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

書劍集》金管會的舊問題與新挑戰



2016-11-07╱自由時報╱第A11版╱財經新聞╱歐陽書劍


舊疤痕未揭示原因,但終究提醒了曾經的創傷,二○○八年全球金融海嘯後,失控的金融禍害似乎淹沒在連篇累牘的檢討中,不過金融改革無法停止,我國金管會主委今年三度易人,兆豐等案仍未完結,金融監理制度與法規的革新更無法等待,在新傷口未成痂前,尤應把握眾人爭相呵護的契機。

  金融海嘯造成大蕭條後的全球最大衰退,二十國集團(G20)於是在二○○九年成立金融穩定委員會(FSB),透過金融規範修訂的集體共識,從四大方向尋找補救防患之道,包括提高金融機構的資本及流動性,以加強承受壓力能力,並達到終止銀行大到不能倒的弊端,以及健全衍生性金融市場、影子銀行的監理等目標;但七年已過,長路依然漫漫。

  由國際清算銀行(BIS)及巴塞爾銀行監理委員會(BCBS)創辦的金融穩定研究中心(FSI)也在今年三月,針對金融監理問題調查七十三個非屬BCBS的經濟體,十月底結果公布,在維持貨幣及金融穩定方面,各國的主要挑戰為金融數位化及金融科技的加速發展、長期低利環境,以及商品價格高度波動等;而最需加強的監理方法則在風險基礎的監理、實地檢查及場外監控等;至於實地檢查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人才、專業知識及技能的不足等。

  由二國際組織報告可以發現,先進及開發中國家的金融發展階段縱有不同,但均存有脆弱點的隱憂。歷經金融海嘯的衝擊後,金融業雖發生部分汰弱留強的效果,可是金融監理的制度、法規,以及人力改善上,卻頗有不足及落後。

  最近幾個月,我國發生的幾件金融相關弊案,也顯示類似的金融監理疏漏。兆豐銀行被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裁罰一.八億美元,不僅涉及洗錢防制、總分行法遵等個別銀行缺失,更有海外分行的管理及監理制度等問題;而「目標可贖回遠期合約」(TRF)爭議發生已近三年,其間金管會多波修訂規範卻無力遏止,我國衍生性金融市場的監理顯未健全;至於樂陞案,疑點更多,若未能釐清真相,對資本市場未來籌資及企業併購的衝擊不會止歇。

  三案顯示監理法規及執行上有需加強處甚多,應有整體的檢討及確實的改善,而非頭痛醫頭似的虛應了事;不過,解決舊問題,也只是亡羊補牢。時間不等人,隨著科技進步,更快速的金融國際化及數位化,已在眼前,除了舊問題,也有新挑戰,科技業進入金融核心業務的拉鋸戰,正在發生,且同時在全球上演,無一國能夠迴避。

  迎入原生科技創新的夥伴時,金管會應跳脫舊思維,而非僅鼓勵銀行等金融業者結合新科技改善效率,因為由現有機構創造出的改變,經常只是效率的提升,讓科技業有獨立創新空間,才能完整吸收金融創新的利益;未來監理沙盒的設計,尤應審慎評估均衡點,否則將有過於保守或監理不全之憾。

  金融海嘯的傷害猶在,金融監理的重心因此不在於業種,而在於影響的層面,在放寬金融業務條件及範圍時,也應採用同一監理標準。當不同企業經營同一種業務,卻有不同的監理強度,自然形成監理套利的空間,企業將逃避法令遵循成本較高的營運方式,使規範失效。

  傷口未癒合前,剛好可以思考如何用藥。國際化及金融科技的發展使監理更加複雜,但若有與時俱進的監理組織,以及語言、技術能力優異的監理人員,金融科技也將使監理更有效率。只是,「解決問題,不能使用發生問題時的思考模式」,監理方式也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