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

我的學弟徐國勇---陳漢墀

註:徐國勇是前台北市議員徐佳青父親的堂弟

10/1接任行政院發言人的徐國勇,是我母校中興大學社會系的學弟,太太張錫月老師(祖籍山東,台灣出生)則是他在師專求學時認識的,他預官28期到金門當海軍補給官,我則是預官15期馬祖北竿的空軍防砲部隊行政官。

徐國勇1958年6月7日生於台北(58歲),早年家庭環境不佳,國中畢業後,父母已為他安排好工作,以幫助家計,正值叛逆期的他,非常不滿,就搭公車遊台北,以舒解悶氣,當公車開到當時的省立台北師專時,讓他看到學校單獨招生的布條,正好是報名的最後一天,於是他立刻回家向伯父借了250元報名費,及時報考,讓他幸運的考上普師科啟智教育組(特教系前身),也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

師專畢業後分發到他的母校台北市龍山國小,教了3個月他接到兵單要服役海軍,當時預官28期海軍的補給官全國有40個名額,其中只有2個名額要去金門,其餘都留在台灣本島當「涼涼」的軍官,想不到輪到他第10個抽籤,就抽到金門,好在海軍待遇較好,在服役中可以回台休假,不像陸軍,一到金馬等外島,除非退伍或部隊移防,才有可能回台,所以大家對抽到「金馬獎」,心裡都有一番難以形容的滋味。

      親歷高雄事件
在服役那年(1979年)的12/10,他住在高雄國軍金馬賓館,等待隔天搭船返回金門,晚上很無聊,就搭上高雄的公車到處逛,當公車經過一個公園時,看到很多人在聽演講,在好奇心的趨使下,他就下車聽一聽,沒多久,就看到便衣鎮暴警察見人就打,人群就跟著騷動、推擠,他可以確定:打人者必定是軍人,因為那時他在服役中,打人者雖然穿便服,但是軍人的氣質一望即知,這是轟動國內外的高雄美麗島事件。回到金門部隊,他不敢提起這件事,如果真相讓長官知道,肯定當兵當不完,麻煩多多。

不過他深入思考:政府為何如此專制呢?為何打人還要誣賴老百姓呢?所以退伍後,他就離開了師專生一定要加入的國民黨,轉而支持民主運動,但是只敢默默的支持,不敢站出來。

        律師這條路
徐國勇當年回到母校台北市龍山國小教書時,全校包括校長在內,至少一半是他讀小學時的老師,而訓導主任李土城則是他小學4年級的導師,曾因家中田地遭侵佔而興訟,這件事讓他
堅定以讀法律考律師或司法官為目標。

退伍回來後,他插大考上中興大學社會系2年級,他決定3年級時轉法律系,想不到學校的教務長不讓他轉系,即使降轉法律系就讀也不行;於是他立即辦休學,並嗆聲:一定要讀法律系。學校以為他是一時賭氣,也沒幫他辦退學,暑假過後,他插班考上中興大學夜間部法律系2年級,註冊時,學校才幫他辦理社會系退學,也因此,他明確的立定法律人的目標,讓他在未畢業時,就考上律師,著實讓很多人嚇了一大跳;因為當年的律師非常難考,全台每年最多僅僅錄取10餘個名額而已,甚至只是個位數,而錄取者平均是大學畢業10年以上,所以考上律師後,有些法律系的教授會開完笑的調侃說:真沒良心,還沒畢業就讓你考上!

        法律走向政治
台灣早期地下電台林立,就是要挑戰國民黨專制威權體制,綠色和平電台也在那時悄悄發聲,徐國勇受邀到電台主持法律節目,解答聽友的各種疑難雜症,自然也會就時政提出法律見解,終而漸漸走入政治評論的範疇,後來電台藉著謝長廷名號,取得合法執照,再藉謝的影響力募款,等到5,000萬元電台的基本財力募足就可以好好運轉,徐國勇後來受邀主持每日8時到9時「政治最前線」的評論節目,而環球電視台也請他主持「環球論壇」,使他由默默支持民主運動,轉而公開支持 ,從幕後走向台前,從廣播走向電視,從法律走向政治,包括候選人請他助講,他的生活已經讓政治多於法律了。

        議員到立委
2,000年總統大選宋楚瑜的興票案不起訴,讓身為律師的徐國勇非常不服,讓他決定對宋的興票案提出再告發,而曾為立委、行政院秘書長的卓榮泰也一直鼓勵徐出來參選,終於讓他順利選上台北市南港、內湖區的第九屆市議員,才就任2年,又因時勢所趨和選民力推,而選上立委,創下台北市議員只當半屆轉任立委的紀錄,也使徐不得不暫停律師工作,完全走入政治的不歸路。

        求學中的點滴

在台北市中興大興讀夜間部時,因為專心要考律師、司法官,除了上課的教室外,都是匆忙進出,不知學校其他的地方,甚至連台中校本部也沒去過,在海洋大學研究所求學時,因為忙著律師業務,除了研究生教室外,對海大的校區也非常陌生。真正讓他享受求學生涯,只有5年的師專生活。在那裡,他享受了無憂無慮快樂的學生生活,養成適應後半生的各種能力,國文寫作能力,辯論演講能力,都是在師專學到的,各種課外休閒能力,也是在師專養成的,他曾是土風舞社長,童軍的木章訓練,救國團的康輔活動也都歷練過,連太太也是在北師找到的,因此讓他覺得師專的這一段求學生涯特別值得回味。(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