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3日

期貨大屠殺散戶被坑40億,事情鬧大期交所董總換人做(獨家)


圖:期交所新任董事長許虞哲(右)在監察人孫天山(中,群益期貨董事長)監交下,由前董事長劉連煜(左)手中接下印信。(期交所提供)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台北報導/ 2018,7,23

臺灣於今(23)日上午9時舉行董事長接典禮,新任董事長由前財政部長許虞哲接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財政部次長蘇建榮、證局局長王詠心、證董事長許璋瑤、商公會理事長糜以雍、券商公會理事長簡鴻文,及證券暨貨週邊單位董事長、總經理等貴賓蒞臨觀禮。

典禮由監察人孫天山監新任許董事長自前董事長劉連煜手中接下董事長印信。

瞭解內情者指出,交接典禮非常熱鬧,董事長劉連煜回學校、總經理邱文昌退休,其實是有很大的內幕,相關的詳情如下:


(自救會強調)期貨商操弄價格坑殺散戶40

(三月六日)一早數十位期權受害者聚集在金管會前,要求金管會調查期交所有無失職放任期貨商屠殺散戶。

二月六日台灣加權指數下跌527點跌幅4.8 %,估計當日市場損失超過40億,違約金額高達13億元,創台灣史上最大違約交割案件,散戶哀鴻遍野,期權交易人喊冤。受害者表示二月六日一早,部分期貨商一開盤就開出第一槍,逕自以市價沖銷保證金不足的客戶的全部單子,造成買賣權同時大漲,再依照被操弄扭曲不合理的價格計算客戶保證金,再把第二批保證金不足的客戶的全部單子,不管多單空單價差單組合單,全部以市價平倉,造成買賣權在開盤十分鐘內雙雙漲到漲停板,而選擇權漲停板並非10 % ,以二月六日選擇權來說,部分序列的價格漲幅高達近千倍。

受害者表示,選擇權是賭加權指數的漲跌,買賣權分別代表多空兩方,加權指數能在同一分鐘同一秒鐘發生漲停板根跌停板兩個價位嗎?這根本是國際笑話,台灣現行的交易制度有結構性缺陷,原本只是一個小地震卻能引發大海嘯,全部的期貨商依規定在同一時間倒出全部客戶的全部單子,並且全部以市價平倉,才是是推升價格的主要原因,出現這麼離譜的價格,期交所竟然說這是市場機制,並發新聞稿指責交易人未適當控管資金及風險,選擇權價格突然飆漲數倍至千倍,再優質的交易人也不可能放數倍至千倍的保證金在戶頭,如果風險真的這麼高,期交所訂定的保證金金額是否過低?受害者表示,這次事件絕不是交易人風控不良,相反的是期貨商的風控失控,一,全部立即市價平倉造成價格扭曲異常,二,不管台指期貨下跌加權指數下跌,還把做空的部位反向平倉造成交易人鉅額損失,三,部分交易人的組合單原本已經鎖住風險,卻被期貨商亂砍亂殺造成風險無限,卻要求期權交易人買單?

期交所強調期權交易是零和遊戲,有人輸錢也有人賺錢,既然有這麼多無辜散戶,是否有禿鷹坑殺散戶?是否有期貨商拿自己的客戶祭旗,血洗自己的客戶?去年8月台指期貨曾經瞬間下跌一千點,價格迅速回穩,部分市場老手認為是禿鷹襲擊台灣期貨市場,只是並未成功,期交所在今年一月推出動態退單機制保護期貨交易,卻沒有把選擇權納入,讓選擇權成為禿鷹眼中的肥肉,這次襲擊成功散戶死傷慘重,期交所趕緊發新聞稿說明年會推選擇權保護措施,這是否等於變相發出邀請函,歡迎禿鷹今年宰殺散戶?盤前有退單機制,盤中應用熔斷機制,盤後可以剔除不合理的極端價格,在美國已行之有年,期交所每日幾十億資金在流動卻沒有任何保護措施,任由交易人曝露在高風險的交易中,受害者要求金管會迅速責成專案小組調查期交所是否失職,期貨商是否涉嫌操縱價格坑殺散戶,並要求期貨商賠償受害者的損失。

(自救會怒指)散戶慘賠元大澳帝華海削14  金管會不查?

