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日

瓊瑤新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新北報導/ 2017,8,1



 瓊瑤出新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 談「善終權」
昨拿新書探視平鑫濤 瓊瑤:「我做到了,也完成了。」

國寶級作家瓊瑤寫下65部膾炙人口的暢銷小說,她的最新作品,也是首部非文學著作《雪花飄落之前》由天下文化出版,寫的不是年輕人轟轟烈烈的戀愛,而是一對真實恩愛的老夫老妻,如何面對「老年」、「失智」、「插管」、「死亡」的態度,是瓊瑤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今日()鮮少出現在媒體前的瓊瑤特地出席新書發表會,希望新書引起社會對「善終權」重視與討論。瓊瑤娓娓訴說,這三四年來,她是為了照顧平先生而活,而不是為自己,面對失智症,她仍在學習。她相對的是相愛半世紀卻再也記不起她的伴侶,她面對的是每天不同的狀況,即使心力交瘁,即使崩潰,她頂多關在房間崩潰大哭一場,卻堅持在負能量中找到正能量。平先生在未失智前曾寫下不願插管的心願,因此對於他的現狀,瓊瑤一直有很深的愧疚。雖然每天夢到他,但唯一記得的是平先生在夢中拿著一疊稿紙,要她寫。瓊瑤表示,平先生放棄了自己的善終權,就是要她寫出這本書,讓社會討論善終權。

瓊瑤還跟大家坦誠,因為平先生大她11歲,幾年前,瓊瑤便央求平先生訂個自覺活夠的日子,她願意伴他安樂離開。但平先生認為人是自然而來本該自然而走,人不該用人工的方式離開,也不該用加工的方式活著。瓊瑤說,這本書就是平鑫濤的心聲,她不是為自己而寫,而是為他而寫。昨天她也拿著剛拿到的新書去看了平先生,因為這是一本平先生要她寫的書,在寫的過程中雖受了許多反抗與委屈,但仍含悲忍淚完成了這本書。即使平先生完全不知道也看不見,但她想拿著書對他說:「我做到了,也完成了。」

對於斷捨離的體會,瓊瑤表示:死,是絕對捨不得;離,如果你真的愛他也離不開,所以她才想要預約美好的告別;斷,是無可奈何。如果你把他的生命變成延長死亡,只見他一天不如一天,卻必須躺在那裡任他記憶、意識盡失8年或更長,這對充滿活力的平先生而言是他最不想要、最最悲慘的人生。所以她才會說,愛到極致是把痛苦留給自己,對最愛的人放手。

        瓊瑤自認65本小說是她為皇冠奉獻一生的證明,她期盼藉由這本書,能讓平家的孩子理解自己對平先生的愛,也希望有一天他們想通了,她願張開雙手擁抱他們,一起為平先生傷心難過。而她也會以一貫從負能量中找到正能量的態度,讓自己65本小說重生,更計畫跟孫女陳可嘉出版繪本,讓孫女的畫道出瓊瑤的故事。

此外,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王力行發行人表示,《雪花飄落之前》是瓊瑤第一本不是在皇冠出版的書、是第一本非文學著作,也是第一次出現在這麼多媒體面前。瓊瑤的小說多來撫慰了許多空虛的心靈,也為讀者帶來人生的夢想。接著王發行人提到齊邦媛在年屆八十歲時獨自搬到「養生村」開始「新養老觀」,在獨居中找到自由與自在,甚至完成鉅著《巨流河》(天下文化出版)。齊老師的新養老觀就是:每個人都可以依自己的觀念與能力選擇想要的晚年生活。結合瓊瑤倡導的「善終權」,正是離開公聽會、立法院等嚴肅的場域,用一個感性的方式,跟她愛的、愛她的人以及和社會對話。希望透過這本書,讓社會一起思考何謂活著,何謂死亡。

最後,高希均教授也提到,今年是天下文化35週年,一直秉持以書傳播進步觀念。40年前,他因沈君山教授的介紹認識瓊瑤,卻在今年才終於看瓊瑤的作品──《在雪花飄落之前》的書稿,也將心得收錄在新書中。在今年去清華大學畢業演講時,特地到宿舍看了第三次中風至今的沈教授,只見他插著管子完全沒有表情,就這樣過了十年毫無反應的人生。當一個人面臨死亡,最親的人有很多選擇,而「善終權」,就是讓親人不要加工活下去。這本書和傳播進步觀念產生交集,台灣正面對高齡與少子化,社會更該拋開禁忌,好好面對、談論死亡。

        會中也分享瓊瑤首次為新書接受專訪與拍攝的影片。瓊瑤在影片中表達,最大的愛就是讓他善終。愛的極致,是要學會放手。放手不等於放棄。這是一本講「善終權」的書,寫出一對老夫老妻真正面對衰老,生病,失智,死亡的問題。醫學是為了救人的命,不是在延長死亡。

【瓊瑤專訪】 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的最後一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