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

嘉義中學大學長陳唐山回憶錄


CAT就業與蔡麗蓉赴美(收錄於第一章 第一個二十九年)
  大學時期,我曾到王子飯店擔任家教,所以畢業後,我的第一份工作也在王子飯店。一九五○年代,台北市的大型飯店較少,像王子飯店這種等級的觀光飯店更是鳳毛麟角,所以當時美軍顧問團、航空公司機師和空服員都是飯店常客。
  有一天,我和CAT(Civil Air Transport)的人聊天,知道CAT正在應徵空中少爺,聽到這個消息,心想這份工作,除收入不錯外,更可擴展視野,所以就到中山北路的CAT總部參加筆試。
  筆試結果公布,總共錄取三位,我是其中一人。接下來是口試,當時的主考官叫Mr.Green,他對我說:「Mark,我很想錄取你,但是你太削瘦,在飛機上無法給乘客安全感,不適合當空少。」但是他轉而問我懂不懂日文,因日本航空的業務都委託CAT處理,CAT這家公司從上海到香港輾轉來到台灣,欠缺日語人才,很需要一個同時會說英、日語的人,來做為三方溝通的媒介。這時候,我從小學開始就已打下的日文基礎終於派上用場,所以我進入CAT擔任地勤人員。
  當時出國留學,多數人選擇搭船橫越整個太平洋,只有經濟上較能負擔的人才會搭乘飛機;在CAT服務時,我偶而會遇到搭乘飛機出國的朋友,我和蔡同榮夫婦的一段趣事也發生在那裡,我差點讓他們成為苦命鴛鴦。
  我和蔡同榮是嘉義中學高中部三年的同班好友,到了台大以後,我念大氣物理,他則進入政治系就讀。念嘉中時,他的父親蔡閅是當時嘉義縣縣議員。每到下課時,蔡同榮就會吆喝我:「走!唐山仔,咱們來去議會,看我老爸有咧盹龜嘸?」兩人再步行到議會去找他的父親。
  蔡同榮從小就展露領導才華,對於公共事務特別感興趣。大學時期,他曾突圍當選台大學生聯誼會會長,解構了當時黨國校園控制的神話。一九六○年六月十九日,他與陳榮成、羅福全、張燦鍙、黃崑虎、侯榮邦等六十餘人在關仔嶺召開秘密會議,內容涉及台灣獨立和批判國民政府,這場集會後來被稱為「關仔嶺事件」。那個年代參與這種會議,需要極大的勇氣,這場會議要角都是我的同學和好友,而當時我正好在澎湖服役,所以錯過那場盛會。
  後來,參與者之一的劉家順被警備總部逮捕,事件曝光後,不少人已經出國留學,雖免於被逮捕的命運,但還是被列入黑名單,蔡同榮就是其中之一。當時被列入黑名單,連親友出國都會受到連累,所以蔡同榮的太太蔡麗蓉(當時還是女朋友)為了趕到美國與他會合,悄悄辦理出國。
  話說,蔡麗蓉來到CAT的時候,遠遠看到我卻刻意把頭壓得低低。我心裡不禁嘀咕:她明明有看到我,卻視而不見,故意不跟我打招呼,我心想,這女人還真善變,好友蔡同榮前腳剛到美國,伊就移情別戀,我越想越不對勁,故意拉開嗓門對她喊說:「麗蓉啊!汝是要去美國找同榮是否?」想不到蔡麗蓉臉色一青,辯說:「伊是誰人?我不認識他。」
  蔡麗蓉的怪異反應,我一直放在心裡,直到赴美留學才向蔡同榮求證,沒想到換來蔡同榮一陣幹譙,他告訴我:「伊就是怕被人發現要來美國找我,才刻意保持低調,當時卻差點被你嚇破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