二月六日台股大跌542點跌幅4.8%,因期權交易系統缺陷引發骨牌效應,造成「期貨選擇權大屠殺」,估計散戶損失高達40億元,申報違約金額高達14.4億元。日前期貨商公佈二月營收,元大證券大賺9.8億元,第二名澳帝華營收4.5億元,前兩名營收加起來正巧是14.4億元,讓選擇權慘賠的散戶懷疑自己的錢是不是進了禿鷹的口袋,受害人要求金管會徹查期貨商是否涉及操縱價格及內線交易。

受害人表示現行的期權交易制度有嚴重的漏洞,一個小地震就能引發大海嘯,只要觸發保證金不足25%的引爆點,全部的期貨商在同一時間倒出全部的客戶的全部單子,並且全部以市價平倉,造成買賣權在開盤十分鐘內雙雙漲到漲停板,不論看多或看空的投資人全部慘賠出場。

受害人表示元大證券一月營收1億元,而二月只有13個交易日,卻能大賺9.8億元,讓人不禁懷疑元大證券是否參與屠殺行動,更懷疑元大期貨左手砍殺自己的客戶,元大證券右手大賺投資人的血汗錢,受害人表示雖然元大證券與元大期貨名義上是兩家公司,實際上都是元大金控的子公司,這是嚴重的道德瑕疵,請求主管機關撤查元大證券是否涉及內線交易等不法情事。

而二月營收排名第二名的澳帝華更是一家低調神祕的期貨公司,僅承作自營業務並無經紀業務,登記員工9人卻幾乎年年進入期貨商營收排行榜,去年營收為4.5億元,而今年二月13個交易日就賺到去年整年的營收。受害人表示澳帝華現任董事王中愷為前期交所總經理,完全了解台灣期交所的缺失與現行期權交易的漏洞,是否利用交易漏洞引爆二六期權大屠殺,受害人要求金管會調查並公佈真相。此外,是否還有不需要公佈營收的外資法人參與這場大屠殺,受害人要求相關單位應儘速偵辦並嚴懲擾亂金融秩序不法獲利的公司法人。 

 (自救會說)金管會維護期貨商 散戶街頭抗爭


11日)上百位期權受害人集結在證期局前,抗議顧立雄多次與期交所期貨商開會,卻不願意花點時間聽聽受害人陳情,把受害人當皮球踢來踢去,讓受害人奔波在多個申訴單位卻沒有任何結果,受害人要求與顧立雄對話,並要求金管會盡速召開協調會,釐清責任賠償受害人損失。

二月六日台灣爆發選擇權大屠殺,堪稱世界金融史上最荒謬怪誕的事件。二月五日美股下跌1175點,二月六日早上8:45台指期貨開盤下跌284點跌幅並不重,十分鐘後代表加權指數多空兩個方向的買賣權同時漲停,無論看多或看空的投資人全部慘賠出場,前美林證券交易員戲稱這是另類的台灣奇蹟,地球表面第一次發生這麼可笑又離譜的事情,整起事件經由網路傳播,已經引起歐美同業的關注。

分析二六選擇權大屠殺的主要原因有三點,一,期貨商內控不良,二,期交所交易制度缺陷,三,禿鷹利用漏洞大吸血。在期貨商內控的部分,部分期貨商並未落實客戶財務徵信,即提供一般投資人SPAN(整戶風險保證金計收方式)以及保證金最佳化,讓交易人得以十分之一的保證金進行交易,價格只要有一點波動,投資人水位不足,馬上面臨斷頭的窘境。部分期貨商風控人力不足素質太差,不論客戶持有多單空單價差單組合單均無差別一鍵砍倉,造成買賣權同時飆漲,再以無腦平倉買出的高價計算客戶保證金,把第二批第三批優質客戶的單子全部倒出來,有如滾雪球不斷墊高價格,造就開盤十分鐘買賣權同時漲停的笑話。期貨商以漲停價強制平倉,反而擴大投資人虧損,完全違背了善良管理人的職責,期貨商原本是客戶的最後一道防線,沒有幫忙滅火反而火上添油,應該要保護客戶卻變成了劊子手。期貨商的疏失還有砍倉前沒有發出高風險通知,沒有給予交易人補足保證金的時間,甚至有部分期貨商在事情發生之後,連客戶的風險指標是如何計算也講不清楚,無法舉證砍倉的正當性。期貨商有這麼多明顯的疏失,卻未見金管會開罰。

