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日

隱諱

高雄某教會馮姓牧師,在周姓教友告別式中,當眾數落周老伯生前曾有外遇,還說「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審判」,遭家屬怒控妨害名譽。馮姓牧師日前被依誹謗死者罪判刑四個月,得易科罰金十二萬元。
 馮姓牧師在教友追思禮拜中,發此驚人之語,聞者無不傻眼。他在法院審理時證稱,曾聽到周姓教友妻子的抱怨,但周妻比丈夫早過世,根本死無對證,僅憑一面之詞,就對死者的人格、名譽,作如此難堪的批評,確實已逾越了分際。
 每個人都有一張嘴,但甚麼話該說,甚麼話不該說,靠的是智慧。孔子刪修《春秋》,對一些不容易定論的史實,往往採取比較隱諱的態度,在三言兩語之間寓含褒貶,這種微言大義被稱為「春秋筆法」。
 孔子的「諱」,原則上是「為尊者諱恥,為賢者諱過,為親者諱疾」。影響所及,中國人一直保存「為長者隱,為尊者諱」的傳統。話不要說得太直、太白,才能避免惹人討厭,或產生反效果。
 朱元璋當上皇帝後,以前的窮朋友求見啟奏:「我主萬歲,當年微臣隨駕掃蕩盧州府,打破罐州城,湯元帥在逃,拿住豆將軍,紅孩兒當關,多虧萊將軍。」朱元璋想起兒時一起玩耍闖禍的往事,念舊之餘賞他當大官。
 另一個朋友也去求見,上了金龍殿就吆喝:「老朱,你當了皇帝真威風!那時我們一起在蘆葦蕩裡,煮偷來的豆子吃,你心急把罐子打破了,湯跟豆子灑了出來,你只顧在地上抓豆子往嘴裡塞,葉子卡在喉嚨,還是我幫你弄出來。」口無遮攔,直言不諱,其結果可想而知。(轉貼中華日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