平會顧問吳志光)調查,就做出輔大心理系違法的決議,整個調查過程根本違反程序正義。
輔仁大學吳志光教授在記者會中承認校方在第一時間沒有啟動性平機制,確實有督導不周之失,但是該說法遭現場同學反駁。同學說,校方過去處理性平事件,一向採取當事人主義,當事人若不告則不理;根據這個原則,校方並沒有錯。為何因為社會壓力來了就認錯。同學還說,輔大性平機制是吳志光教授設計的,有其進步性,吳當場點頭;學生進一步追問,校方怎可自失立場,因壓力而前後矛盾,到現在,反而進退失據。吳教授對此轉移焦點,沒有正面回應。
關於心理系工作小組違法一事,輔大吳志光教授說,根據輔大工作小組提供的書面報告中,心理系有訪談一些學生就涉及了調查,因此違法。在場同學質疑,親友同學慰問,問了案情,也是調查嗎?再者,此案當事人想要瞭解當時案發狀況,也邀心理系老師一起回顧釐清;更何況,工作小組朝向的是教育輔導根本不是要調查,怎麼可以僵化定性。工作小組成員呂同學在現場提出,當初成立工作小組是透過輔導進入事件相關同學的主觀感知,形式上跟調查完全不同,是協助學生就他們主觀陳述自己的版本。尤其工作小組的報告形式內容與性平會的調查報告,完全不同,怎麼可以說是「調查」。
記者會中學生代表質問,將社科院夏林清院長停職的法源依據為何?學術副校長袁正泰表示,是「暫時停職」。吳志光教授則回覆,依據「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第25條,以行政單位採取相關必要之處置。在場人士追問,夏林清在配合輔大性平會委員調查時,三位調查委員告知其為「協助調查」的身份;輔大校方卻在記者會現場,說夏林清是「被調查人」,根本矛盾。現場同學批評校方此舉根本是玩兩面手法,前後矛盾,實在可惡。 
最後抗議同學表示,外界不明是非捕風捉影也就罷了,沒想到校方也跟著隨影亂舞,只為了快快平息社會輿論,抹煞就要釐清的事實。整個案件,輔大校方荒腔走板,輿論辦案、畏首畏尾,未秉持公開透明,又對師生的自由言論進行威嚇,無視師生主體,校方應將所有調查處理程序公開透明。針對校方目前仍在進行性平調查的過程,在調查結果尚未出爐前,不該違反程序正義,進行任何對於輔大師生的懲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