而期交所訂定的交易機制有嚴重缺陷,期交所宣稱訂定的保證金能涵蓋一日風險,實際上在二月六日當天卻是一分鐘的風險都無法涵蓋,以二月六日的情況來說,約需十倍以上的保證金才不會被強制平倉出場,另外期交所引進SPAN以及保證金最佳化,卻沒有人說得清楚到底如何計算,只知道以SPAN計算保證金只需一成,需要十倍保證金卻讓交易人用十分之一來交易,期交所等於在選擇權的市場裡埋下了核子彈,二月六日事發後,幾乎所有的期貨商都停用SPAN及保證金最佳化。期交所強調造市商在週選、近月及次近月價平上下五檔共56個序列有造市義務,然而這些序列原本交易量就大何需造市?期交所既然開出1300檔選擇權,有一千多檔沒有造市商沒有交易量當然會出現極端價格,更可笑的是無論價內、價外甚至深價外的漲停點都是大盤的10%,造成越價外漲幅越高,例如三月13200的買權在二月六日曾經來到漲停板1050最後收在1點,盤中漲幅高達一千倍。國外行之有年的動態退單機制,盤中熔斷機制,盤後取消或調整異常交易機制,台灣期交所全部沒有,每日幾十億資金在市場流動,卻完全沒有任何監管與保護措施,投資人原本信任期交所,以為自己開的是賓士車,卻沒想到竟然是冒牌拼裝車,既沒有煞車也沒有保險桿,一不小心擦撞就會火燒車。期交所應隨時監控市場狀況,如發現異常現象可以限制受託買賣以及交易數量,甚至暫停交易,但是期交所在當天卻是毫無做為,已經違反期交法第16條。期交所有這麼多缺失,受害人去金管會檢舉,金管會竟然發函要求期交所檢討,球員兼裁判能給受害人合理的解釋和適當的處置嗎?

二月六日當天散戶估計損失40億,申報違約金額高達14.4億元,受害人不禁要問到底是誰把錢搶走了?是誰在價格漲翻天之際,還有數十億閒置資金賣出選擇權?如果沒有事先準備好資金是吃不下這塊大餅的,種種跡象都顯示市場隱藏著看不見的黑手。依照期貨商公佈二月營收,六家造市商二月就賺了二十多億元,元大證券自營部獲利10億元是一月獲利的7.6倍,澳帝華期貨獲利5.2億是一月獲利的4倍,群益期貨獲利3.6億是去年整年度獲利的3.4倍,元富證券期貨自營部獲利9.5千萬,國泰證券自營部獲利7.3千萬,統一證券自營部獲利6.7千萬,這些造市商是否為了自己的營收操弄價格,完全不顧吃相太難看,砍殺自己的客戶掠奪散戶的資產?另外是否還有不需要公佈營收的外資法人參與屠殺行動?至今仍未見到金管會及檢調單位展開調查。

所有受害人都是正直守法的好公民,願意承受自由競爭的市場價格,承擔合理的交易風險,但不是被操弄被扭曲的不合理價格,也無法接受因交易制度不全帶來的風險,金管會無做為放任期交所與期貨商亂搞,讓受害人一分鐘背負三輩子也無法償還的數千萬元債務,有些人不敢說獨自悶著天天想死,說出來的遭受親友指摘更不好過,金管會和期交所已陸續修正交易機制,卻未對受害人做出適當的處置,金管會能否盡速釐清責任賠償受害人損失,不僅考驗顧立雄的智慧,同時也檢驗小英政府的執政能力。 

