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深蹲監督新北議會出爐,啞巴議員不質詢幹啥


圖:左至右,桃園在地聯盟代表黃仲豪、台南新芽理事長嚴婉玲、地深蹲協會理事長曾柏瑜、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均對監督新北議會提出看法。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新北攝影報導/ 2018,7,31
        今(31)日,新北市在地深蹲協會第三度公布新北市議會監督報告。經過一年多的監督與倡議,新北市議員的平均質詢率自33%成長到了45%。雖與桃園市議會同會期質詢率86%、第九屆立法院質詢率普遍高於7成,新北市議會的成績顯然仍有很大進步空間。
        本次質詢率100%的議員有高達10位,分別是是第二選區(新莊、泰山、五股、林口)黃林玲玲、何淑峯;第三選區(三重、蘆洲)李坤城;第四選區(板橋)周勝考、何博文、王淑慧;第七選區(土城、樹林、三峽、鶯歌)蘇有仁 、陳世榮、洪佳君、林銘仁。
        本次質詢率掛0的議員首度降到5位以下,分別是第一選區(石門、三芝、淡水、八里)蔡葉偉;第三選區(三重、蘆洲)陳幸進;第四選區(板橋)曾煥嘉。值得注意的是,陳幸進、曾煥嘉二人已經連續3次定期會未曾出席質詢,自行放棄質詢職權,實在有愧於選民所託。
        在地深蹲協會理事長曾柏瑜表示,經過兩次定期會的監督,本次會期出現了議員一早至議會排隊登記質詢的情形,更有議員主動聯繫協會希望提供相關資料。相較於首次公布質詢報告時受到議員的質疑與施壓,現在許多議員甚至拿著監督報告公布的資訊作為「政績」爭取選民認同,可見有監督有差。
        然而,曾柏瑜說,雖本次平均質詢率有明顯提升,但因許多議員已熟悉監督報告的評分模式,為衝高質詢率,本次「共同質詢」的比例明顯提高許多。有些議員僅質詢短短幾分鐘便了事,局處首長甚至還沒聽清楚問題就已經結束質詢。為了平衡此一現象,本次監督報告增加了「單次質詢時間少於4分鐘」的標準。
        曾柏瑜強調,議員的質詢品質絕非是「時間、次數」可以量化。因此本次僅羅列出少於4分鐘的數據,並無加減分。然而,透過量化這樣數據,可發現這樣的狀況在特定議員身上有頻繁發生的跡象。她舉例,例如第三選區(三重、蘆洲)的邱婷蔚,僅有的兩次質詢裡面兩次皆未達4分鐘;第五選區(中和)的陳錦錠,前兩次定期會質詢率都為0%,這次提升到5次質詢,卻有高達4次未達4分鐘;第八選區(新店、深坑、烏來、石碇、坪林)的陳儀君11次質詢裡面也有5次未達4分鐘;第十選區(金山、萬里、汐止)的沈發惠,僅有的一次質詢亦未達4分鐘。曾柏瑜表示,未來將朝向質化監督的方向,逐漸修正議會監督報告,提升新北市議會的問政品質。
        曾柏瑜也再次重申監督立場。三次監督報告對新北市議會提出的的四點建議,包括「開放委員會分組審查直播」、「議案格式應以可再利用格式公布」、「優化民眾近用市議會網站」、「公布書面質詢內容」,在這個會期新北市議會依舊沒有採用,她希望在未來的會期新北市議會能加以重視。
        對於議員配合款的公開資訊,曾柏瑜認為非常不利於公民監督。她認為,除了現行主計處公布的議員地方建設建議事項、款項之外,應公布議員對於地方社團的補助內容、項目,打造公開、透明的議會環境。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張宏林表示,肯定新北市在地深蹲協會的監督,並認為全台各地都應該有議會監督團體監督地方代議士。對於議員質疑民間團體有什麼資格監督議會,張宏林說,任何人都有監督議會的權利,他也反問,新北市議會裡面有誰當過市長,不然為什麼可以監督市長?
        台南新芽理事長嚴婉玲表示,台南新芽於兩年前成立,這兩年來剪輯了許多台南市議會荒謬的質詢片段。她認為,地方的選舉完全是「權跟錢」的交織,台灣民主的深化應該要從地方議會開始做起。
        桃園在地聯盟代表黃仲豪表示,桃園的議會監督從2014年開始做起,從一開始質詢率只有25%到現在86%,他認為有監督真的有差。新北市議會本次是首次低於5位質詢率為0%的議員,黃仲豪說,桃園市議會除了被判刑收押的之外,基本上完全沒有質詢率掛0的議員,他認為新北市議會真的應該好好檢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