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6日

人權嘉賓就死刑議題、同志議題及人權捍衛者分享經驗


數位網路記者陳漢墀台北報導/ 2018,6,26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於623日舉行年度會員大會,會中特別邀請數位人權嘉賓來現場分享他們在不同人權領域的工作與經驗,這些領域包括人權捍衛者、同志議題與死刑議題。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也是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在會中分享,他雖然是藏人卻是在印度以難民身分出生,甚至可能以難民身分去世。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為持續為600萬西藏人的人權發聲。札西特別提到,過去他曾因為藏人權益發聲而在1992年於印度與2008年於日本被監禁與拘留過,但是國際特赦組織透過全球的力量營救及聲援他。在日本被拘留的23天中,就收到來自全世界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的一百多封信。他期待國際特赦組織能夠持續關心西藏的維權人士,包括只為了推廣西藏文化就被中國監禁的札西文色,以及自六歲就失蹤但現在北京已承認監禁的班禪喇嘛。札西慈仁認為國際特赦組織是全世界難民與人權捍衛者極重要的支持力量,有必要繼續扮演其關鍵角色。

國際特赦組織前任監事長,也是台灣婚姻平權大平台召集人呂欣潔就同志議題與在場會員分享。她說在2016年的世界人權日有25萬名台灣公民為婚姻平權站出來,在2017524日大法官會議更做出婚姻平權的釋憲。在那天,全世界有超過一千萬筆的新聞資料報導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個達成婚姻平權的國家,但是一年多過去了,婚姻平權的民法修正案仍在立法院被冷凍著,今年年底甚至要面對反同三公投,同志運動在台灣仍然遭遇極大的挑戰。呂欣潔指出,以所謂的民主多數剝奪少數人的基本人權,是不應該被接受的。在她訪問曾舉辦過類似公投的愛爾蘭、澳洲及美國,所得到的結論都是,若能不經歷公投過程就要盡量避免,因為過程中會有太多弱勢者因不實資訊的攻擊而受傷,尤其可能對青少年同志帶來難以彌補的傷害。然而,台灣年底的反同公投似乎已成為無法避免的事實,呂欣潔希望國際特赦組織能與少數朋友站在一起,共同努力、組織戰線,說服台灣民眾尊重基本人權。

國際特赦組織德國分會小組主席也是台灣分會會員的Renate Mueller-Wollermann特別從德國飛來台灣參加會員大會,在會中分享德國邁向婚姻平權的過程。德國雖然於2001年通過同性伴侶法,但卻未賦予同性伴侶正式婚姻的地位,在這段期間國際特赦組織與德國許多非政府組織站在一起,努力推動婚姻平權,終於在2017年成功讓國會通過婚姻平權法案。除此之外,AI德國分會也在同志運動上多有著墨,例如頒發人權獎給喀麥隆第一位女性黑人律師Alice Nkom,因她致力於喀麥隆的同性戀除罪化。AI德國分會也在20175月發表一份有關德國及丹麥雙性人人權報告,並指出透過手術決定擁有雙性性徵的嬰兒性別是有違人權的,國際特赦組織因此遊說兩國政府更改法令。Renate特別提到,她注意到台灣的監察院在日前也提出類似的報告,並提醒衛服部及內政部必須注意在台灣可能高達四十萬雙性人的基本人權。

會員大會的最後一位人權嘉賓是前死刑犯鄭性澤先生。鄭性澤一開始便表示,他是一名死刑見證者,在看守所十四年多來,經歷了十幾次的死刑執行,每次的執行都像自己死過一般,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會否出現在執行的名單上。鄭性澤說,2002年的警匪槍戰他剛好在現場,卻因為一名警察的殉職,他被當作是嫌疑人,之後被刑求、做筆錄、起訴甚至被判處死刑,但他從頭到尾都是無辜的,在看守所期間也看到可能是無辜的死刑犯被執行,他因而感到非常痛苦,因為沒做過的事情卻被國家所汙衊,而死亡是沒有回復可能的。這也是為什麼他堅決反對死刑。他進一步質疑,江國慶被判死刑並槍決後,國家發現殺錯人卻直接用金錢作為賠償,這究竟在向社會大眾表達什麼樣的價值?鄭性澤也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感謝,特別是20122013年國際特赦為了他所做的聲援行動。他展示當年收到來自全世界各地的聲援信,並提到一個小故事。當年所方收到相當多的外文信,但因為不知道鄭性澤的英文名字拼法,竟然就將所有信件擱置,直到後來發現那些信是寄給鄭性澤的才轉交給他。他表示雖然都看不懂信中的內容,但他還是很小心的將所有信件保存並帶在身邊。

四位人權嘉賓的分享再次提醒在場的會員國際特赦組織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共同堅持組織使命的必要。

在死刑的議題上,國際特赦組織認為死刑是一種殘酷、非人道且有損人性的刑罰,過去經驗已經顯示,死刑無法嚇阻犯罪,卻往往成為國家迴避社會問題、迴避有效犯罪預防的理由,甚至以死刑的存在而迴避對受害者或家屬的實質保護。再者,法律體制不可能完美無缺,任何冤案都可能因死刑導致無辜的人喪失性命。也因此國際特赦組織將持續倡議全球死刑的廢除,並持續參與邱和順等死囚的救援行動。

在同志議題上,國際特赦組織致力於對抗對同志族群的任何歧視。在過去,國際特赦組織特別倡議婚姻平權在台灣的落實。去年司法院大法官的釋憲是一個令人振奮的結果,但今年所提出的三項反同公投已經違背台灣同志族群的基本人權,也不符合去年司法院的解釋內容。也因此,國際特赦組織將會與台灣其他的非政府組織倡議台灣民眾針對三項反同公投投下不同意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