(自救會哀)期權交易爭議不斷 受害人求償無門

自二月六日台灣爆發選擇權大屠殺事件至今超過四個月,期交所期貨公會已陸續修改規定,補正交易制度的漏洞與缺失,修正內控內稽作業流程,避免屠殺事件再次發生,卻遲遲未對受害人提出補償措施,許多受害人不僅資產被掠奪,還被期貨商追討債務,求償無門身心俱疲。

二月六日早上台指期貨開盤下跌2.6%,十分鐘後代表指數多空兩個方向的買賣權雙雙漲停,各序列漲幅從五倍到千倍不等,95%的買盤都是來自期貨商執行代沖銷的委託單,發生如此偏離行情不合理的價格,期交所竟然說是市場機制,並發出新聞稿指責交易人未適當控管資金及風險,原本保證金交易是為了讓資金運用更加靈活有效率,依設計只需準備3~4%的資金便可以操作期貨與選擇權,一旦保證金不足補足即可,期交所業務規則第57條規定,客戶保證金不足時應立即通知客戶並限期補足,但二月六日幾乎所有的受害者都沒有補保證金的機會與時間,期交所聲稱不立即砍倉,虧損持續擴大會造成更多糾紛,事實上從過去的案例來看,砍倉的虧損全部都是由交易人承擔,在被迫砍倉的當下卻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看著期貨商把錢從口袋裡淘走,這才是爆發大規模抗爭的原因。

二月六日事件最大爭議點在於期貨商砍倉太過粗暴,期貨公會在102年片面宣布期貨商""代為沖銷之交易條件及相關事項之約定,改為期貨商""代為沖銷,二月六日全面執行代沖銷的期貨商現今要面對高額的違約金,而沒有徹底執行代沖銷的期貨商不僅保護了公司也保住了客戶,造成這次屠殺事件的根源只是一個約定並非法令,金管會僅備查不負責審核,這麼嚴重的缺失到底該歸咎於誰?另外,依期交所規定交易人保證金不足時應發出高風險通知並限期補足,約定之時間不得晚於次營業日中午12時,當交易人帳戶風險指標低於25%時,期貨商應開始執行代沖銷作業,下午145分收盤前沖銷交易人全部部位。事實上當天有許多期貨商並未發出高風險通知,有些期貨商在發出高風險通知的同時即進行砍倉,並未給予交易人機會與時間補保證金,更多期貨商一鍵沖銷全部客戶的全部部位,造成價格暴漲,交易人不僅無力阻止期貨商暴力砍倉,還必須承受期貨商暴力砍倉的苦果。

針對期權受害者提出的交易機制缺陷及期貨商內控疏失,期貨公會提出多項改革措施:一,落實KYC,若交易人無法提供財力證明則限制其交易金額,交易保證金不得超過五十萬元。二,停止所有自然人及一般法人適用SPAN及保證金最佳化。三,針對流動性差的商品加收保證金,例台指選擇權價外5001000點保證金AB值加收20%,履約價超過1000AB值加收50%。四,期貨商應與交易人約定代沖銷比率、順序、方法及委託單種類,譬如代沖銷時優先處理釋放保證金最多的部位,或損失金額最多的部位等等。五,期貨商代沖銷第一張委託單不得使用市價委託,第一張委託單無法成交應進行詢價委託,並全程禁止使用漲跌停ROD委託單。針對期權受害者提出台指選擇權造市商不造市,商品缺乏流動性,價外漲幅大於價內以及價格保護機制等等問題,期交所推出新措施將台指選擇權造市者報價範圍擴增一倍,並限縮期貨選擇權的漲跌幅,並提出明年將推動選擇權動態價格穩定措施。

二月六日爆發選擇權大屠殺,也暴露出台灣期權交易機制的漏洞,價格容易被操控被扭曲,交易人處於食物鏈底端被坑殺被不公平對待,讓投資人對選擇權市場失去信心,四個月來成交量萎縮超過三成,期交所和期貨公會亡羊補牢,推出各種改革措施,面對二月六日受害的交易人,卻遲遲無法提出任何補償措施,自救會成員表示如果小英政府不能妥善處理盡速補償受害人損失,下半年將會發動更大規模抗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