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6日

黑心圖書館事件

    1. 我在之前的單位是北市某一公共圖書館,曾經在一次的輪值晚班中,等讀者都走來,整棟樓層只剩我跟一位男同事正等著下班時間時,差點被自己的男同事欺負得逞,還好因為那天我身體不舒服,我母親有來接我回家,及時出現才沒讓事情發生,之後我母親親自打電話請我主管處理,我主管最後還是選擇包庇著那位男同事,當一般普通的追求事件處理,官官相護,甚至後來我還在工作上被她們聯合惡整的很慘,反過來說我有憂鬱症,精神狀況有問題…最後我只能選擇離開…之後那位主管也高升了,而當年的館長如今也高升成為國圖館長…
      雖然我沒有真的被欺負得逞,但是這件事情一直在我心中連下很深的陰影,離開黑心圖書館之後我幾乎每天晚上都做惡夢,夢到那天晚上那位禿頭男同事那張邪惡的臉,還有聯合起來在工作上惡整我的主管及同事,我有將近半年的時間不敢獨自一人出門,在路上看到人都有莫名的恐懼感,我真的花很長的時間才走出黑心圖書館帶給我的陰影,所以我可以感同深受,那些被性侵的女生一定更難走出那段過去…
      我曾經寫信給一些社福機構,沒想到後來發生甲仙圖書館一名女童被性侵事件,又是發生在圖書館這樣的地方,因為法官的輕判而有了後來的白玫瑰運動,圖書館其實不是個安全的地方,如果家中也有孩童的絕對可以感同深受,以後有任何活動請大家支持連署~
    2. 抱歉…寫錯字了…應該是[我之前的單位是北市某一公共圖書館,曾經在一次的輪值晚班中,等讀者都走了,整棟樓層只剩我跟一位男同事正等著下班時間時,差點被自己的男同事欺負得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