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8日

我要熱心參與政治!----- 陳權欣 

 跑了卅年新聞,讓我深深感覺,「台灣人的集體意識凋零」,是現代社會愈趨沈淪的關鍵,也是讓政府愈趨囂張的主因。 
  
 我認為,在各種無知中,最差勁的是「政治無知」,這種人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他從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 
  
 他完全不知,種種生活費用,諸如麵包的漲價,你給孩子每天五十元的便當錢己經悄悄漲到一個一百元,水電油價的一再調漲,你所繳稅金的被用到那裡,與房價的高飛,你的孩子可能都要為房價的高漲做一輩子的房奴,這全都與政治有關。 
  
  這種人甚至對自己的政治無知引以為傲,還很自傲對外揚言,「我最討厭政治」。 
  
  這種「愚人」並不知道,就是你對政治的無感,這個政府才敢欺凌於老百姓的頭上;才敢躲於暗處或半夜在路上臨檢、偷拍,對你的小孩開出交通罰單讓你給孩子一個月三千元的生活費用被小孩拿去繳罰款被迫天天吃泡麵;他才敢明目張膽圖利財團讓你路過高速公路收費站要交出三元給財團,他也不理會全民公幹的縣市首長的惡質貪汙圈地非法作為。 
  
  也因為國人的政治冷感,這個社會才會有黑道的囂張欺壓善良百姓;與有權有勢特權一族的把持電視綜藝節目,操控媒體;才會有侵佔國有土地,可以不受法律制栽的事情發生。以及水利單位的貪賍枉法,以及水保單位的工程綁椿情事發生 。 
  
  由於我們的無感,他們才敢將你送到部隊的孩子凌虐致死,才敢在國會最高殿堂的立院密室協商專幹一些人神共憤,將司法賤踏於地的關說行為。 
  
 以及只要有一點閃失,台北房價全部歸零的核四興建問題,在大部分國人說「不」之下,他們還要硬幹。還有服貿協議的明知會把台灣大部分工廠企業與服務業打掛,也執意推行與到處充斥著賭博電玩,地下錢庄、逼良為娼等等為害我們安寧社會的諸惡行為發生。 
  
  你還要大聲說「我對政治無感嗎」,這是短視,這是無知,這種假清高的行為,將逐漸把你我「後代子孫的幸福」與最基本「生而為人的權利」,與我們「安生立命」的這塊土地給葬送掉了。圖說:我只要看到社會運動,認為有理,我不會管我的記者身份就坐下來不讓他們孤軍奮鬥 
  
 


   
  

沒有留言: