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涉誹謗鍾小平、許淑華、陳彥伯,黃英傑判拘59日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935751

【裁判字號】  105,審易,1143
【裁判日期】  1051228
【裁判案由】  妨害名譽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5年度審易字第1143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黃英傑
選任辯護人 楊永成律師
上列被告因妨害名譽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5年度偵字第
6225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黃英傑犯散布文字誹謗罪,處拘役伍拾玖日,如易科罰金,以新
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黃英傑意圖散布於眾,於民國105 年1 月7 日下午8 時22分
    ,在臺北市○○區○○街000 巷00號2 樓住處內,以帳號「
    super0000000」登入批踢踢實業坊網站之八卦版(英文名:
    Gossiping),發表如附表所示標題為「[爆卦]在台北市某局
    處睡午覺,做了個夢」之文字訊息,於其中內文以「腫大平
    ...、午叔華、東彥柏」等人之稱謂影涉臺北市議員鍾小平
    、許淑華、陳彥伯為「跟特定產業有關的」、「不乾淨黑黑
    議員」及「金權政治」有關,指摘鍾小平、許淑華、陳彥伯
    係因收受特定產業業者之賄賂而為特定產業護航之民意代表
    ,足以生損害於鍾小平、許淑華、陳彥伯之名譽。
二、案經告訴人鍾小平、許淑華、陳彥伯訴由臺北市政府警察局
    信義分局移送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之爭執: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之4 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
    時,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
    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 條之
    5 定有明文。本案公訴人、被告黃英傑、辯護人於本院準備
    及審理程序中,對於本判決後述所引用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
    均未爭執,且迄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本院認以
    之作為證據為適當,是依照前述法律規定,均得作為證據。
二、至本案後述所引用之其餘非供述證據,因與本案間有證據關
    連性、且具備證據真實性,且查無事證足認有違背法定程序
    或經偽造、變造所取得之情事,況檢察官、被告、辯護人對
    該等經引用之證據之證據能力亦不爭執,自應認均有證據能
    力。
貳、本院得心證之理由:
一、上揭事實,被告固坦承於上開時、地在批踢踢實業坊網站發
    表如附表所示之文章,惟矢口否認犯行,辯稱:我所寫的這
    篇評論文章有兩個核心的重點,一個是關心社會,一個是期
    待新政治。我在台北成長,所學的是社會學和政治學,因此
    對於社會時事和社會議題本來就有在關注,這篇文章環繞的
    重點是臺北市市政府總預算的質詢、答覆和刪減的過程,同
    時撰寫的當下也正進行著105 年的總統及立委大選,因此藉
    由檢視民意代表的政見、言詞。簡言之,我發表這篇評論的
    文章,我認為我評論的重點是臺北市政府的總預算,他是可
    受公評之事,也是我所學的範圍,我是出自善意和關心社會
    所發表的言論,這是我撰寫文章的動機;此外我的文章並未
    針對告訴人等3 人云云;被告之辯護人為其辯稱:被告所發
    表之文章就比例原則上看,並未構成刑法第310 條云云,然
    查:
(一)上開附表所示之內容,確係被告以帳號「super0000000」
      登入批踢踢實業坊網站所發表,且文章中提及「重伸彥」
      、「午叔華」、「東彥柏」確為告訴人3 人,「木可伯伯
      」為柯文哲無誤,業經被告自承在卷,且有告訴人鍾小平
      、許淑華、陳彥伯警詢、偵查時之陳述(告訴人鍾小平、
      陳彥伯警詢部分,見偵卷第14至第17頁,渠等偵查部分,
      見偵卷第75頁背面至第77頁;告訴人許淑華偵查部分,見
      偵卷第75頁背面至第77頁)、被告胞姐黃鈺琦警詢、偵查
      時之陳述(見偵卷第6 至第8 頁背面、第76頁背面)、被
      告母親吳芬芬警詢時之陳述(見偵卷第9 至第10頁)在卷
      ,另有附表所示內容(見本院卷第43頁)、「IP:36.227
      .42.104 」通聯調閱查詢單(見偵卷第34頁)附卷可稽。
      是上揭文章,係由被告於批踢踢實業坊網站所發表,並讓
      不特定多數人知悉,此部分事實,應堪認定。
(二)另被告上開文章所提及之「天龍市府在審總預算,但是極
      其重要且關乎年輕人的預算一直過天龍市府在審總預算,
      但是極其重要且關乎年輕人的預算一直過不了,這除了是
      某個南波萬的政黨故意做梗之外,另一個號稱要點亮呆彎
      的政黨也有不乾淨的黑黑議員浮上檯面。. . . 許多議員
      在某方面的磁場是相通的。目前信仰金權政治、舊政治的
      議員,根本性地阻擋了所有交到議會送審的參與式預算(
      按:即民眾亦一同參與討論預算),因為參與式預算徹底
      撼動了地方議員在款項、預算執行、分配等等的過程中可
      以分得的巨大利潤。」係指案發當時臺北市政府正在審年
