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5日

《人間雜誌展》台灣史殘酷紀實

【數位網路報記者陳漢墀/25日台北報導

「人間的眼睛」見證歷史 

攝影的最大目的,就是紀錄,尤其是對於過往沒有網路、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來說,攝影師,就是時代的見證者。

《人間雜誌》雖然已於1989年停刊,但該雜誌對於社會陰暗面的關切、紀實的攝影風格,讓他們無疑在台灣史上佔據一席之地,24日在台北市的飛頁書餐聽舉辦了一場「人間雜誌展覽專題演講」,由過去任職於《人間》的記者蔡明德主講。

蔡明德為新聞本科系出身,當時的頂頭上司就是創辦人、大名鼎鼎的陳映真,他在《人間》採訪多年,陪著雜誌社走入句點,後《攝影之聲》採訪他時譽之為「人間的眼睛」,當然,他也是親和、幽默的「蔡桑」。

回顧過去與陳映真的來往,蔡明德笑說有一次請他審稿,稿子回來以後被寫上一個看不懂的字,「結果是寫『rewrite』,要我重寫,真是昏倒。」

資訊不流通的時代,難以想像的事情依舊在發生著,蔡明德從官商勾結的盜墾林木,講到轟動一時的命案湯英伸事件、內湖垃圾山、礦工悲歌,是回憶,也是社會悲劇。

蔡明德表示,當時他跑垃圾山的新聞已經跑到「將垃圾車當作採訪車」,「遊民、更生人、社會邊緣人,只要你願意,就可以去撿你要的東西,當自己的老闆,那是一個時代產物。」

無獨有偶,「亞泥案」最近因導演齊柏林意外墜機身亡引爆輿論,這類的環境議題也讓資深媒體人蔡明德相當無奈。

《人間》報導的形形色色當中,湯英伸事件極具代表性。湯英伸是鄒族人,為了生活從阿里山踏進台北市,卻誤入求職陷阱,不只欠錢,還經常遭到老闆辱罵、毆打,1986125日,他終於情緒失控,打死雇主夫妻與其女兒共三人,犯後自首。

「其實當時會做這個故事,主要是為了黃春明。」蔡明德說:「他跟陳映真說,《人間》是最需要了解這件事的媒體,於是我就跑去阿里山找湯家人,才把背後的故事找了出來,真的很令人難過。」

著名作家黃春明之所以如此關切湯英伸事件,蔡明德表示那是因為他本身就是很兇悍的人,「他年輕的時候也是到處打架,甚至還打過教官,從台北打到屏東,才勉強把書念完,所以他可能比較有感觸吧,就請我們做專題。」

湯英伸事件牽扯層面已經超越單純刑案,包括原住民議題、種族歧視、勞工問題,甚至還引發廢死討論,當時的總統蔣經國也曾表達關切。

飛頁文創的圖書管理員陳學祈表示,雖然《人間》停刊,它在台灣的影響力是超越時間的,也帶起後來的報導攝影與紀實風格,話才說畢,活動現場就有人透露自己正是因為讀了《人間》才就讀新聞系,現在也成為記者。

台灣的媒體生態已經「演化」至史上從未到達的「地步」,回頭看看《人間》這樣充滿關懷、紀實的雜誌,或許有種百感交集。


「人間雜誌展覽」即日起在飛頁書餐廳舉辦,展期約一個月,有興趣對台灣史「回頭」的民眾歡迎入場參觀,相關訊息請洽Facebook粉絲團「飛頁書餐廳」(https://www.facebook.com/pagefly.books/)。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