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1日

「不敢記名字,黨國監委躲什麼?架空陳師孟,黨國監委怕什麼?」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台北報導/ 2018,6,21

學者、立委、律師等人21日上午聯合舉辦記者會聲援監委陳師孟,呼籲立院修改《監察法》,讓監院的彈劾案應採記名投票,以符合公開透明及權責相符的民主理念。立委蔡易餘問黨國監委怕什麼?處心積慮架空陳師孟監委,這些監委不想讓投票讓社會知道,連投票行為也不敢讓人民知道,竟恥言是怕被網路霸凌怕被賄絡,金恆煒表示,讓骯髒的都透露出來正是監委行使職權應記名的原因,而且監院紀律委員會不讓陳師孟行使職權這是違憲違法。

金恆煒表示,因為九七年修憲特別在增修條文中增立第七條第五項,明文規定:監委「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獨立行使職權根據大法官釋字第五三○號特別闡明「獨立」的意思在「不受任何干涉」,「僅受法律之拘束,不受其他任何形式之干涉」,且強調此係「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權力分立與制衡之重要原則」。所以監院「紀律委員會」自訂的內規根本牴觸憲法,當然無效。金恆煒強調,陳師孟監委可依〈監察院會議規則〉第六條召集臨時會議,以此來推翻違憲的「陳師孟條款」。

金恆煒表示,監委個人調查之後還有審查,可以審查不通過,或者再通過公務員懲戒委員會,這些法律程序都像有機體一步一步出來的,如果監院一步就砍掉監委的獨立行使權明顯違憲。此外,紀委會要求陳師孟的案子轉給和馬英九交好的江委員,那麼,江綺雯委員更應該迴避,尤其這紀委會全都是老監委老民意,完全不符合民主,金恆煒要求監院應重組紀律委員會,荒謬的監院違法違憲,黨國監委的結構要靠新的監委來打破,讓監委成為人民的監委。

黃帝穎律師表示,陳師孟主張讓陽光進監院主張記名投票,但這樣的黨國監委卻拒絕改革。他呼籲立院應修改「監察法」,讓監院的彈劾改採記名投票。黃帝穎表示,檢察官起訴書、法官判決書要具名,國會開會全程轉播,唯獨監察委員彈劾表決不用記名,正當性何在?黨國監委包庇犯罪,近年之兩案,基隆市長張通榮關說酒駕,以職權脅迫警察縱放人犯,遭檢察官提起公訴,一、二審判決有罪,監察院認定張通榮沒違失,執意不彈劾;另一是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案,遭檢察官提起公訴、檢評會決議撤職,一、二審判決有罪,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定讞,且黃世銘與馬英九共犯洩密(馬英九另案被高等法院以犯洩密罪判決有罪),事證俱在。監院二度拒絕彈劾黃世銘,掩護黃世銘以司法官身份退休,現在每個月領納稅人血汗錢17.6萬元 。對於同一犯罪事實,檢察官、法院比監察院更有法律能力查明真相,但黨國監委卻大逆其道,故意在張通榮案與黃世銘案做跟司法相反的認定,唯一的可能,就是黨國的政治因素。無記名投票讓黨國監委可以不面對歷史不面對社會,可惜陳師孟監委在監院提案失敗了,現在要靠立院修法讓陽光照進監院。

詹晉鑒律師說,按照監察院要求陳師孟迴避的標準來檢視,與馬英九關係越密切的監委才需要迴避,馬政府對於扁案的介入很深,反而要求陳師孟監委退出才是荒謬,例如紀律委員會的成員包宗和為馬的兩岸關係幕僚、監委劉德勳是周美青大學同學,這些紀律委員才需要在監院迴避,另一位林雅鋒委員在華航案有關說疑雲,他去調查華航糾正案竟沒有迴避,這些有問題的監委才應該迴避紀律委員會才對。詹律師要求慶啟人檢察官直球瓶決,如果沒有偏頗就直接面對陳師孟委員的調查,不要利用偏頗的《監委自律規範》來迴避陳師孟的調查。

立委蔡易餘表示, 公職人員利益迴避一般期限三年, 監察院紀律委員會決議,陳師孟應迴避調查「諷扁行動劇案」唯一理由為:「陳委員曾於1994年至1997年間擔任時任市長之陳水扁總統之副手,以及曾於2002年至2003年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兩人職務關係密切,足以讓一般民眾認為有應迴避之情形。
且其任職期間僅各為兩年多與一年,陳師孟和慶啟人之間沒有關係,相較之下陳師孟任北市副市長與總統府秘書長之職為2015年前之事,結果怎麼可能因為內容有陳水扁就跳到「要求陳師孟迴避」,不論在刑事訴訟法的利益迴避或行政程序法的迴避原則,都不是這樣規範的。蔡易餘說,這一些舊的監委及舊紀律委員會害怕陳師孟監委來調查,極其荒謬,例如林雅鋒委員在華航案有關說疑案中,幫他的先生來發動調查華航也沒有迴避,但現在,陳師孟和慶啟人沒多年來監察院為護航特定人士,藉由僅附簡略理由之多數決,或欠缺合理理由之內規,任意排除監委行使調查權太過荒謬。蔡易餘強調,紀委會通過荒謬的決議讓不必迴避的人迴避,這是侵犯了監察委員獨立行使職定,絕對不應再容忍藉由程序規則,濫行剝奪監委職權之行為。

黃居正教授強調,今天的記者會是面對台灣民主逆流起頭,主持人黃居正教授強調,監院調查諷扁行動案時約詢 8 位檢察官及陳水扁總統,大家都沒有意見,卻只有慶啟人前檢察官要求迴避,其餘被約詢人均心平氣和接受詢問,並未主張陳委員有偏頗之虞而提出異議。紀律委員會竟僅因慶啟人一人之要求,即認定陳監委與陳水扁總統有因過往職務從屬關係,致生偏頗而要求陳孟監委迴避,顯與常理及比例原則有違。黃居正強調,這是一項政治操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