      度總預算,惟告訴人3 人有發言審查臺北市政府之預算提
      案等相關質詢重點等情,業經被告自承在卷,亦有告訴人
      3 人於臺北市議會發言紀錄及相關新聞紀錄(見偵卷第86
      至第111 頁)、被告於105 年12月12日提出之附件二至十
      六(見本院卷第119 至第140 頁)、臺北市議會第100 卷
      第9 期、第101 卷第11期及第102 卷第11、12期公報各1
      冊(置於卷外)附卷可證,此部分有關告訴人3 人審查臺
      北市政府之年度總預算等前提事實,堪信為真。
(三)至被告辯稱:附表所示文章是用作學術用途,且非特定指
      涉告訴人3 人云云;被告之辯護人為其辯稱:被告所發表
      之文章就比例原則上看,並未構成刑法第310 條云云,惟
      查:
    1.按刑法第310 條第3 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
      實者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
      限定刑罰權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行為人,必須
      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行為人雖
      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
      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刑責相繩
      ,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
      ,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
      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 號解
      釋文參照),是刑法第310 條第3 項僅在減輕被告證明其
      言論(即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之舉證責任,惟被
      告仍須提出「證據資料」,證明有理由確信所為言論(即
      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否則仍有可能構成誹謗罪
      刑責。而「證據資料」係言論(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
      依據,此所指「證據資料」應係真正,或雖非真正,但其
      提出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前提下,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
      真正者而言。申言之,行為人就其發表言論所憑證據資料
      ,雖非真正,但其提出過程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而有
      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正,且應就所提出之證據資料,說明
      依何理由確信所發表言論內容為真實,始可免除誹謗罪責
      ;若行為人就其發表言論所憑之證據資料原非真正,而其
      提出過程有惡意或重大輕率情形,且查與事實不符,只憑
      主觀判斷而杜撰或誇大事實,公然以貶抑言詞散布謠言、
      傳播虛構具體事實為不實陳述,而達於誹謗他人名譽程度
      ,自非不得律以誹謗罪責(最高法院94年度上字第5247號
      判決意旨參照)。
    2.次按陳述事實與發表意見不同,事實有能證明真實與否之
      問題,意見則為主觀之價值判斷,無所謂真實與否,在民
      主多元社會各種價值判斷皆應容許,不應有何者正確或何
      者錯誤而運用公權力加以鼓勵或禁制之現象,僅能經由言
      論之自由市場機制,使真理愈辯愈明而達去蕪存菁之效果
      。對於可受公評之事項,尤其對政府之施政措施,縱然以
      不留餘地或尖酸刻薄之語言文字予以批評,亦應認為仍受
      憲法之保障。蓋維護言論自由即所以促進政治民主及社會
      之健全發展,與個人名譽可能遭受之損失兩相衡量,顯然
      有較高之價值。惟事實陳述與意見發表在概念上本屬流動
      ,有時難期其涇渭分明,若意見係以某項事實為基礎或發
      言過程中夾論夾敘,將事實敘述與評論混為一談時,始應
      考慮事實之真偽問題。(參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
      509 號解釋暨其協同意見)。
    3.查,被告如附表所示之文章,因先於文章標題表示「[ 爆
      卦] 在台北市某局處睡午覺,做了個夢」,復於文章內文
      提及告訴人3 人阻擋預算案之議題,依一般經驗法則,此
      類於批踢踢實業坊網站八卦版以爆掛標題為由,自係欲於
      該版上聊八卦事非(自非謂中華文化傳統之五行八卦),
      為被告自承在卷,因被告同時以某項事實為基礎或發言過
      程中夾論夾敘,故仍須探討事實之真偽問題,合先敘明。
      又被告於附表文章中所述內容,依其前後文判斷,主要是
      探討阻擋參與式預算之議員,係「跟特定產業有關的」、
      「不乾淨黑黑議員」,其中姣姣者包括告訴人3 人,被告
      固辯稱:並非特定上開3 人云云,然觀被告文章前後文意
      ,其先敘述臺北市政府之總預算經議員阻擋,而阻檔者,
      主要是以我國兩大黨議員有關,其中之議員有不乾淨黑黑
      議員(內文寫『也』,自係代表兩黨均有)、信仰舊政治
      、金權政治有關,文章第二段末尾又以「姣姣者好比. .
