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

台大學生:請正視當前之高教困境

 作為針對學術倫理風波發起連署的團體之一,台灣大學研究生協會與台灣大學 學生會希望社會各界務必冷靜且嚴肅地看待當前之高教困境。台灣當前的高教 結構性問題,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雖然這樣的消息難免令人震驚,但我 們連署的本意並非要引起不必要的指責與謾罵,更不是少部分政客、媒體,作 秀、隨風起舞的時機。我們希望透過本次事件,喚起社會對於高教議題的重視 。 在本案之委員會調查結果出來之前,我們呼籲外界(尤其是部分媒體、政治人 物)不應聚焦對楊泮池校長或任何單一個人的攻擊,或製造未審先判的錯誤資 訊。反而應正視當下高教體制失衡的議題。我們也希冀,調查委員會將有公正 的判準,並需要學生自治組織共同參與,一同了解爭議之始末及相關爭點,進 行階段性通盤的檢討加以防範。

 高教體制的重建之路:以開放合作代替封閉導致的對立 在國家財政困頓、國際高教競爭劇烈的背景之下,台灣的高教的確面臨了艱鉅 的挑戰。例如國際大學排名劇烈的競爭、各大專院校資源分配之不平均、高教 商品化、過往的廣設大學,造成當今之不可承受之重。前陣子充滿爭議的諸多 整併與裁校案、高教轉型與產業間的關係等等……都是目前台灣高教的現狀。 以過往的經驗來說,例如多年來學生工會所訴求,研究助理納入勞、健保的議 題,學生團體耗盡極大的力量進行議題之攻防。學權爭破了頭,卻大多得到無 法解決問題的答案,自然造成了教育單位與學權組織之間信任關係的破裂。 在歷年來,普遍只有被點出的現實,但沒有被解決的問題。這並非沒有人在高 教界中努力,只是在一個沒有共識和參與的狀態之下,諸多政策與方向,知易 行難、防弊多於互信。然而,也必須呼籲高教主管機關乃至於各校行政單位, 應將學生組織當作對等、可信任的合作夥伴進行真誠磋商與政策之討論。過往 家父長式的高教管理,已無法因應資訊快速流動的現代社會。 高教是個層層自我剝削的血汗產業 國家被認為投入「太多」資源在教育之上,但我們必須要說,與世界各國諸多 優良的大學比較起來,台灣對於高教的投注仍舊太少(例如台大每年預算僅首 爾國立大學的四分之一;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五分之一),在分配上更有「 重理工」、「輕人文」的現象。政府寧可將大筆的預算投資在諸多無效率的建 設、進行錯誤的政策投資、或者分配大筆預算在好大喜功的活動之上,卻始終 對於高教的環境及勞動條件沒有正視、改善。致使在僧多粥少的情形下,既無 總量管制、更無穩定經費挹注,致使學術界層層自我剝削、校際間惡性競爭。 對於基層教師及研究助理來說,長年被抑制的薪資,更幾乎無法學生安心地進 行學習、研究。在所謂「造假」風波的背後,與其對單一學校、單一個人進行 獵巫,我們更相信這是整個結構性的問題。 高教轉型的開放參與:可能的路徑 我們認為未來的高教轉型,應當需要相關主管機關(教育部與其他各個相關部 門)協助辦理相關的議題討論會,透過兩到三年的時間,讓師生甚至是公民共 同參與高教轉型的討論。它的議題可以是多面向、會議是多次的(如:1.高教 之公共性探討;2.大學法修正;3.學術倫理及審核機制的建構 4.高教勞動權益( 含教師及研究助理);5.高教預算之調整;6.一般綜合性大學、藝術大學、教育 大學、科技大學教研之分工...etc.),從制訂議程、討論、擬定政策的過程之中 ,希望各校師生與相關主管機關,可以進行有效並誠懇的磋商,並以之作為未 來台灣二十年甚至是五十年的高教發展政策白皮書,進行有共識的遠程目標。 學生自治組織願意與校方共同正視、改善這個情狀,一同為學生權益與更好的 高教環境進行努力。高教必須要有更好的環境,才會有更優良的國際表現與所 謂完備的學術倫理規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