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9日

信賴保護和不溯及既往並非單行道-----陳茂雄


<軍公教人員以信賴保護和不溯及既往的理由反對年金改革,納稅義務人是否也依該原則主張追回當年的調薪?>

新政府上台之後的重頭戲就是年金改革,軍公教及退休人員反對是意料中事,依正常人性,超過九成的人會積極照顧自己的利益,只有極少數人會為追求社會的利益而犧牲自己。既得利益者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可以理解,不過這一波的反年金改革者動作太大,且在網路上造謠,令人反感。
反年金改革者所持的理由,其中一個是信賴保護原則,他們主張退休金是政府與軍公教所訂的契約,不能由政府片面毀約,他們表示,當年有機會從事其他行業,最後選擇軍公教,就是考慮到退休金的因素,新政府沒有理由片面毀約。這種說詞好像很有道理,事實上是站不住腳,因為信賴保護原則不能只保護一方,犧牲另一方。
若要談信賴保護原則,不能只針對軍公教,納稅義務人一樣也可以持這種主張,以前軍公教退休人員並沒有十八%的優惠存款,後來才加進去,對納稅義務人來說,增加了負擔,更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讓納稅義務人多增加負擔,反年金改革者為何不提這一點?
0年代,屏東新成立私立美和中學,有師大畢業生志願到該校任教,當年的台灣師大畢業生可以分發到全國各高初中任教,但有人卻選擇到私立學校,因為私立學校的待遇較高。七0年代初期,高中教師的待遇只有二000元,然而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的月薪可以拿到六000元,顯然的,公家機構的待遇遠比私人機構低,但後來翻轉。
對納稅義務人來說,六0至七0年代,國家主人只花遠比私人機構低的薪資聘請軍公教,可是七0年代以後卻快速調薪,尤其是一九八六到一九八八兩年之間薪資翻轉兩倍,對納稅義務人來說,多付出太多薪資,是否有違信賴保護原則?別忘了,八0年代以後,私人機構的待遇遠不如公家機構,讓納稅義務人增加很大的負擔。
反年金改革者所持的理由是信賴保護原則,很奇怪,該原則為何只保護軍公教,沒有保護納稅義務人?台灣由於外來政權統治太久,多數人認定政府屬外來政權的,養成與政府切割的習性,而國庫屬政府的,與自己無關,因而不在乎國庫浪費多少錢。正常的國家,人民認定自己就是國家的主人,國庫是自己的財產,不能容忍政府浪費國庫,台灣就沒有這種習性,才能容忍反年金改革者顛覆政府。
反年金改革者所持的另一個理由就是任何變動應該不溯及既往,這也只站在軍公教的立場思考,減少待遇時就提不溯及既往,增加待遇時為何不談不溯及既往的問題。依據不溯及既往的觀點,軍公教調薪應該只針對新進人員,可是每次調薪都是雨露均霑,主張不溯及既往的人應該將歷次調薪所增加的錢吐出來,再談不溯及既往的問題。
為自己爭利是人之常情,但要講理,爭自己該得的,不要拖垮國家財政,讓多數納稅義務人能過正常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不應該顛倒是非,在網路上造謠。若是以暴力脅迫,連較理性的軍公教都反感,其他非軍公教更不用說。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