      . 」敘述,自係代表後面舉出特定人士為其文章第二段內
      文阻擋議案之成員,而被告又不否認其內文提及之「重伸
      彥」、「午叔華」、「東彥柏」確為告訴人3 人,且被告
      上揭匿稱式之寫法,如依字面文義亦已足以特定影涉之人
      為何人,是被告自係特定身份為議員之告訴人3 人無訛,
      況被告已於偵查時自承其在文章中有指涉告訴人3 人與特
      定產業有關,且係不乾淨的黑黑議員等語(見偵卷第75頁
      背面)。是以,觀諸被告全段文章之敘述,既提及「金權
      政治」、「特定產業有關」、「不乾淨黑黑議員」,末段
      更再提及因參與式預算根本性地阻擋地方議員在款項、預
      算執行、分配等等的過程中可以分得的巨大利潤,其前後
      文意明確、邏輯一致,一般人均得以通常事理意涵加以完
      整解讀,又無特殊註記說明哪部分文字並非字面所指一般
      人理解之文意,堪認此內文係指稱身為市議員之告訴人3
      人有幫助配合財團,惡意阻擋預算之事實;再觀諸被告係
      於標題刻意以「[ 爆卦] 在台北市某局處睡午覺,做了個
      夢」標示,又於文章末段貼上臺北市議會之照片(見偵卷
      第19頁),自屬刻意吸引讀者進入閱讀,而衡諸當今社會
      均厭惡痛恨惡質民意代表、官員勾結財團、關說圖利之輿
      論風向,身涉此類傳聞,本將對身為市議員之告訴人3 人
      名譽地位產生負面評價,是被告散布之文章乃具體指摘足
      以毀損告訴人3 人名譽之特定事實,屬誹謗性言論甚為明
      確,被告及辯護人主張並未特定告訴人3 人,係出於關心
      社會所撰寫之文章,完全未曾指涉告訴人3 人收受賄賂並
      為特定產業進行關說或護航等上開情詞置辯,殊無可取。
    4.再者,被告對於其內文提及告訴人3 人涉及「金權政治」
      、「特定產業有關」、「不乾淨黑黑議員」之人,既有事
      實陳述,亦有意見發表,應屬伴隨事實陳述之意見評論,
      揆諸前揭說明,上開內文屬誹謗罪規範之範疇,被告自需
      提出相當之證據資料,由法院審酌判斷依其所提證據資料
      ,被告是否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方得免於誹謗罪之
      刑責,並非被告及辯護人逕辯以乃對於民意代表可受公評
      之事為善意評論,即可免於上述適法性檢驗。且查被告自
      身現為研究所學生,所學亦與社會學及政治學有關,更自
      承其文章主要是關心社會,且與學術探討有關(見本院卷
      第50頁背面),易言之,被告自應知悉該篇文章既為探討
      學術議題,縱為易使讀者了解,既在網頁散布不利於告訴
      人名譽之指控,本應先自行善盡相當之合理查證義務,而
      非單純卸責於其所稱告訴人3 人問案態度很奇怪,況如確
      係學術文章,內文卻無任何引註、說明,甚而並無任何與
      一般認定之學術文章格式相符,且該內文對於阻檔預算之
      議員與「金權政治」、「特定產業有關」、「不乾淨黑黑
      議員」之告訴人3 人直指無諱,亦可見被告並非單純出於
      期待告訴人3 人能就審查預算發揮民意代表之監督功能之
      意而為散布,益徵上開內文所指純係被告個人因認告訴人
      3 人問案態度不符其認定之「社會期待」將對告訴人3 人
      審查議案方式之不滿誇大渲染成一般人所厭惡之惡質民代
      作為,就該內文之語意本身,自係被告個人主觀臆測,毫
      無根據可言。再觀之被告於偵查時已自承:我對於告訴人
      3 人為其內文所述,是因他們對議案的態度,因為他們反
      對議案之態度很奇怪等語(見偵卷第75頁背面至第76頁)
      ,復於本院審理時提出與附表內文有關之證據(見附件二
      至十六,見本院卷第119 頁以下),除有涉及告訴人3 人
      過往或遭刑事判刑、或私人感情之新聞,惟觀諸上開附件
      內容,除與其等審查預算之新聞有關之報導,就告訴人陳
      彥柏而言,被告完全未提出其有涉及刑事案件,至多與其
      個人感情新聞有關,至告訴人許淑華、鍾小平,固依附件
      四、十確有提及其等涉刑事貪污之案件,然被告仍亦未提
      出告訴人3 人就此次審查預算案可能跟該財團有所掛勾或
      勾結之內容,再再證明被告對告訴人3 人與財團是否有勾
      結,或與金權政治有關,因而無端阻檔本次審查臺北市政
      府的預算案之論述,從未試圖進行基本查證、親自瞭解,
      自難依其臆測而認定其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被告及
      辯護人以被告係出於關心社會之善意評論,且有合理查證
      置辯,當非有據。佐以被告坦認附表內文提及之議員,因
      其確實反對參與式預算,且都有不斷鼓吹加速都更及土地
      徵收,這些議員過往都有賄選或其他被判刑的前科紀錄,
      都是之前的事,但我認為可能有關,且這幾個議員都沒有
      主動公開議員建議款的各種資訊,而議員建議款就跟土地
      開發及各種建設營造商有直接關係等語(見本院卷第112
      頁),惟觀諸被告附表內文,並未提及其上開考慮事項,
      被告更自承就議員建議款的事項根本未於文章中提及,僅
      辯稱一般討論參與式預算,都是討論議員建議款的執行,
      也就是說參與式預算跟議員建議款高度相關(見本院卷第
      112 頁),是被告亦明知其事前自身之查證均僅與告訴人
      等人問案態度、議員建議款有無公開有關,甚而被告亦明
      知告訴人陳彥伯並未涉及貪污等刑事案件,告訴人許淑華
      、鍾小平在被告撰寫附表文章前涉案之刑事案件亦與本次
      審查預算無涉,且被告均未於附表內文中詳加解釋何以懷
      疑告訴人3 人與其內文敘述與特定產業、金權政治有所牽
      扯,自難認符合其所敘欲為學術探討之用,益可徵被告對
      其指摘告訴人3 人涉及無端阻檔預算一事,係完全針對告
      訴人3 人,將損及告訴人3 人名譽之事,有所認識而仍為
      之,其主觀上具有誹謗之故意無疑,核非能證明所散布者
      為真實,亦非善意發表言論,自無援引刑法第310 條第3
      項或第311 條各款主張免責之餘地。
二、綜上所述,被告基於誹謗之故意,將附表所示內文刊登在不
    特定人均可點選瀏覽之批踢踢實業坊網站網頁,以告訴人3
    人涉及「金權政治」、「特定產業有關」、「不乾淨黑黑議
    員」等內文,散布此一足以毀損告訴人3 人名譽之文字予不
    特定多數人,業已事證明確,被告及辯護人各該所辯,均非
    可採,被告犯行堪以認定,自應依法論科。
參、論罪科刑:
    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10 條第2 項之加重誹謗罪。爰審
    酌被告未加以查證瞭解、無足夠憑據即對外散布無法證明為
    真實且明顯損及告訴人3 人身為民意代表於社會上之名譽評
    價地位之誹謗文字,衡諸告訴人3 人於案發當時之市議員身
    分,被告犯罪情節並非輕微,又其犯後未能坦認犯行,亦未
    能和解並取得告訴人3 人之諒解,暨被告無前科之良好素行
    、生活狀況、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散布公開範圍大小
    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
    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第284 條之1 、第273 條
之1 第1 項、第299 條第1 項,刑法第310 條第2 項、第41條第
1 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第1 項、第2 項前段,判決如
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楊大智提起公訴,檢察官高怡修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12    月    28    日
                  刑事第二十庭   法  官  周泰德
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
逕送上級法院」。告訴人或被害人如對於本判決不服者,應具備
理由請求檢察官上訴,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
本之日期為準。 
                                 書記官  陳怡君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12    月    30    日
論罪科刑法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